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四大门  

2018-05-11 00:09:46|  分类: 西窗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的神秘文化中,一直存在“四大门”信仰。新中国成立之后,这样的民间信仰才被慢慢淡化。所谓“四大门”,是汉族民众对狐狸、黄鼠狼、刺猬和蛇这四种动物的总称;在民间,它们分别被称作胡门、黄门、白门和柳门。“四大门”信仰是指人们相信这几种动物具有特别的灵性和神力,能够影响人生福祸、家道兴衰以及其他世间事务,人们可以通过供奉这些动物的方式,从而与它们沟通交流。
  狐狸、黄鼠狼、刺猬和蛇,在民间传说和中国古代笔记小说中往往具有神异的能力。它们之所以神异,是因为它们经过了修行。修行越深,神力就越强。它们修行的主要方式就是采天地精华和人的精气。人们认为,夜间在野地里看到的一团团火光,就是四大门在吐丹修行。四大门的神异能力主要体现在它们能够影响人间事务。比如它们能作祟使人生病,也能做好事使人沉疴顿消。它们能将东家的粮食什物搬到西家,甚至能改变一个家庭兴衰的运道。它们还能解决日常生活中的问题,比如调停家庭矛盾,指示生活疑难等等。四大门在人间活动的方式或者是以动物本形出现,或者变幻成的人形,比如狐狸经常会变成漂亮姑娘,刺猬经常会变成老头老太,黄鼠狼则经常变成小孩子。即便是以本形出现,它们也与平常的动物形象有所不同。它们最常见的现形方式就是“附体”于人,从而发挥其神力。那些被附体的人,往往被看做是四大门中某种动物的代理人,被称为“香头”“香道”,它们以某“大仙”的名义发挥影响人间事务的能力。
  从民俗学研究的角度看,四大门信仰的内容,包含了一些民间信仰的基本母题。比如修行的观念,那些动物、植物甚至石头等非生命物体,通过吸收天地精气而具有神异能力,白娘子、千年人参精、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都是这类例子。另外,“神灵附体”也是一个很久远的观念。由于这种观念的产生,就出现了作为沟通神圣世界与凡俗世界的中介者。从古代的巫觋,到如今民间依然存在的神汉、神婆和乩童,以及四大门信仰中的“香头”,都属于中介者。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这类近似职业化的“神媒”或曰“灵媒”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担任着很重要的社会角色。
  四大门信仰所体现的人们关于灵异世界的观念,以及与其交往的实践,颇有不同于正式宗教信仰的耐人寻味之处,而这在相当程度上正是民间信仰的特点。
  与人们发生关系的四大门动物,只是活跃于当地村落。一般说来,它们只能在某一地界内显灵。这些动物土生土长,成为熟人社会的一部分,熟悉当地各个家庭及其事务,因此也能解决人们的各种具体事务。这种社区性信仰与普遍性信仰是有差别的。在普遍性信仰中,有人信仰关帝,有人信仰观音。但老百姓认为,关帝、观音都只有一个,天下之大,所求之人那么多,关帝或观音根本顾得过来,不可能做到有求必应。所以,还不如身边的狐狸精、黄大仙来得灵验。
  另一方面,人们根据“人神一理”的原则,认为神圣世界与凡俗世界是类似的。这些动物神仙也有老小家口,也会聚在一起饮酒享乐。在它们的世界里,存在等级的高低和辈分的大小,镇子上的四大门就比我们村里的四大门地位要高。它们所司事务有着职业上的分工,男患者由男坛仙医治,女患者由女坛仙医治。最有意思的是,这种等级与凡俗世界的等级是相通的,活跃于某个社区的胡爷、柳爷,要是遇到了人间的县太爷,会气势顿失,灵验不显。带有几分神秘感的灵异世界,其实就是人们熟悉的乡土社会。这倒与四大门动物既是野生的小动物,又经常出入于农家庭院的属性比较相似。由此也就形成了人们与神圣世界打交道的方式,人际交往的经验和规矩,可以用来与神鬼交往。
  民间对四大门动物大都充满敬畏之情。猎人若是遇到狐狸、黄鼠狼,那是不敢开枪的。我小时候有一次发现我家的草垛子下面有一窝刺猬,我祖母告诫我,万万不要去惊动它们。有的人家还会在院子的东南角上砌起一座小小的“财神楼”,以供它们居住。人们对四大门不是单向的供奉和崇拜,而是具有双向的交互性。人们与这些灵异动物交往,既有敬畏也有威吓。人们既会通过尊敬和供奉它们,以便得到它们的回报;也会通过强力或威胁来压制它们,使得它们不敢作祟于已。
  儿时,我们经常听大人讲“屁打狐”的事情。据说,狐狸最喜欢把这家的东西搬到那家。大年初一煮饺子,一家人欢欢喜喜过新年,可是揭开锅盖时,发现刚刚下到锅里的饺子全都没了。于是,主人认定这是“屁打狐”干的。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主人就会把锅盖一摔,破口大骂。等到再一次揭开锅盖时,饺子又有了。因为“屁打狐”怕骂,又把饺子给送回来了。这一说法就很能体现出人与四大门动物之间在日常生活的交互关系中带有的亲切感。
  “四大门”信仰只是一种民俗,它与儒释道等正规宗教无关,因为它没有系统的神谱体系,没有专门的宗教仪式和神职人员,也没有专门的文献记录。但值得注意的是,“四大门”信仰尽管没有在社会生活中划出一块特定的神圣时空领域,却如鱼得水般地融合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中,从而体现出浓郁的“弥散性”特征。
  世界的发展方式,总是从神圣化时代走向凡俗化时代。目前我们正处于转型时期,或者说正处在一个去圣化时代。但我非常怀想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那个万物能够相互沟通的时代,不只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就连我们身边的小动物,也都在每时每刻地注视着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1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