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怀念父亲  

2018-07-06 05:45:47|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有一天,家里人写信告诉我,说我父亲身体日衰一日,已经没有气力出门转悠了。一听这句,我马上请了长假,从南京回到乡下,天天陪我父亲喝酒闲聊。
  我周围的人都说我是一个孝子。能够放下手里的所有的大事小事,专门跑回家来为父亲送终,在当今社会,做儿子做到这等地步,实不多见。可是,我心里清楚,我不是孝子。对待父母亲,我可以照顾好他们的生活,我宁可自己穿不成吃不成也要让他们穿好吃好,我甚至会想尽一要办法满足他们生活上的要求,然而,“色难”实在太难。色难二字,是前贤的总结,意思是做子女的要和颜悦色、始终用敬重的语气与父母说话。
  听说我从南京回来了,就不断有朋友前来串门。有几个朋友是当医生的,医生朋友的到来,最受我的欢迎,我父亲病重,他自己决定放弃治疗,我就让我的医生朋友对我父亲进行一些临终关怀。还有一些朋友名义上是来看我,其实是来蹭酒喝的。我父亲就坐在我和朋友们的中间,倾听,间或插话。他从不坐沙发,总是永远坐在小矮凳上,姿态低微,以此敬重来客。只是他的插话有时让人哭笑不得,类似提审犯人,诸如“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你家的几个孩子”之类;有时他还会通过电视新闻点评国内外社会现象,“今年雨水多,庄稼又要歉收了,老百姓的日子难过了”“南方水灾又死了不少人”“美国很怪,各过各的日子,凭什么到处动枪动炮”。我父亲知道自己去日无多,逢人就想多说话。他的那些话很少与他自己有关,即便 他的身体状况,他也一字不提。
  来我家的客人,都是我十分要好的朋友,他们大都跟我是同一个德性,所谓性情中人,放纵口舌,不拘俗礼。我如此,他们亦如此。一听我说了什么出格的话,我父亲马上就会批评我,“你怎么老是说一些拿大的话呢!”与朋友闲谈时,我喜欢斜靠在沙发上,每见此景,我父亲必定连续瞪我,意在要我“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我假装不明白。我父亲见他的“目语”不起作用,索性当着客人面,要我在沙发上坐端坐直。
  遇上这样的境况,我很生气,客人走后,我对我父亲说,“你以后不要砸我的面子,你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走州过县、吃香喝辣,什么事情都懂,已经用不着你来教育我了”。
  “你就是不懂,为人要谦和”,我父亲低声说道,“做人不是这样做的,几十年的书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以后少管我!”我几乎是在吼叫了。
  我如今最悔恨的就是我对我父亲的吼叫。那以后,我已经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因为一个多月后父亲就去世了。我说的是三十年前的事情。如今回想起来,我确实从未见过我父亲坐着翘腿,也从未听见我父亲说过半句粗话或者骂人。一直到他去世,他都保持着一种淡定坦荡的神态。
  今天是阴历五月廿三,是我父亲的生日。若是我父亲在世,他今年应该九十三岁。身在异国,不能去故园乡间到他坟前磕头,不能烧香化钱,就写一段话吧,聊作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50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