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出乎尔者,反乎尔者”  

2017-07-01 09:24:21|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体性事件是现代社会现象,但也是古老的社会问题。早在战国时期,孟子就曾专门探讨过其中的深层次原因。
  邹、鲁两国交战,邹国官吏战死多人,但亲历战事的邹国民众不仅视而不见,反而见死不救。在当时这就算严重的群体性事件了。对此,国君邹穆公很是困惑,便向孟子请教,该如何对待这样的民众。邹穆公非常明白不能用诛杀来解决问题,因为“诛之,则不可胜诛”,杀是杀不完的。
  邹穆公有理由困惑,因为他确是一个亲民如子的国君。当时邹国宫廷养鹅用于祭祀,以粟为饲料,粟是当时老百姓的粮食。邹穆公发现后,便明令以后养鹅只能用人们不吃的秕子。如此一来,秕子反而成了紧俏货,价格高过了粟,宫中养鹅费用高于以往,遭到官员们的反对。哪知邹穆公回应道,“这你们就不明白了,老百姓养牛耕地,在烈日中光着脊背劳作,难道是为了鸟兽在耕作吗?粟是人吃的食物,怎么可以拿来喂鹅?国君是百姓的父母,把官仓的粟转移给百姓,还不是我们的粟?粟存在官仓,和收藏在百姓家中,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此话传到民间,邹穆公大获民心。
  邹穆公是一个贤能的国君,却遭到民众的集体白眼。孟子解答了他的困惑。邹国“仓廪实,府库充”,这是穆公德政所致,但这项德政并没能适时解救民困。民众一旦遇到凶年饥岁,灾情没有及时传达给邹穆公,民众依然过着痛苦的生活。在下的地方官“莫以告”,使得邹穆公与民众沟通的管道完全被堵塞了。在孟子看来,一个正常的社会,只要存在某个群体的诉求未被满足或沟通渠道不畅,总会引发或大或小的群体性事件,这是一个社会的常态。
  考察历史,我们发现人类的政治生活从来就是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人们犯了错误,审查和思考这些错误,再去纠正这些错误,这便是政治生活的正常进程。群体性事件的发生,给社会提供的正是这样一个审查和纠正错误的机会。
  孟子引用曾子的话说,“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意思是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自己的作为,无论善恶,结果必定会回报到自己的身上。这个论点,和现代西方社会学观点非常相近。西方社会学中有个暴力守衡原理,就是执政者对社会施加的暴力,终究会反弹回来。事实上,对社会造成伤害与破坏的不是群体性事件,而是暴力事件。如何不让群体性事件升级为暴力事件,才是问题的关键。
  孟子说,百姓平日吃足了苦头,所以才会如此报复。要想挽回民心,杀戮和刑罚是办不到的。只有反省自身,督导官吏,勤访民怨,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本来设置官吏,是为民众服务的,但常常出现的却是官欺民、民惧官的情况。孟子没要求执政事事“稳定”,更没有简单地把稳定等同于“控制”,他期望的只是扩大民众诉求的空间。如今常说的民意沟通、民生保障、权力制衡这些观点,其实在《孟子》一书中都有明确的表达,只不过表达的方式比较古朴。在孟子的观念中,群体性事件是与执政者的良性互动,更是民众的一种常态政治行为。
  孟子的这番话,邹穆公听进去了。据史料载,邹穆公在位期间,车驾不披毛皮布帛,马不吃禾苗粮食,没有纵欲乖僻的爱好,更无骄横肆意的行为,食物简单,衣着随意。所以,邹国很小,但周边国家从不敢轻视。邹穆公死后,邹国百姓像死了慈父般难受,哀哭了三个月,连邻国人也抱手哀行。酒家不卖酒了,屠户罢市回家了,顽童不唱歌了,泥匠停了工作,妇女摘下珠玉,男子取下佩饰,琴瑟无音,哀期长达一年。这些都是民众发自内心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29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