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明代的士气  

2017-06-17 06:28:48|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死谏,武死战,是文士与武士各自的修气之道。说到底,武人死战者比文人死谏者要多。文人死谏而声名卓著者,唐有魏徵,明有海瑞。魏徵之出,全赖于唐太宗的开明。而海瑞之出,则全赖于士气。这股士气,是明朝读书人群体孕育生成的刚强性格。
  士气这东西,有点虚,说不太清。但是可以看具体事例。
  明代初年,方孝孺是一位大文士,面对残暴的朱棣,他昂然不屈:“诛我十族,又如何?”方孝孺被诛,时人叹息“读书种子绝矣”。其实,读书种子并没有因为方孝孺的死而断绝,后起的读书人虽遭碎首分身而前仆后继。
  明武宗时,太监刘瑾一手遮天,将大学士刘健、谢迁排挤出朝。二十一位言官上疏,奋死抗争,全部杖死阙下。杀了言官后,还有言官来。言官蒋钦继续抗争,他先受廷杖,屁股被打得稀烂,继而被削职为民,依然抗争不已,最后被关进大牢。到了牢里,他又是奋笔上疏。据说在写此疏的夜晚,灯下微闻鬼声来自墙壁,蒋钦整肃衣冠,“如果是蒋家的先人,请发声以告”。言未了,那声音益发壮大。蒋饮慨然而叹:“死则死,此稿不可易!”此疏一上,死期果到。三天后,蒋钦死于狱中,蒋家断后。
  嘉靖年间,发生了一次礼仪之争,史称“大礼议”。嘉靖皇帝是明武宗的堂弟,明武宗死后,他继承大统。嘉靖皇帝提出给他父亲的名号前加一个“皇”字,称皇父。满朝文官两百多人,齐刷刷地跪在左顺门外,哭声震天。这两百多人里,有一百八十多人被廷杖,有十七人被处死。
  明朝士子群体抗谏,大规模的有三次。正德朝死谏南征,嘉靖朝死谏大礼议,万历朝死谏国本。
  万历皇帝朱翊钧不喜欢长子朱常洛,而喜欢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为此,万历帝长时间不立太子。此事引起了文臣与皇帝之间的大规模冲突。万历朝的国本之争,前后历时三十多年。三十多年间,群臣前赴后继,奏疏成千上万,最后以七位内阁大学土撤职,一百多位大臣降职的惨重代价,保住了“国本”。
  大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海瑞到京赴任。此时在位的嘉靖皇帝已经年近花甲,他崇信道教,一意修仙,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而且还刚愎自用,喜好阿谀逢迎,导致国事荒废,民不聊生。海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直接给嘉靖帝递了—道奏疏。在罗列了嘉靖帝的种种罪行后,海瑞毫不客气地说,“皇上你昏聩多疑、刚愎残忍、自私虚荣。既是昏君,又是暴君。既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男人。普天下的臣民百姓,早就对你有意见了。希望你改掉这些坏毛病”。嘉靖帝刚读了一半,就愤怒地把奏疏扔到地上,对左右吼道,“快去把这个姓海的逮起来,不要让他跑了”。宦官黄锦在旁边说,“这人向来有傻名。他上疏时,就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已经买好了棺材,和妻子诀别。他的奴仆们都吓跑了,他是不会逃跑的”。嘉靖帝听了默默无言,把奏疏从地上捡起来,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会儿叹息,一会儿摇头,最后把海瑞的奏疏留在宫中,不做批示。不过,嘉靖帝心里确实窝火,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最后还是把海瑞关进了大牢。海瑞在大牢里被关了十多个月。有一天,牢里忽然送来了好酒好菜。海瑞以为他已死到临头,这是他的最后一顿牢饭,他神色不改,饮食如常。后来,牢头告诉他,嘉靖皇帝死了,新皇帝马上登基,你老先生是个忠臣,你一定会得到重用。海瑞听罢,放声痛哭。痛哭之余,把吃进去的酒菜都吐了出来。
  明朝的读书人有胆有识。我以为,读书人的这种胆识,就是士气。一个人可以不关心自己的生死,但他时时刻刻关心着朝廷、关心着天下苍生。这也许就是对士气最好的解释了。
  从方孝孺到海瑞,这种士气,在其他朝代很少见到。如果说明代中期以前,士气是作为个人气节表现出来的,那么从万历末期起,士气就越来越显著地演进到读书人群体的精神认同。著名的“三大案”,看似宫廷事件,实际是中国古代政治史上的一个分水岭。以此为导火索,士大夫集团与传统皇权的分歧终于表面化,从而触发了党争。自天启年间阉党排倾、锢杀东林,到崇祯定逆案,再到弘光时期马、阮当道。准确地说,从1615年“梃击案”发,到1645年弘光覆灭,整整五十年,明代末年的历史均为党争所主导。这一现象,表面看是权力争攘,其实是根植于士大夫批判性的强劲提升和由此而来的新型政治诉求。在此过程中,士大夫集团不光表现出政治独立性,也明确追求这种独立性。他们的矛头所向,是千百年来一直不受约束的皇权,以及所有依附于这种权力的个人或利益集团,比如皇族、外戚,比如太监、倖臣。
  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政治意义历史迹象。虽然党争在汉宋两代也曾发生,但与明代相比,似乎不可同日而语。明末党争不是简单的派系之争,它早已超越“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事实上,明代末年的党争,是以读书人的士气为特征,以士大夫的批判性、独立性为内涵,在君主专制受到质疑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带有重新切割社会权力和政党政治指向的思想萌芽。
  评论这张
 
阅读(3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