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曾李在用人观念上的差别  

2017-05-05 09:41:1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清时期,吏治腐败,这与朝廷重臣没有管好自己身边的人有关。相比之下,曾国藩和李鸿章在这方面做得还算不错。曾李都是晚清重臣,负责的事务既多又重,因此需要的幕僚人数众多。幕府中从来不乏贪渎之徒,由于曾李管理得体,能人得到了重用,投机分子未能得逞。但从总体上看,曾、李二位在用人观念上差别十分明显。
  曾国藩对自己的幕友要求很严格,“以兵事、饷事、吏事、文事四端训勉僚属”,要求幕友在军事、筹饷、地方行政事务和处理公文方面至少要精通一样,因此出了不少人才。同时,曾国藩本人是个真诚的理学家,他不仅自己讲究道德修养,也很注重幕友的人品和道德修养。太平军第二次摧毁清军江南大营后,清廷不得不依赖曾国藩的湘军,为此,不仅授予他两江总督节制四省军务的大权,还给予他保荐人才的权利,他的幕友由此大量出任地方官职,但是曾国藩并未滥用保荐权,而是能够做到量才器使,一个著名的例子是郭嵩焘。
  郭嵩焘是曾国藩的同学、好友,他出山组建湘军镇压太平天国还是郭嵩焘动员的,几年间郭嵩焘一直协助他参赞军务,而且他们还是儿女亲家,是典型的身边人,但是当李鸿章要保荐郭嵩焘出任江苏地方官时,曾国藩却明确表示反对,理由是郭嵩焘“芬芳悱恻,然著述之才,非繁剧之才”,性情不适宜做官。这令郭嵩焘很是不爽。郭嵩焘虽然后来先后做过广东巡抚和首任驻英公使,但其书生气的确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工作。
  还有一个例子说明曾国藩对幕友人品的重视。有个名叫金安清的人,幕友出身,长于理财,但“心术不端”,既是财迷,又是官迷,他想进入曾国藩幕府,通过这条途径达到自己升官发财的目的,但他七次求见,曾国藩一概不理,曾国藩的解释是,“我不敢见也。此人口若悬河,江南财政了如指掌,一见必为所动,不如用其言而不用其人为妙。”
  李鸿章与他的老师曾国藩有所不同。第一,他不大在乎别人的批评和非议;第二,他没有高标准严要求的道德戒律。因此,他在聘用幕友时,不像曾国藩那样注重道德修养,他更注重办事的能力和效率,这就导致他的幕友流品较杂,道德修养上良莠不齐。与曾国藩的幕友主要是传统的读书人不同,他的幕友除传统的读书人外,还有很多科技人才、商人、买办、留学生,还有为数不少的外国人,这与他负责的事务比曾国藩更多有关,也与他不拘一格使用人才有关。
  与曾国藩相比,李鸿章不仅喜欢敛财,还喜欢揽权。曾国藩说他“拼命做官”。李鸿章是安徽合肥人,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有“宰相合肥天下瘦”的说法。容闳在回忆录里说李鸿章“绝命时有私产四千万两以遗子孙”。我们今天能见到的唯一可靠的证据是收录在美国学者福尔索姆《朋友·客人·同事:晚清的幕府制度》一书中李鸿章去世后的分家合同,涉及到位于安徽和江苏的多处不动产。与之相应,李鸿章的幕友中贪财好货之辈较多。晚清巨富、因推行铁路国有政策而引发武昌起义的盛宣怀,就是李鸿章的亲信幕友。
  李鸿章用人时亲情观念、家乡观念比较重,这是事实,这从当时流行的“会说合肥话,就把洋刀挎”的说法可见一斑,李鸿章幕府里确实安置了不少家乡人,也确实存在所用非人的现象。但实事求是地说,这种情况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李鸿章兄弟六人,他排行第二,老大李瀚章位至总督,升迁之路与李鸿章没有关系。老三李鹤章、老六李昭庆曾随他镇压太平军和捻军,李鹤章1865年即因病回乡闲居,直至去世,李昭庆则于1873年去世。老四李蕴章是个瞎子,家居一生,老五李凤章开钱庄,他们都没有在李鸿章幕府中任过职。当然,这不排除他们利用过李鸿章的影响力,但他们没有为非作歹、鱼肉乡里的劣迹。李鸿章有六个儿子,其中三个曾在他的幕府供过职,但只有长子李经方参与过实质性的事务。另有他的女婿张佩纶有几年时间在他的幕府任过职,张佩纶是清流派干将,曾经和李鸿章唱对台戏,他失意后李鸿章招他为女婿并把他留在自己幕府里,更有可能是为了自我监督,而且清流派是以维护名教为己任的,道德操守一般都很好。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能力很强,负责军械局,对相关武器很熟悉。
  过去人们批评李鸿章奉行买办哲学,投靠帝国主义,这与事实不符。由于形势的需要,李鸿章幕府中聘用过很多外国人,有帮他了解外情的,有帮他办理外交的,有帮他练兵的,有帮他生产新式武器的,有帮他训练人才的,但他都是利用这些外国人为他服务,并没有大权旁落,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琅威理事件”。琅威理是英国海军军官,李鸿章聘他为北洋海军副提督衔总查,负责北洋海军的组织、操演、教育和训练。1890年初,北洋舰队停泊香港期间,提督丁汝昌率部分海军出巡海南,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认为,提督不在,应升总兵旗;代提督指挥舰队,而琅威理认为自己身为副提督,应由他指挥舰队,仍应继续升提督旗。二人争执不下,于是发电报向李鸿章请示。李鸿章答“以刘为是”,琅威理愤而提出辞职。且不管其中是非,李鸿章没有受到身边洋人的左右,则是不争的事实。
  评论这张
 
阅读(28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