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庄周的国族  

2018-08-01 07:04:47|  分类: 老与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史记》中,司马迁提到庄周时,其言如下,“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司马迁只说庄周是蒙地人,并没有因为蒙地在宋国,就说庄周是“宋人”。对于先秦诸子,《史记》都曾交代过他们的国族,如“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孟轲,邹人也”“荀卿,赵人”,甚至连一笔提到的,“慎到,赵人;田骈、接子,齐人;环渊,楚人,皆学黄、老道德之术,因发明序其指意”。司马迁写庄周,没有提到他的国族,只说他是“蒙人”,没有说他是“宋蒙人”,省去了一个“宋”字,可以理解为司马迁并没有简单地把庄周当成“宋人”对待。
  关于庄周的国族归属,《史记》中有一段话,用意颇深。“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司马迁是一位历史叙事的高手,他写《史记》时,庄周尚未得势。那时是黄老的天下,人们看重黄帝和老子,还没有看重老子和庄子。老庄的天下是魏晋。所以,司马迁就把庄周传放在了《老子韩非列传》的中间,作为一个附传。在《史记》中,庄周是蒙地的一个漆园吏,蒙地在宋国,即现在的商丘北部,漆园吏是一个地方作坊的记账先生。
  从表面上看,司马迁对庄周的记述一清二楚,但至少有三件事情没有交待清楚。
  庄周的知识是从哪里来的?当时是贵族教育,学在官府,典籍也为官府守藏,民间无有。庄周写书在知识上是无所不窥,他认为“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推重“惠施多方,其书五车”,那么要同这样的对手辩论,也需要“学富五车”,什么学问都要知晓。作为中国最重要经典的“六经”,最早见于《庄子·天运篇》,“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庄子·天下篇》中说,“《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前代学者已经考证出孔子见老聃时,尚未治《易》和《春秋》,但庄周把“六经”放在一起说,表明他对当时的经典系统非常熟悉。1993年在湖北省荆门市郭店楚墓,与竹简本《老子》甲、乙、丙三种文本同时出土的,还有《六德》。《六德》中也说,“观诸《诗》《书》,则亦在矣;观诸《礼》《乐》,则亦在矣;观诸《易》《春秋》,则亦在矣”。郭店楚墓属于战国中期,可见在庄周时代楚人已知“六经”。不过,这是当时楚太子属官的墓,在经籍存于官府的时代,庄周的知识来源就是一个大问题。
  庄周有何资格能跟那些王侯将相对话?比如,庄周去见魏王时,身上穿得破破烂烂,魏王问他,“何先生之惫邪”。庄周的回答傲慢无礼,“贫也,非惫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征也夫”。魏王居然没有发怒,没有令人挡驾,或者将庄周赶跑,更没有将庄周拘留,而是乖乖地听着庄周的那一番高谈阔论。可见,庄周具有一定的身份和资格,要不然,他做不到这一点。
  楚威王曾经派出两个大夫聘任庄周来楚国为相,为什么?此事《史记》中有记载,《庄子》中亦有记载。《秋水篇》中说,“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住矣!吾将曳尾于涂中’”。《列御寇》中则说,“或聘于庄子,庄子应其使曰,‘子见夫牺牛乎?衣以文秀,食以刍叔,及其牵而入乎太庙,虽欲为孤犊,其可得乎’”。这两则记载,与《史记》所记“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可资相互参照,故事相似,措辞相异。史书注重年代,强调的是“楚威王”的聘请;《庄子》记载则在职位上留有分寸,不说“许以为相”,只说“愿以境内累矣”。当时,楚国是一流大国,区区一个宋国的漆园吏,并无任何政绩,所写文章不见得就能安邦定国,楚王居然千里迢迢聘任他为相,他甚至还不肯去,说自己不愿意充当作为牺牲的牛,宁愿做一个在河沟里拖着尾巴打滚的乌龟;那两个使者居然心照不宣地说,“好吧,你还是当乌龟吧”,并无强迫他赴楚的意思。这样的文笔,蕴含着丰富的政治文化密码。
  有人认为,《庄子》中的寓言都是编造出来的,不足为信。但事关个人身世的叙述,总是有底线的,这是最起码的常识。没有底线,信口雌黄,那只是招摇撞骗。要是有点影子,添油加醋,托意于荒唐谬悠之说,以玩世滑稽,瑰丽纵横,甚至自我标榜一番,这倒不失为人之常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