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假想  

2018-04-30 12:01:44|  分类: 西窗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科幻电影《盗梦空间》所表达的观点,并不存在实证科学的依据。在电影情节中,主人公及其团队曾努力对他人大脑进行梦的植入,以达到操纵遗嘱的目的。影片使用了无意识这一元素,只是为了吸引人们的兴趣。无意识被当做是一个惯常的、可被操纵的事物为犯罪简单利用,这类事情全是借助对神经器官损害性很大的麻醉剂进行的。
  在这部影片里,谈到了无意识的三个层次结构和情况,这些都是没有得到任何科学和心理分析的验证的。也就是说,无意识在靠近意识边界的地方,是前意识。但无意识本身,不像电影中所说的那样,而是完全是一种自己自主的动力活动,它是不受理性的干扰的。影片让人们误以为通过无意识可以操纵别人,可以操纵一个拥有记忆、刻板定型和情结等的个体。
  从无意识上讲,只有在主体许可的情况下,它才可以被干扰。没有他人的许可,是不可能去操作别人的无意识的,因为存在着拒绝。即使这个拒绝是有意识的和自愿的,也都会影响着无意识的结构。从技术层面上讲,主体处在催眠的状态下,是可以被操纵并进行互动的。但做催眠的时候,需要得到咨客的同意,咨客有进行互动的愿望。
  而在另一方面,尝试进入另外一个人的无意识状态,却是有可能性的。那就需要运用语义场的技术手段,即一个人将自己的意向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上。每样的事情在实际发生之前,都会先有能量的聚集。能量带有信息,当一个人接收到另外一个人的信息后,自身的能量会根据信息来组织。能量在变成实际发生的事情之前,通常先形成影像,梦实际就是一个影像。我可以和一个人在一起,做他做的梦。但梦总归是一个人的病理反映。因此,当我的无意识和他的无意识混合的时候,我的病情会更加严重。病情最严重的人总是能够占据比他弱的人的上风。无意识领域也是情结的领域,即停留在那里没有被投入的那部分被拒绝的能量。当一个人能够分享另一个人的无意识时,他已经是处于病重阶段了。
  所以,虽然进入另一个人的梦是可能的,但通过进入一个人的梦境去操纵他的言行是不可能的。在主体许可的情况下,只有在催眠的状态下才能操纵他的无意识。
  此外,在影片的进程中,缺少一个持久的标准。我们人类,在任何的认知、想象或科学研究的过程中,都需要一个标准,那就是物理出发点。当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时候,他是从自身身体的实在出发的。我们需要一个化为物质形式的,拥有肉体的个体。从这个此时此地的点,我们来认识整个时空的动力活动。如果这个点不存在,我们也就不存在,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身份。这部影片从前到后,缺少这样一个作为标准的点的参照。没有一个身体的落脚点,也就没有认识实在的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16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