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植物的欲望  

2018-03-18 14:36:17|  分类: 草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小就喜欢植物,一直认为大自然中唯有植物对于人最不具侵略性,而且是世界上最具有美感的尤物,并能够为人类所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父亲在孤山苗圃场当场长,在父亲的帮助下,我曾经记下满满两大本的植物观察笔记,我把我当时所能见到的植物,全都记了下来。所以,当我买到了美国迈克尔·波伦所著的《植物的欲望》一书后,便急不可耐地一口气读完。
  《植物的欲望》是一本有意思的书。这本书主要从人类文化学这个角度来谈植物,和专业的生物学家不尽相同,他似乎有意站在植物和人类的对立面大做文章。他用植物的观点写人,又用人的观点写植物;他既写了植物的社会史,也写了人类的自然史。在他看来,“植物的欲望”,实际也就是人类的欲望,两者互为镜像。他认为,“花的背后有一个帝国价值的历史,花的形状和颜色以及香气,它的那些基因,都承载着人们在时间长河中的观念和欲望的反映”。这话说得有点过分,然而却充满趣味。
  更有趣的是,波伦有意选择苹果、郁金香、大麻和马铃薯,把它们看成是植物界四种被驯化的品种。这是他精心的选择,因为一种代表水果,一种代表花卉,一种代表药物植物,一种代表食物而且是西方人如今最主要的食物。它们分别对应着是我们人类具有的甜、美、陶醉和控制这样四种欲望或追求。
  难道苹果也能够和人一样懂得自己的欲望是甜吗?同样,郁金香的美丽、大麻的陶醉、马铃薯的控制,其实也都属于我们人类自己。植物的进化,有自然的选择作用,也有人类的驯化作用。不过,人类在驯化它们的同时,也被它们改造了许多方面,乃至观念和价值。波伦甚至说,马铃薯改进了欧洲的历史进程;大麻帮助了西方的浪漫革命;郁金香的花瓣逮住了奥斯曼帝国时期土耳其人的目光;苹果则帮助美国最初的发展,把它的荒原变成了丰饶的伊甸园。波伦认为,植物具有人一样的情感,同样人类也具有植物的属性。我以为,这一观点就是物我一体,是艺术哲学的最高境界。所以,波伦有些得意洋洋地说,植物中经典的花,比如郁金香、百合、兰花,就是植物界里的莎士比亚、密尔顿和托尔斯泰。
  波伦对苹果的叙述,把我带进了他所设置的曼妙神奇的苹果林。苹果是大众化水果之一。世界水果产量排名方面,第一是香蕉,第二就是苹果。波伦引用美国十九世纪著名的牧师亨利·沃德·比彻尔曾经说过的话,首先告诉我们苹果是最民主化的水果,“不管是被忽视,被虐待,被放弃,它都能够自己管自己,能够硕果累累”。
  由于葡萄酒败坏了天主教的风气,名不见经传的大众化的苹果才被从水果界的芸芸众生中推出而逐渐受到追捧。受到追捧最甚的是在美国,美国人对苹果情有独钟,在他们国土刚刚开发的时候,是苹果帮助他们将荒原改造成了家园。美国有名的民间英雄“苹果佬约翰尼”,当年曾用四十年的生命时光,将苹果树的种子播撒在俄亥俄州的荒野上。波伦极其富感情地描述了神奇的苹果种子:从苹果中间切开,有五个小室,排列成非常对称的、呈星形放射状的五角星;每一颗“星”里,都藏有一枚或两枚种子;“油亮的深褐色,就像一个细木匠细细地打磨过一样,上了油一样”;它具有“可以随遇而安地生在任何非常不同地方的”杂合性,而且含有少量的氰化物,可避免动物的噬咬,用以保护自己。苹果种子又苦又涩,可苹果却格外的甘甜。而在十八世纪的美国,糖还是稀罕物,苹果的甘甜便越发地至尊至上。那时,人们若是提到甜,指的就是苹果,苹果成为甜的同义词。
  如今的美国,成为苹果产量最高的国家。据统计,世界每年苹果的产量有几千万吨,美国占了世界的将近四分之一。苹果成为了美国脱贫致富的帮手和骄傲。苹果的历史,竟然有着美国的历史。波伦的描述,引人入胜。
  波伦还讲述了其他许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我们现在相当熟悉的蛇果,它们是美国向世界出口最多的苹果。他告诉我们,这是当年在依阿华培养出的新品种,1893年参加了密苏里路易安纳一次比赛中,获得了头奖而被命名为蛇果的。蛇果英文意思就是“美味”,因为那时的蛇果“甜得没有了方向”。至今在依阿华农场的苹果树林里,还能找到当年的那棵老苹果树。在那棵老树底下,人们为它立了一块花岗岩纪念碑。在我们中国,从未有过为一棵苹果树立碑的事情。
  波伦还特意列举了这样一件事情:苏联生物学家尼古拉·瓦维洛夫早在1922年就发现了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带的野生苹果树林。为了研究苹果的遗传基因多样性,他要求保护那一片在世界范围内少见的野生苹果树林,却悲惨地成为斯大林时代对遗传学大批判的牺牲品,先是被关进监狱,被万般折磨,后来死在集中营。为了苹果,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波伦还曾提到,1989年,瓦维洛夫的学生如今八十岁高龄的生物学家艾玛卡·迪杰高里夫邀请一批科学家到阿拉木图那片野生苹果树林来看,希望他们能够帮助他挽救它,“因为一个房地产开发的热潮正从阿拉木图向周边的丘陵地带扩散开来”。
  苹果的欲望,曾经带给人们“甜得没有了方向”的甜,提高了人们的快乐,满足了人们的欲望。植物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沧桑,甚至一样的现实。植物的历史,也就是我们人类自己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