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道”与生命力  

2018-07-21 04:54:05|  分类: 老与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子说“道”不可道,但《道德经》五千言对“道”的形容描绘多少还是向世人透露出了“道”的内涵。许多人把“道”解读为规律、法则,虽然不算错,但却不全面。从《道德经》对“道”的形容与描绘中,我认为“道”就是生命力。这可以两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道”不可以分割,只能整体把握。老子描绘“道”时竭力强调“道”的混沌性,“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第十四章)。“不可致诘”即不可刨根问底,用不着确切地说出“道”是什么,避免将“道”片面化。“有物混成”(第二十五章),形容“道”不可拆。“道之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第二十一章)。“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第五十六章)。恍惚混沌故不可分割,不分割保持完整,才具有生命力。老子形容“道”时,还用了“冲”的概念,“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四十二章);“大盈若冲,其用不穷”(第四十五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第四章)。有的人把“冲”理解为“空”,是有道理的,符合《道德经》的整体思路;但我认为,这个“空”并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说的虚空,而是隐含着勃发生机的“空”,所以“冲”在一定意义上表达了“道”这种生命力的特征。
  老子特别憧憬“小国寡民”。“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第八十章)。很多人就此批评老子在社会文明发展上开倒车。这种批评未免过于草率。且不说提出“小国寡民”缘于他当时特殊的背景,更应该注重的是老子是在用“小国寡民”诅咒社会过度的两级分化。“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为盗夸,非道也哉”(第五十三章)。朝廷无人办公,田地无人耕种,国库空虚,人们困苦。而极少数人却过着“金玉满堂”奢侈腐化的生活。这样的社会已经失去了生命力,无法继续向前发展。所以,老子的“小国寡民”实际上是他对社会发展生命力的渴求。
  第二,“道”能够激活万物。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第四十二章)。所谓“生”,就是激活。“道”激活了整体(“一”),整体激活了部分(“二”),部分激活各个部分的统一体(“三”),各个部分的统一体激活了“万物”。“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第四十章)。这里的“无”是生命力,“有”是整体,“生”是激活。“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第三十九章)。“一”是整体。各种天象,日月星辰、风雨雷霆、春夏秋冬,形成为一个排列有序的整体。认识到这个整体,人类对天的认识和掌握就清楚明了;大地万象,群山原野、草木花果、湖泊池沼、禽鸟虫兽、都邑路蹊、异国群族形成为一个有序列的整体,大家就都过上宁静的生活;种类繁多的占卜活动不相互矛盾冲突,能够共同启发人们应对眼前困境,就会使人感到灵妙;深谷中的土石、水流、草木、昆虫、动物形成为一个相互依赖、良性循环的整体,就会充盈着繁荣;万物各得其位、各得其养、互相促进、共存共荣,就能够生机盎然。总之,一旦构成为整体,每一个局部就会被激活。整体能够激发局部的生机,为局部提供运行的轨道。一个人无论多么能干,一个品物无论多么优秀,都不能单独地起作用,必须纳入到一个整体性的体系中。甚至自身有某种缺陷的局部,一旦进入到良好的整体中,也能很好地发挥作用。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第十七章)。最上乘的统治者是让百姓不知道他的存在,在无形中办成事情;其次是日夜操劳,仁民爱物,广施恩惠,受到百姓交口赞誉;再其次是严厉不苟,铁面无私,令人生畏;排在最末位的,是昏庸,无能,缺德乏功,令百姓鄙视。统治者信用不足,民众就不会信任他。在以上几个种类的领导人中,老子最注重的是“太上”。“太上”式的领导人治国悠闲、不多费口舌,其功业的完成是百姓做的。百姓没有受到统治者具体的指教和领导,是一种无形生命力激活了他们的自觉性,使他们感觉到自己本该如此。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第二十七章)。这里描绘的还是生命力。善于驭车者无轮迹,善于说话者滴水不漏,善于计算者不用算具,善于锁闭大门者不用门闩别人也打不开,善于捆缚者不用绳索不打绳扣别人也解不开。其实圣人还是要门锁、绳子之类的有形之物。只是强调用无形的生命力来激活这些有形之物。激活的方式就是“救人”“救物”。救他们,使他们得其用、尽其才,使天下无废弃之人,无废弃之物。这才叫做长久的明智。老子认为,与人为善者是与人不善者的引导者;与人不善者是与人为善者实现自身价值的手段。与人为善者通过改造与人不善者,使之成为好人;与人不善者向好人的转变,体现了与人为善者的善良。与人为善者和与人不善者双方互相成就,缺一不可。“道”就隐藏在各自的角色中。若忽视其中的任何一方,再聪明的人也会糊涂。这就是“道”的奥妙。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