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晚明山人  

2017-06-03 22:48:38|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万历年间,被称为“山人”的一群读书人横行社会各处。其时,很多文章对这一现象冷讽热嘲。在明代读书人冯梦龙的山歌集《挂枝儿》中,有这样一首讽刺诗,“问山人,并不在山中住。止无过老着脸,写几句歪诗。帚方巾称治民,到处去投刺。京中某老先,近有书到治民处。乡中某老先,他与治民最相知。临别有舍亲,一事干求也,只说为公道没银子”。此诗可谓“描尽山人伎俩”。冯梦龙的另一部书《山歌》也收有题为《山人》的作品,通过山人和土地菩萨之间的一问一答讥笑山人管闲事的行径,亦为丑态毕露。总而言之,“昔之山人山中人,今之山人山外人”。晚明时期的山人之弊,已成为时人共识。
  沈德符在他的《万历野获编》一书中对山人有丰富详尽的记载,且所见也较为公允。其中的《恩诏逐山人》,也提到山人歌,“恩诏内又一款,尽逐在京山人,尤为快事。年来此辈作奸,妖讹百出。如逐客鸣冤录,仅其小者耳。昔年吴中有山人歌,描写最巧,今阅之未能得十一”,所谓“恩诏”,当指万历二十九年(1601)明神宗以皇长子立为太子,顺便把其他诸子也册封为王时所下的诏书。其册封七子为桂王制敕的末后有云,“近来风俗,专以私揭匿名、或虚捏他人姓名,阴谋巧计,无所不至。久不申饬,致令四方无籍棍徒、罢闲官吏、山人游客,潜住隶师,出入衙门,拨置指使,及左道邪术、异言异服、扇惑挟诈、是非颠倒、纪纲陵夷,甚为政蠹”。明神宗宠爱郑贵起所生第三皇子朱常洵,迟迟不愿将皇长子朱常洛立不太子,态度含糊,引起朝臣议论纷纷,不仅构成君臣之间的深刻对立,也致围绕此一问题的种种臆测、谣言满天飞。册封诸王的制敕中异乎常倒,特别提到逐放京中山人游客,其实与此有关。
  其实,对京中山人的逐客令,这并不是头一次,而在万历年间屡见不鲜。在《神宗实录》中有很多相关资料,可见山人的活动在当时已成为连皇帝也极为关注的严重的政治问题,万历三十一年皇帝还下诏称,“奸贼捏造诬词,动摇国本,离间朕父子兄弟骨肉之情,罪当大逆”“山人游客,着严加驱屏,不许容留庇护”。
  除城市之外,另一山人活动的重点乃是边境的军事基地。万历年间战事频仍,其中所谓北虏南倭构成对帝国生命的严重威胁,而这些防备外侮的战争中也有山人的踪影。如《神宗实录》中记载的“山人墨客、星相罢闲诸人,求书引用,糜费钱粮”。神宗则批答,“游客诸人,假托谈兵,惑乱军事,在京者厂卫、巡城缉拿,在外者各该御史及管关主事访察,不许潜踪出入”。据此可知,当时在边境战场的明朝军队之中有不少的山人,且他们私自来往于战地和北京之间,干涉军事活动,压迫军费,严重影响军人士气。
  这种情况已经比较普遍,隆庆五年(1571),蒙古俺答和明朝之间成立和议、互市重开之后,北方情势表面上似已稳定;然而不久后矛盾丛生,传统卫所制度的崩溃及互市庞大的开支压迫明朝的财政,导致很多问题,使得一些山人有机可乘。西北边境也有山人干涉军事活动,而其被指责的行径又是传播流言、浮议横生。与城市山人完全相同,当时边境军将与山人交游,成为普遍风气。如宁夏兵变中建立赫赫大功的萧如熏,《明史·萧如熏传》说他“尤好延文士,倾赀结纳,取足军府。如熏亦能诗,士趋之若鹜,宾座常满”。山人来往于城市边境之间,到处传递流言蜚语,造成政治军事上的种种混乱,晚明时期的内忧外患,都与山人息息相关。明朝的灭亡,山人难逃其责。
  这里所说的山人现象,源于万历年间的《神宗实录》。值得一提的是,在天启、崇祯年间的实录中,同样也有相关山人的记载,可视为万历年间山人现象的延续。而在万历以前的实录中则没有任何关于山人的记载。这并不代表万历朝以前没有山人的活动,而意味着山人的活动到万历年间始成为社会、政治上的大问题,受到上自皇帝下至文人乃至唱山歌的一般百姓的普遍关注。
  山人活动始盛于万历年间,这与当时的社会转变有关。晚明社会最大的特征,就是整个社会趋向商业化,而在商业化的社会当中信息的传递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有关山人的史料几乎众口一词地指责山人捏造流言蜚语。其实,流言蜚语也是一种信息。山人所传递的是否全属流言蜚语,历史文献对山人的评价是否客观,似乎需要经过进一步的检验才能证实。
  另外,山人原本是对技术性职业的一种称呼,诸如医生星卜之类,而不是对诗人墨客或隐逸者的称呼。这可从唐以后的大量史料中得到证实。在唐代,《旧唐书》把“精究易象,长于鬼道”的李泌称为山人;在宋代,陆游在他的《新裁道帽示帽工》一诗中把制帽的匠人叫做山人;在元代,陶宗仪在他的《辍耕录》中甚至把盗墓者称山人。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具有山人伎俩却在世俗谋生,商贾、工匠、医生、卜人在城市中采取市隐姿态,在东亚近世社会中已经相当普遍。晚明时期山人的猖獗,只能说是“自古已然,于今尤烈”。
  中国传统的读书人一直以从政视作为追求目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生涯离不开朝廷官府。而晚明山人中的某些人,已经不再依靠朝廷官府,他们在经济上或精神上获得了自己的独立人格,这也许就是晚明商业活动所产生的社会效应。


  评论这张
 
阅读(3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