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植物的密码  

2018-03-23 07:20:06|  分类: 草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学者认为,在中国西汉之前,凡是古书中提到的“麦”,都应该理解成原产于中国的大麦;公元前138年,张骞通西域后,才从中亚传入小麦。但也有另一些人坚定地认为,古籍中的“麦”指的就是小麦,并从中国谷类大都以“禾”为部首判断出,小麦应该是外来物种。而另有学者则不同意小麦外来说,他们当然也找到了证据:1955年在安徽亳县钓鱼台的西周遗址中就发现了很多的小麦种粒。另外一些人态度比较折中,认为麦子这东西,咱们中原以前也是有的,只是不会弄它,把麦粒炒来吃或者直接用麦粒做饭,炒麦子、麦饭吃起来味道当然不好,而且还不容易消化,所以,汉朝人和汉以前的人说的五谷,指的是稻、黍、稷、麦、菽,根本没有小麦的位置。虽然麦种不是张骞通西域才带来的,但他却带来了以前汉字中没有的“饼”字。所以是张骞让汉地、汉人正式吃上了磨成了粉的麦,从此麦才真正得以推广,并登堂入室,在五谷中获得位置。
  汉地称为胡饼的馕,大约张骞通西域之前就有,或者张骞正是从这馕上带走了“饼”字。哈萨克毡房天顶罩下来的光有秋天田野的味道,毡房里的挂毯和坐毯,如花似锦。男主人置身于这样的环境,用随身带着的刀子熟练地把馕削成三角状,一块一块的,随意地撒在众人面前。熟能生巧,这动作有了太多的年代。当馕的麦香和被柴火烤过的味道穿越时空扑鼻而来,这柴火和面混合而成的清香,让人们感到亲热。这心领神会,是如此浅显易懂而又沁人肺腑,共同经历的时间打开了中国西部边民轻车熟路的草原:麦垄黄轻,牧草绿重。
  某些植物在远离了习惯气候之后,它不固执己见,会变异自己的想法。如果麦子在亚洲、非洲最炎热的地区生长,因为不会遭遇到一年一度的严寒,它就会一年到头绿油油的,成为像草一样生长的植物,并通过根系繁殖,不再结穗或者长麦粒。如果再把它们移到寒冷地区,炎热地区的“懒习”无法保证后代的传播,它就创造出新的繁殖模式,开出穗状直立的花序,并让小穗单生于精致的穗轴各节上,还让每枚小穗顶出三至九朵美丽的小花,再从这些小花里变出种子。它做得如此熟练,似乎天生如此。由于一种不可思议的奇迹,植物的机体似乎预见到必须经过种子阶段,才能避免自己在严酷的季节里彻底消亡。
  种子的出现是个奇迹。有人统计过,在现代的森林中,46-90%产生鲜果的树木的种子是由鸟类和哺乳动物来采食并传播的,而令人困惑的是,至今没人能说清楚植物用种子传播的发生方式,也没人弄明白植物与吃它们果实、消化并传播它们种子的脊椎动物之间,那种古老和难解的关系。
  在我故园乡间,麦子刚刚开始灌浆,油菜花就会盛开。到了麦子的收获季节,从油菜籽中榨取的油,已经放进了各家的油壶。
  在中国,油菜花的分布是如此之广,北起黑龙江,西起新疆,向南、向东铺排,纵横北南西东各省,一直达到海南。如果按生态划分,中国的油菜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域。其界线大致是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其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其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它们仿佛河流一般,奔涌着冲向中国各地。
  凡是栽培的十字花科芸苔属植物,用以收籽榨油的,都叫油菜。我国种植的油菜可分为白菜型、芥菜型和甘蓝型。白菜型原产于中国,主要集中于长江流域和西北高原各地。芥菜型主要集中于西北和西南地区。甘蓝型则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日本和欧洲传入我国,主要集中于黄淮和长江流域各地。我国是油菜的主产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油菜生产带,其菜籽总产占世界菜籽总量的25%。我国油菜野生资源最丰富的地区是新疆,那里传出消息说,通过七次考察,已搜集野生油菜种子五百多份和芸苔族近缘植物标本两百份等等,并说目前保存的油菜种质资源已有一千六百多份。人们已经深知,驯化是要以野生为基础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技术也不可能创造出一种新的基因。
  在野地里,植物与害虫常常是共同进化的,这里没有最后的得胜者,有的只是抵抗和征服的共同舞蹈。动物学家威尔逊谈生物多样性时说,“这是一种生命的集结,它需要十亿年才能进化出来”“把它们载入了自己的基因之中,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创造了我们。它使得这个世界稳固”。
  那么,被人的欲望简化到漫无边际的油菜花,在进化上意味着什么呢?在这点上,它和嫁接品种的果树是一样的:共同进化停止了,被我们驯化的油菜或者苹果放弃了野性,而害虫们还在持续进化,于是胜利当然站在病毒、细菌、虫子一边。这样,我们这些驯化者,就得把大量的农药没完没了地洒向田野,洒向油菜花和苹果。农药在与害虫和杂草的战斗中,效果没有开始那么强大了,甚至渐渐失效。于是遗传学家开始进入跑道,1883年人类培植了第一棵转基因烟草,一种可从内部生长抗菌素的烟草。随着基因技术的逐渐成熟,今天,我们在自家厨房的牛奶、面包和汤料里,不知不觉中食用转基因产品。人移动了自己所不熟悉的生态效应链,插手了造物主的工作。结果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所有的植物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遗传密码。


  评论这张
 
阅读(28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