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临川之叹  

2018-06-03 09:47:13|  分类: 读《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善于从自然现象和各种事物中获取人生感悟。在《论语·乡党》中,他看到了山梁上的野鸡,说“色斯举矣,翔而后集”;在《论语·阳货》中,他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在《论语·宪问》中,他说“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在《论语·子罕》中,他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些都表明孔子能够使用引譬连类的比兴方式感发志意。而最脍炙人口的,当是《论语·子罕》中的记载,子在川上曰:“逝者斯夫,不舍昼夜”。
  孔子此叹虽经常被引用,但实际体会则有所不同。郑玄在《论语注》中说,“逝,往也,言凡往者如川之流也”。后来的读书人或认同此见,如何晏;或承续此说,如邢昺。东晋孙绰在《论语集注》中这样写道,“川流不舍,年逝不停,时已晏矣,而道犹不兴,所以忧叹”。此一“迟暮伤逝”之见,到了后世,应和者甚众。程子和朱熹,都以“道体”和“进学”解释其意。程子曰,“此道体也。天运而不已,日往则月来,寒往则暑来,水流而不息,物生而不穷,皆兴道为体,运乎昼夜,未尝已也。是以君子法之,自强不息。及其至也,纯然不已焉”。程子还批评说,“自汉以来,儒者皆不识此义”。朱熹的观点与程子相类似,他在《论语集注》中总结说,“自此至篇终,皆勉人进学不已之辞”。程朱之后,一些学者多以“往进”解“逝者”,形成与“迟暮伤逝”背反的解说。
  伤逝或进学,全是为对孔子言外之意的理解。是否准确,需要先从通晓文本的原始意义入手,再参详其具体主张,才能确定。从文义看,“逝”为过去之意。以“往”训之,亦为“过往”而非“前往”。所以,郑玄与邢昺的注疏是比较恰切的。“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是时间一维性的原始表述。时光不能倒转,时事既往则不可追复,其意境首先是哲学的,然后才有道德、情感或艺术的体认。我以为,对孔子临川之叹的哲学意境,以南朝学者皇侃在其《论语义疏》中的解说最得其要,“逝,往去之辞也。孔子在川水之上,见川流迅迈,未尝停止,故叹人年往去,亦复如此。向我非今我,故云‘逝者如斯夫’者也。斯,此也。夫,语助也。日月不居,有如流水,故云‘不舍昼夜’也”。
  此解既坚持了郑玄的认识而又有所引申,引申处便是“向我非今我”。过去的我不是今天的我,这一颇具禅机的话语,将“逝者如斯”的流变认识破解到极处。
  万物皆流,时事一去不返。而人生苦短,失去便不可复得。作为写实的客观认知和凝炼的哲学命题,其本身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言说者与听闻者,会因为不同的文化素养、审美情趣、人生志向和经历,有不同的体认和选择:儒家入世,道家无为,宗教家生死轮回,及时行乐者“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倘若试图以其中任何一种认识和选择给“逝者如斯”定义,都将这一反映一般规律的哲学命题简单化了。从孔子说来,诚如有些学者所见,人对自己的主张不能见行于当世确实有过烦忧甚至感伤,但这并没有成为他的思想基调。在《论语·里仁》中,孔子将真理的追求视为人生要义,“朝闻道,夕死可矣”。而面对道之行废,孔子将其归之于时运的同时,却又“知其不可而为之”,所体现的不仅是道路自信,也是对流变的期待与推助。可见,孔子始终保持孜孜以求的进取精神和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将此与孔子“智者乐水”的认识结合起来我们可以看出,用“迟暮伤逝”去解说孔子的临川之叹,虽不能说毫无凭据,却不大符合孔子的人生态度和襟抱,亦无法尽现孔子此叹之精要。
  再如程朱的“道体说”。此说虽精致而旺盛,其自强不息和积极进取的认识也与孔子的主张相契合,但从文本上看,则不无过度解读之嫌。程树德在《论语集释》中说,“道体不息,虽有此理,然另是一义,夫子言下恐未必然”。这样的解说,值得商榷。因为缺乏对“逝者如斯”的观照而有如对“生者如斯”的解说,与文本不相投合。还有一些学者,把孔子的“逝者如斯”直接对应于《孟子·离娄》中的“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料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如此解读,似有南辕北辙之嫌,因为孔子的“临川之叹”被他们演绎成了“临川之赞”。思辩的意境被消解了,留下的只是道德说教。
  时光易逝,人生苦短,要想在有限的生命长度中有所作为,就必须珍时惜阴。这样的道理,在今天看似简单,在春秋时期则难能可贵。产生这一认识,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必须认识到时光一去不返;二是承认死亡的真实性。这在孔子那里,可以说已经同时完成。孔子说,“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年轻人有超越前人的发展潜力和空间,这是进化的发展观,也是对年轻人的期许。但四十、五十岁时已人到中年,若此时尚无所作为,也就失去了超越前人的可能性。宰予因为白天睡懒觉而受到孔子的责骂,颜回因为“语之而不惰”得到孔子的褒扬,显然就来自这种认识。爱惜光景当然包括进学,但更需要躬行践履,即所谓“力行近乎仁”。《论语·子罕》中记载,孔子说过,“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智者乐,仁者寿”。在孔子看来,只有切实的努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否则将一事无成。孔子希望人们以快乐而非苦行的方式去追求人生目标。统观孔子言行,可以看到,一个“乐”字,贯穿于孔子终生。
  既往之时事对今天当然有意义,恰如川水之前后相续,亦可彰往而察来,不能以虚无主义的态度去对待;但我们必竟活在当下,要面对现实和未来。故对既往之时事,特别是苦难,挫折和不如意事,应能看得开,放得下,不能沉湎或纠缠其中而不知摆脱。正因为有了这种心境,孔子才能够在其政治追求屡受挫折的情况下,保持“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生存状态。缘于这样的认识,孔子主张“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八佾》),认定“不念旧恶,怨是用希”(《公治长》)。
  按照“逝者如斯”之见,即便是已经取得的成就和辉煌,也只证明过去而不能代表未来。人生的行囊不能空空如也,也不能积存过重;人生之旅不能不有所回望,亦不能因此而驻足,在往昔的影像中徘徊。以变易的态度审时度势,以“挥手从兹去”的气度坦然前行,脚步才会迈得稳健而从容。这是我从孔子临川之叹中获得的些许感悟。
  评论这张
 
阅读(9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