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因革损益  

2018-03-13 08:55:26|  分类: 史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演进根源于时势的形成与变异,时势不断变化,历史也就不断变异,变是历史的永恒性质。然而,在历史的演进中,是否一切皆变?这就涉及到了变与常之间的关系。
  孔子首先提出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孔子答道:“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孔子认为历代礼制的发展,是有所因革、有所损益的,也就是有所承袭、有所变革,变中有常,所以,由夏、商、周礼制损益的情况,可以推知以后演变的轮廓。因也含有谨守法度的意思,如果失其法度就会带来灭亡。孔子因革损益的思想成为后世了解历史发展的基本模式。
  常是历史的本源和法度,肯定了本源和法度,历史便能循序渐进,在时势的变异中源远流长。孟子发挥了孔子的观念,提出“法先王”的主张。孟子深信古圣先王所创立的制度,可为万世楷模,后世君主必须取法,所以他说:“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荀子也引三代圣王之治法作为矩范,他相信三代之法是相因承袭的,首重百王累积之法度,所以他认为,“以道观尽,古今一也”。基于这种观点,他又指出,“欲观千岁,则数今日”“欲知上世,则审周道;欲知周道,则审其人所贵君子”。也因此,在统而一之、连而贯之的基础上,荀子提出“法后王”的主张,他的基本意旨是,“百王之道,后王是也”。孟子“法先王”与荀子“法后王”的基本差异是,孟子借托古以改制,而荀子则接受历史的现实。
  先秦儒家承认历史的变异性,但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孟子“言必称尧舜”,荀子也屡称“原先王”“法先王”,比较起来,先秦儒家比较偏重于强调历史的本源,注重历史常道的延续。比较强调历史变异的法家,在这方面的看法与儒家完全不同。韩非子依据“事异则备变”的原则,提出了变与不变在可与不可的最实际观点,“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韩非子对于变与常的态度是如此,目的是要摆脱古圣先王的观念束缚,指出一切法度都应与时推移。因此,韩非子批判了儒家的守常态度,他说,“殷、周七百余岁,虞、夏二千余岁,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审尧舜之道于三千岁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无参验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据之者,诬也。故明据先王,必定尧舜者,非愚则诬也”。韩非子还用“守株待兔”“尘饭涂羹”的故事讥笑儒家的“法先王”。
  但法家一味求变而不知常的态度受到了儒家强烈的批评,这是儒法两家在历史发展观念上的最大歧异。董仲舒接着发挥了儒家的这层思想,认为“所谓新王必改制者,非改其道,非变其理”。如此,既要法先王,又要改制,两者如何并存?他作了解释,“故王者有改制之名,无易道之实”。这仍然是变中守常,有因有革的观念。扬雄也相信历史有因有革,因革损益完全随时而变。扬雄将时、因、革三方面作了较好的结合,他认为,“以往圣之法治将来,譬犹胶柱而调瑟”。圣人之法不是古今一律的。从总体上看,中国思想家大都相信至当之道万世不变,但是道的具体运用则要因时因地而变。
  史学家“通古今之变”,当然对历史发展的因革损益有更敏锐的观察。司马迁笃信礼义是历史的常道,“以礼义防于利”,则是通古今之变后得到的结论。杜佑的《通典》综览古今制度的变迁沿革,承认在氏族部落与族长权力的基础上,顺着历史行进的步调,产生封建制,而非圣人的制作。当然,杜佑也曾说过,“随时立制,遇事变通,不必因循”。这表明,杜佑相信历史是有因有革的。
  历史上的变法论争,往往症结所在就是常、变观念的不同。以宋朝王安石的变法为例,司马光坚持“祖宗之法不可变”,王安石辩称“祖宗不足法”,所谓法是“当法其意而已”,意谓尽管需以上复三代理想为目标,但是在运用上必须随时而变。两者的差异正是一主守常勿变,一主常中有变。晚清的变法论争中,守旧与维新双方的理由,亦复如是。
  王船山认为,天有“贞一之理”和“相乘之机”,“贞一之理”是“万古不易者,时之贞也”,也就是“君臣父子之伦,诗书礼乐之化”的不可违的常道、大经。“相乘之机”是“古今殊异者,时之顺也”,也就是历代典章制度的变革、更易。常道、大经是“有定理”,是本质,可因不可革。变革、更易是“无定法”,是“末文”,可革不可因,“一兴一废一繁一简之间,因乎时而不可执也”。
  既然在历史的演进中,有圣人之道统,有不可变者,有可变者,所以,“三代之礼,郡县之权,革其文,必因其实”。因是因袭其实,本质不容革,不容损益。革则是损益其文,因此后代在法古时,必须有“革兴”的态度,“故善法三代者,法所有者,问其所以者,而或可革也;法所无者,问其何以无,而或可典也”。落实在历史观上,则必须谨守历史之大经、常道,而在遇不合时势时,又当顺应时势,及时损益,这才是因革损益的正确意义。中国的历史发展观在这里有着最理性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19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