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成一家之言  

2017-07-17 16:26:55|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所见到的历史,大都是被掩饰的历史,或者是被修整过的历史。对于历史上的创伤和创口,史学家们往往略去不谈。这很容易导致一个民族的集体遗忘。通常情况下,人们会把修史简单地认定是在为统治阶层服务,甚至是权力的—个工具。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史学家都一样,也有一些史学家具有自己的独立意志,比如司马迁。
  在中国历史上,如果要列举几个对中国人思想影响最大的人物,司马迁一定在里面。司马迁最大的文化贡献,就是使《史记》成为《二十四史》的开端。司马迁最杰出的地方,就是他对历史的态度,他既尊重帝王将相,也尊重贩夫走卒、下里巴人、引车卖浆者之流。司马迁具有一种士的精神。
  春秋战国时期,士是四等贵族,天子、诸侯、大夫、士。士有贵族身份,却没有产业。天子,有天下;诸侯有国;大夫有家;士什么都没有,只有自由之身。最原始的士是武士,在春秋作战的是武士,庶民和奴隶是不作战的,他们只做后勤。到战国的时候士开始分化。武士、文士、游士、侠士、谋士、隐士都出来了。士有士风,士的风骨就是以天下为己任,士虽然是第四等贵族,但比前两种贵族更能够以天下为己任。士不能当天子,却以天下为己任。士可以为天子赴汤蹈火,他可以贡献自己的思想、智慧、武艺,甚至自己生命。司马迁就是按照士的标准在要求自己。
  士,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意志,道不同,不相谋。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士必须在经济上独立。学术和思想一旦成为谋生的手段,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凡事都得听人家的,连独立都谈不上,何来独立思考?“士可杀,而不可辱”。对一个男人来说,宫刑是不能忍受的侮辱。汉武帝对司马迁施加的宫刑是极其恶毒的。在汉代,男人是以孝行天下,汉代的皇帝谥号前面都有一个孝字,除了高祖和四祖光武帝,其他的皇帝后边都是:孝惠皇帝、孝文皇帝、孝景皇帝、孝武皇帝等等,古人看重孝道,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皇帝断绝了司马迁的后代,就看你司马迁还有没有风骨。
  没有受到宫刑的司马迁写出来的《史记》也许不会是现在的样子。这从《史记》的内容可以看出端倪。司马迁写《游侠列传》《刺客列传》时,他的情感是悲怆的,他特别强调游侠精神:济人之难,救人之危,功成身退,一诺千金。司马迁在受宫刑之前,按照汉律是可以拿钱赎下来的,但是没有人帮助他,他自己交不起那笔钱,他只好挨了那一刀。司马迁的人生阅历和世情体验,会影响到他的作品,影响到他行文的风格,影响到他对人世的看法。
  司马迁在《太史公自述》里,对自己的使命说得很清楚,他写《史记》,有三大目标: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最关键的是最后一句话:成一家之言。其时,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当然司马迁对于儒家也是很尊重的,甚至在他的思想里不乏儒家的思想成分,但是赞成儒家学说和独尊儒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为了成一家之言,司马迁把自己的生命完全投入了历史,他以庄重的历史责任感,记录了中国数千年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40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