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自视甚高  

2018-07-30 03:44:16|  分类: 老与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逍遥游》一开头就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这样的开头,气势甚壮。接下来,大鹏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冥灵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大椿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彭祖以久特闻;宋荣子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如此等等,连绵出场,都是些大人物、大境界,弄得滚滚红尘中的小人物目眩神迷,妒羡不已。
  可能是为了安慰小人物,也可能是为了让小人物也能找到自己的群体,与之相对,庄子又给人们展示了一系列的“小”:蜩与学鸠,狠命一跃才能飞上檀树和榆树的树梢;斥鴳,攒足力量拼命一搏也不过能飞数仞之高;朝生暮死的菌;春生夏死的虫;还有那些因为博取了富贵而自视甚高的人。有意思的是,这些“小”东西,无一不沾沾自喜,无一不自以为是地去嘲弄“大”。于是,庄周感叹道: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这就是小大之辩。
  在庄子的观念中,世界上没有小大之别,他甚至说,“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然而,一旦将大与小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哪就明显地有了大与小的意识。这就是一种矛盾。
  庄子笔下的那些“小东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小”。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开口即是赫然的“我”字,以自己的标准判断大鹏:我如此,他何必如彼?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还是“我”,我在此,他何必在彼?更可笑的是,甚至把自己在蓬蒿之间的飞翔当作飞翔的极致。《秋水》中的河伯也是这样。秋水时至,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他斤斤于一“己”之所在,与斥鴳相似,他也以为天下的境界都在他的河里。
  问题是,一只鸟在飞翔,但飞翔不在一只鸟那里;蓬蒿之间是空间,但空间不在蓬蒿之间;河里是水,但水不在一条河里;天地之间有井,但天地不在一口井里。蜩、学鸠、斥鴳、河伯,他们的小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他们自视甚高,张口闭口即是我如何我如何,天下之大,唯我独在。他们完全不懂“吾丧我”的道理。
  一根牙签,人们不会嘲笑它的小,人们用它剔牙时谁也不会笑。但是当人们看到某人手执一根牙签,和手执大刀长矛的人对峙时就会掩口胡卢。人们是在嘲笑那个使用牙签的人。正如《秋水》中说,“用管窥天,用锥指地也,不亦小乎”。那不是在嘲笑管锥,而是在嘲笑有的人使用管锥的方式,管锥不能用于囊括天地。所以,庄周不是在嘲笑“小”,而是在嘲笑用有限的“小”去判断无限的世界,嘲笑的不是“小之体”,而是“小之用”。庄周不会嘲笑人们知识的有限性,但当他看到有人拿自己有限的知识去判别世界时,如同看到一个人拿着牙签自信地走上战场。庄周仁慈,他一定是无法忍住,这才笑出声来的。
  我们的错误,不是由于我们的无知,而是源于我们的已知;让我们迷失方向的,不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而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让我们失败的,不是那些被我们遗忘的东西,而是那些被我们当成成功法宝坚执不放的东西。绊倒我们的,不是地面上“无”的东西,而是那些“有”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9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