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从清高到庸俗  

2017-10-26 22:00:52|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世后受到截然相反评价的文人不少,金圣叹可以算是一个。生于明末清初的这位才学过人的、性乖不羁的书生,眼见清兵对江南民众的杀戮,便断然不去做官,专以“读书著论”度日。他喜欢读《离骚》《史论》《庄子》《杜诗》《水浒》《西厢》,并作批注,他的见解,即便用现代标准衡量,仍不失为真知灼见。
  金圣叹五十四岁那年,吴县县官肆无忌惮地监守自盗,激起了民愤。正巧顺治皇帝去世,热血青年学生哭于文庙,并掀起声讨贪官县令的风潮。不料,县令的后台立即逮捕为首者,罪名是“国丧期间”聚众闹事,“震惊先帝之灵”,本来此事与金圣叹无关,至少他不是首领或策划人,但经他的宿怨告发,遂被以主犯身份逮捕。此案共斩首十八人,且株连妻儿充军关外,家产悉数没收。
  有人颇热衷金圣叹的奇闻逸事:什么公差来抓他时,他正在厕所出恭,便笑对差人说,“此谓之公人”。“公”与“恭”同音。还有什么临刑前饮酒自若,说割头痛快也,饮酒快乐也,割头先饮酒,痛快痛快!什么临刑前口授其子一联:“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莲”与“怜”,“梨”与“离”皆谐音,借此述其心情。还有什么狱中寄信给其子曰:黄豆与腌菜同吃有胡桃风味等等。这类真假莫辩的事情,大都出自后人杜撰,一个受冤被逼走上绝路的人不会有心情去耍这种小聪明的。
  有一点叫人纳闷的是,金圣叹为何在狱中一直不作申辩?以金圣叹的明睿当知“聚众闹事”罪名带来的后果,按照他当时的名望,似乎也有机会可以为自己辩解,可他一概没有,原来他心中存有一种幻觉。
  在顺治十七年正月,有朋友告诉他,顺治皇帝读到了他批注的才子书,大为欣赏赞叹,对一些大臣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金圣叹原本是个反清志士,可是当一听到这个传闻后。他为大清皇帝欣赏他的文才,一下子“感而泪下”,因此“北向叩首”,并且立即挥手写出《春感八首》诗,什么“忽承帝里来知己,传道臣名达圣人”。这些诗句无非表述自己得到顺治帝赏识,进京为官,指日可待,如果当了官要尽心尽力以报隆恩。可惜左等右等,未见降旨封官的半点动静,那种一登龙门身价百倍的急切渴望,如火焚心。不料几个月后,爆发了“哭庙”案,把他牵了进去,更令他始料不及的是,顺治帝死了,于是他双眼盯在康熙帝身上,以为他能像父亲那样赏识自己。
  幻觉支配着金对叹,以至于把他抓住审问时,他脱口大呼“顺治帝”,意思是顺治赏识我呢,不料主审官大怒说,新皇帝刚即位,你却大呼先帝名字,这不是在诅咒康熙帝吗!除了打了三十下屁股,又外加二十个巴掌,可怜一个瘦弱书生顿时被打得血肉横飞。这位才思敏捷的才子,却是政治上的糊涂虫,他从清高到庸俗,始终未能逃脱人生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