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追求--《桑榆集·自序》  

2018-03-07 13:05:39|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小就喜欢读《水浒传》。读大学的时候,曾把几个不同版本的《水浒传》找齐了堆在手边进行比对阅读。有一天,我突发奇想,用披沙拣金的办法在这部英雄传奇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哲学意味,居然还让我给找到了。《水浒传》中的哲言只是一处游戏笔墨。李逵提出探母的申请获得宋江批准后,心情愉快地迈上了归家之路。李逵在山道间行走,路边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野兔,李逵大步紧追,想逮住它,结果白费牛劲。然而他毫不懊恼,笑着说,“那畜生倒引了我一段程路”。
  人类是万物之灵。作为个体的人,因为有念想、有奔头,有各种各样的追求,特别是怀有稍显虚幻的精神追求,这才活得充实。从古到今,人们为温饱而奔波,物质的欲望掩盖了世俗名利的客观功能,掩盖了精神需要,最终掩盖了作为精神追求的价值尺度。
  举例来说,爱情就是人们带有普遍感受的追求目标。实际生活进程中,名利滋润了爱情,也污染了爱情。清代读书人黄仲则有词叹曰“我未成名,卿今已嫁”。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叹的,古往今来,那些可人的漂亮女子往往只有功成名就的男子才有机缘接近。才干出众、成就辉煌者,永远是女性倾慕的对象。歌德有言,不朽的女性能够引导人们向上,说的也是这层意思。我年轻的时候,有过一场绝对的单相思,当时我很想向一位漂亮的女同事表达我的爱慕之情,却因自卑而开不了口。为了爱,我发誓要做一个作家,用自己的作品改变自己的形象。数十年来,我的盲目迷恋给予我的只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我至今仍会深深地感谢那位女同事,就像野兔引导着李逵一样,她使我在自律下成为一个风雨兼程的赶路者。虽然我未能成为一个有名的作家,但我还是非常努力地写出了几本书。
  事过境迁,我对往事中的个人得失有了属于自己的全新认识。我想起了一幅题为“不可企及”的漫画:一只奔跑的狗,背上绑着一根竹竿,竹竿梢头吊着一块骨头,狗望着那块骨头垂涎欲滴,却永远也吃不到嘴。这幅漫画可以用来概括人生,它会使不同价值观的读者产生诸多层次的共鸣。实际生活进程中,人们最基本的追求是利,层次稍高的则是名。多数人深谙用名换利之道,所以司马迁不留情面地说“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然而欲壑难填,名利方面的欲望是没有尽头的。秦皇汉武,至高无上,却仍在顽固地追求长生不老。
  从消极的方面看,向往长生不老,是出于对“失掉”的恐惧。但只要有追求,就必然会有向目标靠拢的行动。最具象征性的是星际航行,以及尚不为大多数人理解的“人往高处走”的登山运动和“水往低处流”的漂流运动。这些探险行为不仅挨冻受累,还伴随着前赴后继的牺牲。不断有新目标的挑战,始终保持“不可企及”的奋发状态,这也许是人生的本质需要。登高探险,以及对真理执着追求都可归结为宇宙与人生意义的追寻。若是目标一时不能达到,那就得想办法改进手段。设置目标,实现目标,这就是人类文明有序发展的全过程。
  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既然有了既定的追求目标,那就应该像李逵探母一样,脚步放快些。我喜欢《水浒传》中那只生气勃勃的野兔,感谢它的引路,尽管我知道我永远都抓不到它。


  评论这张
 
阅读(19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