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崇祯改革  

2017-06-13 00:53:57|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祯皇帝一上台就遇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各地民乱四起,关外满洲频扰,兵饷不断增加,到处都需要花钱,而大明帝国的国库里却越来越空、入不敷出。特别是在灭亡前的最后两年,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作为一国之君,崇祯帝在内外交困之际,进行了是相应改革。
  一是改革币制。崇祯十六年下半年,户部司务蒋臣上疏,提出了币制改革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尽快确定方案并颁行天下;详细核计新钞旧币的换算办法;新钞制作要精美;跟老百姓兑换新钞时要讲究诚信;早开铸局;设置高官来管理等。崇祯帝让户部和工部即刻去办,此后还多次询问,并要求相关部门十天向自己汇报一次。由于第二年三月李自成就意外地攻进了北京,这项工程最终半途而废,没有来得及推行。不过,如果国民生产总值没有增加,光靠改革币制,仍是不能扭转困局。最大的可能就是,变换一种方式把老百姓兜里的钱转到政府自己的兜里来。对于此种做法,时人大多不以为然。
  二是开源。所谓开源,其一是增加赋税,在多如牛毛的赋税中寻找新的增长点。崇祯十六年十月十一日,崇祯帝颁令开征烟酒税。原先,烟酒属于政府专卖,但基本上是有令不行,私贩现象非常普遍。政府现在明文规定,禁令解除了,但是在一两银子的交易额中要拿出三钱来上税,如有偷税漏税,除烟酒没收外,还要依律治罪。其二是卖官、赎罪。有人上书说,以前生员花钱进学,享受不到和正规生员同样的待遇,名字不列入官府序列中,捐学的人兴趣不大,因此,建议每年在固定名额之外增加十之一二,每名纳银二百两,和其他生员一起参加考试,考试成绩只论高下,不做取舍;关于花钱赎罪,以前逆案、赃多未完者、封疆失事者均不许花钱赎罪,因此,刑部奏本,认为能够真正掏钱的并不多,请求从宽,允许衙门里犯罪的胥吏皂役们交钱减刑。崇祯帝同意了这个方案,但他担心赎罪钱被中途截流,交不到自己手上,特意强调说:京内赎买,需到刑部交钱;外埠的,由抚按查等收取,须先行到刑部交纳,不能跟其他收入搞混了。这些开源措施,目标只是为了搞钱。至于卖官和赎罪可能引起的社会问题,根本就顾不上考虑了。越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政府就越要与民争利;越是与民争利,政治就越走向腐败。饮鸩止渴,本为延缓生命,而法制遭受了破坏,实际上是在加速死亡的进程。
  三是节流。崇祯帝表现出更高的姿态,他不但多次下“罪己诏”自我反省,而且以身作则,号召大家都来建设节约型社会。他还事无巨细地要求人们不能擅自穿用“红紫衣履”,普通老百姓不能随便穿绫罗绸缎、佩带金银首饰等,“衣袖不许过一尺五寸”“器具不许用螺紫檀花梨等物,及铸造金银杯盘”。崇祯帝的态度绝对是真诚的,他认为罪己诏和减膳等行动应该能够打动人心,让民众跟着自己节省下每一分钱,充当军饷,抗击贼寇。可事实上,这跟军民百姓没有直接关系,甚至,跟他的臣下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平民百姓没有大志向,能够维持生计就行。臣子们永远成不了主人翁,他们怀揣着的永远是打工心态。在朝廷里混差使只是为了挣钱养家。
  崇祯帝还号召大臣和皇亲国戚们主动捐款。大家都知道,明朝的官员们工资并不高,一个七品知县年薪不过四十五两银子。而官场上的礼尚往来,动辄成千上万两银子。如果不捐,等于和皇帝对着干;如果捐了,就等于承认自己确实有贪污行为。何去何从,很难定夺。而此时,无论官场还是民间,要求巨贾高官主动捐献的呼声越来越高。崇祯帝催逼得越紧,官僚们把自己的腰包捂得越严实,双方剑拔弩张,各不相让。崇祯十七年正月,皇上把阁臣们召集在一起,商量军国大事,阁臣们说,“库藏银两太少,外面的银子也进不来;一切边费,刻不容缓,现在,唯有内帑可以指望”。内帑,也就是皇帝的家私。皇上一听,沉默了半天,说,“内帑的事难以告诉大家,这事不要再提”。三月十日,崇祯帝派太监徐本正到太康伯张国纪、嘉定伯周奎家里借钱,张国纪是前任皇帝的老丈人,周奎是崇祯帝的老丈人。父以女荣,平时搂起钱来,向来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现在要往外挤,却一个个面露难色。周奎说,“我哪里来那么多钱啊,我家又不是造币厂”。后来,周奎勉强拿出一千两银子,并给皇后写了一封亲笔信,诉说自己的苦衷。徐本正仰天长叹,“你可是皇上的至亲啊,怎能如此吝啬,万一朝廷倒了,你积蓄再多的财产又有何用”。徐本正的话,的确有道理。可为什么从皇帝到臣子,都不愿意花自己的钱呢?在这唇亡齿寒的危急关头,为什么依然一毛不拔?这种因素,就是由高度的贫富不均所造成的不安全感。
  李自成进驻北京以后,把明朝的遗臣们抓起来,派大将刘宗敏严刑索饷。覆巢之下,已无完卵。刘宗敏从周奎家里得现银五十三万两,绸缎布匹不计其数。加上从其他大臣那里搜刮来的,真个是满载而归。不过,这样的再分配,并没有什么积极意义,财富不过是从少数旧勋手里转移到少数新贵手中,跟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少关系。
  崇祯帝改革最终没有成功,这是命里注定的。政治上的混乱解决不了,改革只能是皮毛之变。
  评论这张
 
阅读(4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