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读顾炎武《郡县论》  

2017-05-08 21:36:16|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之大,古称君临天下,皇恩浩荡,实则布衣百姓的日常生计不离乡镇聚落,国家行政管理的最后一站在州县,那里才是社会的根底、民生的基础。明末清初的大学问家顾炎武对各地府县“方志”资料的搜集整理蔚为规模,堪称翘楚,究其实质,表明顾炎武的“史眼”已经从京城大都转向府县乡聚,从君臣权宦下移至平民百姓。
  《郡县论》是顾炎武政论最有代表性的力作,辛亥革命前后曾一度被“地方自治论”者奉为圭臬。细绎原文,顾炎武的政制改革没有一切推倒重来的意思。然而他的考察别具匠心,把议论的重心放在了府县一级政府。由封建而变为郡县,然而再寓封建于郡县之中,通盘论析滴水不漏。全文一以贯之的则为中国特有的变易史观,承认合理性总是“历时”的,生生不息的“恒变”才是治国之大经。因此,顾炎武既不是反对封建变郡县的“旧保守主义者”,也不是固守郡县制不可变易的“新保守主义者”。
  《郡县论》的中心,是讨论地方政府的责职权能,以及如何提高地方行政管理的效率。顾炎武坚定地认为,一个称职的地方政府,必须要为民众谋利。所谓称职,就是“土地辟,树木蕃,沟洫修,城郭固,仓廪实,学校兴,盗贼屏,戎器完,而其大者则人民乐业而已”。自孟轲提倡“民为贵”与“仁政”以来,此类宗旨在皇帝诏书与臣僚奏疏中屡见不鲜,如同科文条制,耳熟能详,却也容易顺风吹过,习弊依然。顾炎武论“郡县”的独特处,在于对郡县制度的各种弊病眼力犀利,决不轻饶;而其用力处,则在为构建除弊去害的改革方案费神费思。
  不能期望顾炎武能为辛亥革命后的国家政治体制改革提供切实可行的预案,那是对他的过分苛求。他所在的时代,还不到世界开放、沐浴民主思潮的时候,他只能在旧家“衣钵”里寻觅假借的资源,尽管有着推陈出新的苦心,却不免存在捉襟见肘的局限。
  然而,这种时代的局限,有时却更能映衬出贤者“先知先觉”的智慧。在《郡县论》里不难看到许多有别于传统教条的思想火花。例如,顾炎武认为追求私利的原则是人类行为的出发点,“圣人者因而用之,用天下之私,以成一人之公而天下治”。如果县令能够为民众的利益着想,把有利于民生的各项服务事业做好,民众也必然全力支持他的事业,把他看作是全县“公”的化身或代表,县令职务给他带来的“私”也就得到了保证。同理推论,成全各府县之“私”,而天子之“公”不期而然,“故天下之私,天子之公也”。顾炎武进而论证,最能成就民众之“私”的县令,当然首推本乡本土人士,全县经济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县令家族、亲友、睦邻、乡亲的利益。若是能够注意到为一点,就可以避免来自外地“流官”的“短期行为”,或只对上级负责、不为地方利益着想的“官僚主义”。最后,顾炎武和盘托出自己的改革方案:需要纠正中央过度集权、过多干预的习弊,“尊令长之秩,而予之以生财治人之权,罢监司之任,设世官之奖,行辟属之法,所谓寓封建于郡县之中,而二千年以来之敝可以复振。后之君苟欲厚民生、强国势,则必用吾言矣”。
  民国以来,读书人见识渐广,不乏新鲜政治资源输入,然而有些读书人目光专注向上,空论虚理,忌触时弊,忘了“天下之息,莫大于贫”,冷落农村,把百姓痛痒置之脑后,与三百多年前的顾炎武相比,不能不说是一种退步。
  顾炎武引《论语》有子之言,“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表明他在财政问题上所持的是“以民为本”立场。他反对厚敛重赋,主张“藏富于民”。以“苏松二府田赋之重”为例,不仅《日知录》列有专条,《郡县论》等地理书中也备录东南各项赋役,痛陈不胜正税、杂税、增耗、加派等繁冗负担之苦。顾炎武说,江南农家最勤,“然有终岁之劳,无一朝之余”。吴中百货所聚,市面繁荣,但粮役之累,“富室或至破家”。考核古今财政,顾炎武正色而论,“古者藏富于民。自汉以后,财不在民,而犹在郡国,不至尽辇京师”。晚明以来,尽反常态,刮郡国之财于皇帝内帑,而户部外库却因国家开支浩大,屡告匮乏,“自此搜刮不已,至于加派;加派不已,至于捐助,以迄于亡”。
  顾炎武虽然出生于江南富庶地区,他看重东南经济开发对中国全局的意义,但并非是一个偏狭的“地方主义者”。他“上下五千年,纵横一万里”,晚年长期寓居山西、陕北,对西北经济尤详加考察。顾炎武认为,西北经济的贫困,只有靠发展生产才能缓解。除建议政府招抚流亡、开辟旷土外,还想到了植棉纺织。他举延安一府为例,“布帛之价贵于西安数倍,既不获纺织之利,而又岁有卖布之费,生计日蹙,国税日逋”。他强烈反对西北“民惰”的传统舆论,认为这是政府不予提倡、不予资助的借口;举《盐铁论》、崔定《政论》实例,说明“古人有行之者”,实非不能,乃不为也。他建议由地方政府派发机具、资助基金、延聘“外郡能织者为师”,扶植农村纺织业的发展,“其为利益,岂不甚多”。
  读顾炎武《郡县论》,能读出他的普世关怀、他的菩萨心肠。他的学术中含有“历史社会学”或“经济社会学”的神韵,其议论重心在民间,其关注的重点是平民百姓,所思所论,全以天下苍生为念。
  评论这张
 
阅读(38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