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和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临风一歌 --序高峰《沙与渡》  

2018-03-12 22:04:10|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峰先生是土生土长的靖江人,他在靖江长期生活和工作,凭借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凭借自己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以及对古籍的研读心得,他撰写了这部方志新著《沙与渡》。
  高峰先生把他所从事的地方志研究工作,当作了一件严肃的学术事业。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他从客观现实出发,勾勒出了“八圩”这一地域的历史发展脉络,同时探讨了与这一地域相关的特殊的风土人情,以及它们之间的启承流变关系。高峰先生用当代意识来观察和描述历史和现实中的一切乡土现象,突破了习惯性的单一而平面地罗列史志要素的机械排列模式,他从纵向联系和横向比较入手,环环相扣,确立了整体观念的方志格局;他还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有所借鉴,更有所发展与突破,从而提出了许多值得重视的创新之见。我以为,全书自始至终贯穿着一条严谨、淳朴、苍郁的美学风格纽带,这决非浮夸溢美之辞。
  高峰先生以柔婉的笔触传递出他对“八圩”这一地域的熟稔和眷恋。《沙与渡》袒露了他在撰写过程中的真性情、真感受。这样的情感之真,表现为他的敏感和细腻,也在很大程度上酿制出了他的文字之美。
  高峰先生以“沙”和“渡”这两个关键词,串起了“八圩”这一地域上的诸多往事。难能可贵的是,数百年来“八圩”的人与事驳杂而繁复,到了高峰先生笔下,却极尽简约。无论是写“前尘往事”“老街记忆”,还是写“沙上人家”“繁华的渡口”,他都很少浓墨重彩铺陈渲染,而是追求一种“以少胜多”“余音袅袅”的清雅隽永。秉承这样的审美旨趣,这部新著在行文方面体现出了一种节制的风格。非洞察人世、旷达干练者不能为。
  可以看得出来,在这部新著中,高峰先生用力最多的篇章是《乡贤名流》。我也特别喜欢这一章。乡贤名流总是与艰辛劳作、拼搏奋发联系在一起的,他们是“八圩”的宝贵财富,他们的实绩和成就使得这一块土地被他们的智慧之光照亮,“八圩”由此获得辉煌。在卓越的乡贤名流身上,无一不富含特定时代的精神符码。对处于时空关键交叉点上的乡贤名流的深刻理解与诠释,往往能够反映一段历史、一个时代,甚至能够揭示一个民族的精神结构。书中所涉的那些人物,可谓是深入历史内核的创造者,他们以自己独特的创造性力量,构成了“八圩”这个地域坚实丰腴的肌体。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精神世界和发展轨迹,是乡土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这一个个具体的人物而进入“八圩”的历史记忆,也许是一条最有效的捷径。
  《沙与渡》是一部内容丰富、材料翔实、立论也比较实在的具有自己学术特色的方志著作。作为一项开创性的学术成果,高峰先生显然下过苦功,倾注过心血。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尝试,它的出版,对乡镇一级的方志研究,有着重大的启迪和促进意义。它必然会受到业内同行和广大读者的注目和赞评。
  尽管《沙与渡》是一部乡镇史志,但其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却很大,光资料的搜集、鉴别与整理,就是一件千头万绪的工作。从全书的整体来看,可以看到高峰先生艰辛努力的成果。然而,乡镇一级的方志难免存在它固有的种种局限。《沙与渡》的某些不足,有望通过校补,臻于更为完美的境界。
  我读《沙与渡》,能够读到高峰先生在地方史志研究领域经年累月的思维律动。他生活的积累和情感的积蓄,他体验的磨砺和审美的沉淀,使得他由细微而深厚,由浅易而宽广,最后冲天而起,临风一歌,成为以“沙”与“渡”为背景的乡情乡韵的绵绵叠唱。

  评论这张
 
阅读(26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