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魏晋风度  

2017-08-02 00:07:40|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晋时期,在文人士大夫中间,流行着一种时髦的活动,叫做“清谈”。其形式类似于现在的辩论会,人们挑选一个清幽安静的场所,比如园林重屋之中,或者山水之畔,坐在胡床之上,铺开棋子方褥,靠着斑丝隐囊,手拿麈尾或拂尘,娓娓而谈。他们激烈地辩论人究竟该怎样生活才算快乐,究竟什么样的思想表现才是最理想、最完美的人格,以及如何协调个体和社会、“自然”和“名教”之间的关系。这种辩论往往通宵达旦,数日不休。
  因此,魏晋时期第一次出现了人的觉醒,人对自己生命、意义、命运重新发现、思索、把握和追求。这一时期的文学,主题集中在对人生意义的追寻,对死亡的思索和哀伤等方面。像曹氏父子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唏”;如《古诗十九首》中的“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这种对彼岸世界的思考,是修齐治平时代读书人所无暇顾及的。
  魏晋时期的文人士大夫对相关问题思考的结论是,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一时一事的物质得失,也不在于把活生生的生命去做僵硬的伦理教条的注解,而是在于心的自在,真性情的释放。
  魏晋还是中国艺术史上一个无比辉煌的时期。在漫长而动荡的四百年间,书法、绘画、文学、音乐、舞蹈、雕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方面,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呈现出缤纷绚丽的壮观景象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山水田园诗,诞生了陶渊明、谢灵运、谢眺等大诗人。顾恺之、陆探微等在中国绘画史上划时代的大家纷纷涌现。在音乐领域,诞生了《广陵散》这样直指内心的千古绝唱。
  魏晋还是中国思想发展史上“人的觉醒”时期,是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期。一个被称为“魏晋名士”的读书人群体优游于山林之间,以纵酒谈玄、放任洒脱著称。他们人品各异,观点有别,人生际遇更不相同。但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认为人活着应该不受“名教”的约束,而应该向自我、人性、真情回归。他们主“我”重“情”,特别强调一个“真”字。因此,出现了种种为后人所不解的行为。魏晋名士普遍以“真”为美,珍视真本色、真性情。《晋书》中记载,王羲之少年时代,就很有个性。郗虞卿听说大族王氏家中,几个孩子都英俊不凡,就命媒人到王家选婿。其他几个孩子都竭力修饰自己以待客,只有王羲之,袒着肚子躺在东床上,神色自若地吃着胡饼。媒人回去告以此情此景,虞卿说,“那个吃胡饼的年轻人才真是好女婿啊”。于是把女儿嫁给了王羲之。画坛巨匠顾恺之喜好清谈,“好矜夸”“好谐谑”“率直通脱”,好吹牛,好开玩笑,史书中说他言谈举止“痴黔各半”。有时候他很机巧,一语道破天机;有时候他的话又很难让人理解。顾恺之被时人称做“三绝”,即画绝、才绝、痴绝。他年少轻狂,曾经身无分文,却在瓦棺寺写捐百万,最后“画维摩诘一躯”,赢得看画人一捐逾百万。
  魏晋名士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现象。魏晋风度是一种真正的名士风范,从何晏、王弼到竹林七贤,从王导、谢安到王羲之、张翰,莫不是清峻通脱而又“风流自赏”,为后人所景仰。风流名士们蔑视礼法,狂放不羁,富于个性,成为人们对那个时代最为深刻的记忆。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唯酒是务,经常纵酒佯狂,有时还于屋中一丝不挂,人家见了难免要批评他,他却说:“我把天地当做房屋,把房屋当做衣裤,诸位为什么要跑到我的裤裆里来呢?”王徽之“雪夜访戴”,经宿方至,造门不入而返。人问其故,他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魏晋名士强调精神自由。他们在饮酒中逃避现实,及时行乐;他们对服药趋之若鹜;他们追求宽衣大袖的魅力,他们迷恋麈尾的风采;他们在围棋、樗蒲等休闲活动中展示竞争意识和个性人格精神;他们谈玄论道,得意忘象;他们仕隐兼修,“食甘旨,服轻暖”,不做天仙做地仙。
  正所谓“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魏晋风度成为当时人们的一种审美理想。有人说,魏晋风度是玄心、洞见,是妙赏、深情,是越名教而任自然;是服药炼丹,饮酒任气,高谈老庄,仕隐兼修。而服药、饮酒、美姿容和谈玄论道、游山玩水则成了这种风度的外在延伸。也有人说,魏晋名士放浪形骸,豁达出格,清谈误国。但魏晋风度似乎总在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中国的文化血脉之中,并深深影响着后世的文化心理和精神追求。自由洒脱的“玄学”,激活了中华文明的创造力,使魏晋时期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复制的传奇。这一时期是中国文明史上一个独一无二的“井喷时期”。
  这种历史现象,是由文明发展的内在规律决定的。大思想家和大艺术家往往都诞生于时代的撞击之中。乱世往往打开了新的思维空间,在思想文化方面提供了多元生机。因此,在士族社会中,最有突破性和创造性的时代,不属于汉代,不属于盛唐,而单单属于魏晋这个纷纭复杂、号角声不断的时代。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动荡是春秋战国时期。这次动荡,催生了先秦诸子,催生了百家争鸣。中国历史上第二次大动荡则是魏晋时期。这次动荡,促进了思想解放,促进了艺术繁荣,为大唐帝国的出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30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