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卜式的经济头脑  

2017-07-16 05:56:13|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武帝时期的中国,是一个不断折腾的时代。对外与匈奴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从他青年打到过世都没完;对西南部族的战争,打得更是经年累月,连打带拉,终把广阔的西南、东南大地彻底纳入中华治下。对内则大规模治理黄河,动用部队十几万人,把黄河从东到西修了个遍;在河西走廊和河套草原都设立了郡县进行统治,在当地筑城驻军,不惜血本站稳脚跟。连年的征战,国家军费开支陡增,花钱如流水,战争持续了没几年,西汉帝国从汉文帝至汉景帝积攒了六十年的财富储备全部消耗殆尽。钱花完了,可仗还远远没打完,接着还要花大钱。这就要想办法了。
  所以这时期的汉武帝,也使用过许多拉动内需的办法。主要内容就是让全国民众勒紧裤带过日子,比如盐铁官营。冶铁行业自不必说,需求量大,市场稳定,在汉朝休养生息政策下,完全可以牟取暴利。至于食盐行业,在封建社会,更是一本万利的高利润行业,煮盐的成本极低,食盐又是老百姓必需的日常用品,属于完全的卖方市场,甚至连食盐定价权也都操纵在富商大贾手里。对于这两个暴利行业,先前政府所得的税收极其有限,而且凭此行业致富的富商们也早与官府甚至地方豪强相互勾结,有些人本身就是地方豪强甚至中央的官员,也有人每年从中获得巨额利润分成。所以多年以来,政府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彻底“无为”而治。汉武帝先从此入手,把老百姓必须吃的盐、干活必须用的铁器,经营权统统收归中央,搞起了国家垄断贸易。
  又比如算缗和告缗。算缗就是按照个人收入征税,收入越高税越高。个税的起征点是年收入三百贯,换算成人民币就是年收入一万元。另外,过桥、坐船、乘车,也都要按照路程征收赋税,这样的精打细算,可谓无微不至。告缗说白了就是鼓励检举揭发。凡是有商人隐瞒财产的、逃避个人所得税的,只要有人检举揭发,一经查实,不但犯法者要被没收财产,处以重罪,告密者还可以得到被告发者一半的财产。
  各种招数都用上了,为了弄钱,无所不用其极。但汉武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汉帝国“内需”这辆车却还是拉得气喘吁吁。盐铁搞垄断贸易,挫伤了钢铁业的生产积极性,造成的后果就是铁器质量下降,甚至连前线军队用的武器,质量也下降得惊人。而且因为国家将制铁业收归国有,同时也把盐铁的定价权收为国有,带来的结果就是铁器的价格过高,导致老百姓根本无力购买,而政府又强令老百姓购买,这样就增加了老百姓的负担。“个人所得税”问题更是严重,算缗令推行下去,结果就是大家纷纷装穷,想方设法瞒报财产。由于当时政府大张旗鼓实行船税政策,并且税率过高,增加了商人的负担,为了弥补损失,商人们也只有提高商品的价格,所以当时出现了物价无法遏制的情形,而老百姓根本没有相应的购买能力。
  结果从公元前124年到公元前120年,短短四年里,西汉政府税收锐减,地方拖欠中央的税款,国家盐厂、铁厂的财政赤字巨大,锅都快揭不开了,更别说拉动内需了。
  就在这时,一个名叫卜式的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卜式是一个传奇人物,典型的白手起家。他原本只是河南一个家境贫穷的放羊娃,二十岁开始做牛羊贸易,短短五年就成了西汉的畜牧业大王,中原五省的牛羊贸易几乎全由他垄断。卜式做生意的方式很奇特,人家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却首创了“先使用后付费”的经营模式,买他的牛羊,可以不付钱,打张白条就好,货款以及利息在规定时间内还清,甚至后来还发展成了“分期付款”,即购货款可以按照月份偿还。卜式的经商业绩更是传奇,那几年西汉的牛羊业市场很不好,国家连年对外战争,老百姓负担加剧,饭都吃不上,谁还买牛买羊?市场萎缩下破产的不在少数,偏偏卜式的买卖一路红火,业务遍及全国各地,个人资产像滚雪球一般迅速膨胀。
  公元前118年,卜式得到汉武帝破格提拔,被任命为齐国相,摇身一变成了政府高官。如此决定,自然不只为了树典型。此时的山东,是西汉帝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仅每年农业税就占全国一半,可谓西汉帝国的“钱袋子”。可到了汉武帝时期,这个钱袋子却破了大窟窿,连年的战争加重赋,导致山东当地农户逃亡严重,经济凋敝、赋税拖欠,仅积欠的农业税就达八年。窟窿破了自然要补,卜式就是去补窟窿的。
  可卜式到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把全国上上下下吓了一大跳。卜式大手一挥,苛捐杂税不收了,政府还发钱。具体的办法就是在山东搞试点,回乡务农的老百姓,只要缺钱粮的,都可以向政府借贷,等到秋收以后,按照官定的利息归还。只要回家种地,要什么国家给什么。消息一出,自然在西汉政坛上一石激起千层浪。汉武帝当然气得跳脚,朝臣们更是反对声四起,政府盐铁系统反对的呼声最高,卜式搞减税,顺带把农民欠政府的钱也都免了,他是在“慷国家之慨”。不管汉武帝怎么气,臣僚们怎么骂,卜式还是该怎么干就怎么干。而且他这么干的直接后果,就是把官府当时积存的钱粮全部花光,另外还向当地商人富户贷了不少钱,偌大的山东成了穷光蛋。所以,虽然汉武帝很生气,朝臣们很愤怒,法办卜式也很容易,但要是抓走了卜式,没有谁肯去接手那个烂摊子。结果卜式尽管得了个“戴罪留任”的处分,但他想怎么做,却也只能由着他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仅过了八个月,奇迹就发生了。山东当地生产发展良好,百姓安居。年末归还的钱粮加利息,竟然把先前积欠多年的赋税全部还清了。卜式也因此成了当时西汉王朝的名臣,此后因功调任中央,一度成了太子刘据的老师。而他在山东的政策,也很快在全国推广开来。结果,西汉政府收入上涨,政局稳定。
  卜式的做法,属于拉动内需。西汉政府税收锐减,根子不在老百姓欠税,而是老百姓手里没钱;没钱的原因,是政府在搞竭泽而渔,导致生产破坏严重。要想有钱,就必须拉动内需;要想拉动内需,就必须恢复生产;要恢复生产,就必须先让老百姓吃饱肚子。卜式“发钱”“减税”,目的就是恢复生产,农业产量增加了,不仅使国家农业税收得以增加,而且要干活就要吃饭,就要买农具,盐铁相关的诸多产业,效益也跟着增加。整个一条内需产业链,一下子就给带动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