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时代的悲哀  

2017-05-31 22:14:15|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览《明史》,明代中后期的朝政实在乏善可陈。那几代皇帝好像是在为别人坐江山,不是躲藏在深宫,便是游荡于山川;臣子们竞相奉迎宦官,趋炎附势,结党营私。真可谓君无君道,臣无臣纲。在这样的背景下,明孝宗朱祐樘,以及明神宗时期的首辅张居正便成为容易让人记起的人君和人臣。披阅这两个人的事功,不能不感慨于他们的困惑、无奈和悲哀。
  明孝宗朱祐樘是大明帝国第十位皇帝,他继位时正值少年,也曾意气风发,但结果却事与愿违,不是所托非人,便是身不由己。最终,他心灰意冷,含恨而去。即位之初,朱祐樘便发现大学士万安竟然利用为他起草登极诏书之便,企图抑塞群臣的言路,而且还曾干过向先皇进献房中秘方之类的苟且之事。为了顾及先皇的颜面,明孝宗只得劝其辞职。接着,明孝宗又发现,父皇晚年的重要辅臣原来都是些庸碌之辈,被时人戏称为“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明孝宗决心以史书所载的历代明君为榜样,断然采取黜佞任贤的举措,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给他更大的打击。弘治十一年(1498),明孝宗最宠信的太监李广突然服毒自杀,在李广的家中搜出了一个受贿的账本,内中记录有某日某文臣馈黄米若干石,某日某武臣馈白米若干石的字样,初步估计,共“馈黄白米各千百石”。当少见多怪的明孝宗知道这里的黄米指的是黄金、白米指的是白银时,恼怒和失望之情按捺不住,便愤愤地说,李广欺朕纳贿,罪既难容,文武百官,无耻若此,更属可恶。盛怒之下,明孝宗本欲严惩这些无耻的臣僚,却发现文武百官都曾向李广行过贿,而这些官员们又求救于张皇后的弟弟寿宁侯张鹤龄,黑压压地跪倒在他的门前。经皇后从中劝说,明孝宗只好“乃寝勿治”。“痛定思痛”的明孝宗免不了又来一番励精图治的举措,然而他所期望的政通人和、物阜民康的清平之世始终没有出现。弘治十五年(1502)和弘治十七年(1504),明孝宗与兵部尚书刘大夏有两次意味深长的对话,绝望之情溢于言表。弘治十五年,刘大夏被授予兵部尚书,推辞几次才就任。明孝宗不解地问:“朕数用卿,数引病何也?”得到的回答是“窃见天下民穷财尽”,恐难胜任。明孝宗听后默然无语,但对“天下民穷财尽”这句话一直耿耿于怀。两年之后,明孝宗又召见刘大夏于便殿,问他,以前你说天下民穷财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刘大夏举出了朝廷政策执行中的种种弊端及地方征敛无常的诸种表现。明孝宗又问军士的情况,刘大夏的回答是“穷与民等”。孝宗听后,深深地叹息,“朕临御久,乃不知天下军民困,何以为人主”。不到一年,三十六岁的明孝宗朱祐樘便在忧郁中病逝。
  张居正辅政的时间与明孝宗时相距近一个世纪,明代的政治黑暗进一步深化。不可否认,张居正是明代最杰出的宰辅之一,史称他“通识时变,勇于任事”“起衰振隳,不可谓非干济才”。然而回顾张居正一生的仕途,他的宦海生涯似乎并不光彩。他之所以能位极人臣,大半要归因于他“沉深有城府”的性格。张居正深谙栖身官场的为人、为官之道,因而常能做到左右逢源,保持官位的稳步上升。早在明世宗时期,大奸相严嵩排斥徐阶,与徐阶相友善的朝臣都避之不及,而张居正却能周旋于严、徐之间,应对自如,并受到严嵩的器重;后来徐阶上台,也“倾心委居正”,而且朝中同僚、邸内中官“莫不善之”。明穆宗时期,张居正已经进入内阁,为了排斥李春芳、赵贞吉等资深阁臣,他暗中托请司礼太监李芳在后宫活动,召用他的老朋友高拱“以扼贞吉而夺春芳政”。待李、赵之流相继引去之后,张居正又以高拱为政敌,但不露声色。高拱“性直而傲”,同僚者皆不堪忍受,“居正独退然下之,拱不之察也”;关键时刻,张居正便毫不留情地向他的政敌下手,而且不择手段。隆庆六年(1572),明穆宗大渐,年仅十岁的明神宗朱翊钧继位。张居正认为这是施展才华的大好时机,为了扫除高拱这块最后的“绊脚石”,张居正与明神宗身边的宦官冯保密切往来,在高拱力图铲除宦官干政的弊害时向冯保告密,并在张太后跟前中伤高拱,终于使太后下令将高拱免职,而他自己则升任首辅。勿庸讳言,无奈的宦海经历着实给张居正“素以豪杰自许”的自画像蒙上了一层阴影。
  历史证明,张居正以此“非常”手段击败政敌,并非只是为了一己私利,他力图革除明代的弊政,实现明代的中兴。在掌权的十年时间里,他“慨然以天下为己任”,“为政以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一号令为主”,确实开创了明代一百多年来未有的新局面。张居正本人在有生之年也受尽荣宠。但是,他死后却迅即身败名裂,险些落个“斫棺戳尸”的下场,改革的成果自然付之东流。张居正和他的改革知同一道闪电,使黑暗的夜空为之一亮,随后又一切如初,漆黑如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朱祐樘和张居正的悲剧不是他们个人的力量所能改写的。明代中后期,官场积弊已深,腐败不堪。社会上弥漫的是媚谄之气,流行的是钻营之风。面对这样的官场与社会,明孝宗即使有一丝贤明,也难免不被蒙蔽;张居正即使本性正直清廉,也难免不陷入流俗。
  评论这张
 
阅读(25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