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历史形态  

2018-01-10 10:00:44|  分类: 史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西方学术思潮的影响,有的历史研究者将各种相关而不相同的“历史”混为一谈,断言“历史在本质上是一种话语虚构”。若是这种观点不断泛滥,历史学的发展将会受到影响。
  任何一个人的亲身经历都是历史,其真实性毋庸置疑。假如历史果真都是“话语虚构”,那就等于说我们的亲身经历纯属子虚乌有。显然,那样的说法是荒谬的。认清所谓历史是“话语虚构”这一观点的荒谬性,需要了解“历史”的四种形态,以便在历史研究中坚守学术伦理。
  人们所说的“历史”,通常有四种形态,即“本原的历史”“记录的历史”“陈述的历史”和“戏说的历史”。
  曾经实实在在发生过的往事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真实现象,是无法改变的“本原的历史”。历者,过也;史者,事也。人类社会的过去时是历史的本原形态,其他形态的历史都是从“本原的历史”中衍生出来的。广义的史学无所不包,一切学科具有科学属性的知识体系都无一例外地以“本原的历史”为事实依据。“本原的历史”以“记录的历史”这一形态得以流传。由于简略、片面、歪曲、伪造等原因,“记录的历史”有时并不可靠,但这并不意味着历史的真相无法揭示,更不能否定“本原的历史”的存在。
  “陈述的历史”是历史研究的产物。由于历史认识的局限性,史学成果有可能失真。然而,更为深入的研究可以校正错误,不断接近“本原的历史”。例如,一些学者断言孟子的“民贵君轻”是“批判君主专制的有力武器”,遭到历代统治者的“摒弃”“围剿”。但如果我们广泛研究文献,就会发现“民贵君轻”获得许多帝王的认同、赞赏和宣扬。汉文帝一度设置《孟子》博士。推崇“民贵君轻”的汉唐统治者为数众多。到北宋,《孟子》被确立为官方学说中的核心经典。宋、元、明、清的众多帝王也宣扬“民贵君轻”。“陈述的历史”失真的原因在于历史认识的局限性,这与“戏说的历史”大不一样。“戏说的历史”貌似历史却实非历史,它只是利用历史素材以实现某种主观设定的功能或目的。
  历史认识的局限性是历史研究与生俱来的,还将与历史研究相伴始终。但这并非说明历史是“话语虚构”,反倒是其魅力之所在。历史认识有局限性才需要不断求索、不断拷问、不断修正、不断创新。如果历史研究者因此而敬畏自己的研究对象,兢兢业业、如履薄冰,这正是历史研究的幸事。当下,历史研究最大的困境不是历史认识的局限性,而是一些研究者出于种种原因无意在探求“本原的历史”上下功夫,甚至不相信有揭示历史真相的可能性。如果说用历史认识的局限性否定认识历史的可能性是可悲的,那么,更可悲的是用历史认识的局限性作为规避责任的遁词、掩盖无能的饰词和主观臆断的托词。如果这样的研究者越来越多、“研究成果”越来越多,就会导致人们越发相信历史毫无客观性可言。《文史通义·史德》有一句名言,“能具史识者,必知史德;德者何,谓著书者之心术也”。史德亦即历史研究者的心术、学术伦理。名副其实的历史研究者必须坚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准则,即尊重“本原的历史”,重视“记录的历史”,写好“陈述的历史”,不搞“戏说的历史”。
  历史学的主要功能是建立准确的知识体系、提供有益的历史鉴戒、求索深邃的历史哲理、引导恰当的社会选择。只有具有一定客观性、科学性的史学研究成果才能切实发挥历史学的社会功能。
  评论这张
 
阅读(18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