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龙兴之地  

2017-05-03 22:47:07|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于1598年的永陵,是努尔哈赤六世祖、曾祖、祖父、父亲、伯父、叔父的陵园。1603年努尔哈赤的皇后、二十九岁的皇太极生母去世,班布理请命守陵,努尔哈赤应允,从此以后,班布理的子孙,“阖族累世,不纳官差,闲暇度日,在皇后陵上看守”。班布理与努尔哈赤有着同一位曾祖父,明建州左卫都督福满。福满有六个儿子,班布理的祖父德世库是长子,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是四子。班布理与努尔哈赤是堂兄弟。此后至1914年的308年间,历任守陵官员都享有清廷赐予的丰厚俸禄。他们的子孙也不用像其他满人那样入伍参军。
  1616年2月17日,辽东最寒冷的季节,赫图阿拉山上热气腾腾。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城立国,国号金,建元天命,自称“覆育列国英明汗”。1619年,努尔哈赤带兵与明军进行了萨尔浒之战,明军大败。从此,东北大地更换了主人,也奠定了女真铁骑南下,以“大清”的新面目执掌江山三百年的基业。努尔哈赤给自己的京城定名兴京,他的民族从此以兴京为“龙兴之地”。
  萨尔浒之战胜利后,努尔哈赤欲往更为广阔的天地发展。1621年,京城从兴京搬至东京辽阳时,努尔哈赤带走了除守陵和守赫图阿拉城的全部人马。达喀穆已经继承父亲班布理的职责,担起了永陵守陵的任务。军民合一的政体,京城搬迁,兴京一下子就沉寂下来,除了郁郁葱葱的永陵和老城尚有守陵官兵和人间烟火。1644年,八旗军五万多人、连家属一共二十来万人,离开龙兴之地入关。就这样,整个东北,除兴京、东京、盛京和边外陵园,其他地方已是人走地空。
  大明王朝听说努尔哈赤称汗后,在武力征伐的同时,据说还使用了具有迷信色彩的防范措施,断龙脉。明朝在北京房山九龙山金陵实施过破坏,因为这里安葬着金代女真人从“始祖”至章宗十七个皇帝、后妃及诸王。但是明廷对于兴京龙脉的破坏,目前只是当地流行的一种传说:一种传说是明朝政府在龙头部位修庙建塔,有点“宝塔镇河妖”的意思;另一种是挑断龙筋砍断龙颈,就是在龙颈处挖壕沟,再填上马粪沤起来以断掉龙脉。
  然而,问题在于,自从1619年萨尔浒之战后,明政府已撤退到关宁锦以外,没法派人远赴兴京挖断龙脉。不过,这十几座在传说中被明王朝暗中挖沟的山岭,在女真人看来的确都属于“龙兴之地”,因此,1638年皇太极在盛京时,下令把这块使他祖祖辈辈得到护佑的风水宝地封禁起来,以免受到汉人任何形式的伤害。入关之“龙”放心不下他美丽富饶的故土,放心不下“祖宗肇迹兴王之所”。清朝历代帝王无一不担心汉人入主沃野,采收珍稀的人参、貂皮和鹿茸;担心汉人进入东北挖掘矿藏,断其龙脉;更担心的是汉人进入广袤的东北大地,万一天下大变,他们将无法撤回故乡。盛京一直作为陪都存在着,保持着五部的设置,只比北京少了一个吏部。
  清初三帝,皇太极、顺治、康熙用了四十多年时间构筑了类似人字形、长约两千六百公里的柳条边。当时,那些犯人被驱赶到寒冷的无人区挖出八尺高八尺宽的壕沟,从壕沟中取土在沟上地出三尺高的土堆。土堆之上每隔五尺栽三株最易存活的柳条,再用绳子将柳条结成篱笆。。壕沟中注满了水,既像“护城河”,又能滋养柳条。插了柳,结了绳,封上了汉人北上辽东的路径。东北大地,从此时起,被封禁了二百多年。
  满人对“龙兴之地”的重视,亦体现在制度化的谒陵上。清朝入关后,历代帝王的情感中都绵延着对白山黑水不尽的思念和景仰。顺治一生都想回故乡祭拜祖先,终不得实现。大清王朝的每朝天子都以“东巡”表达对祖陵和白山黑水的神圣尊崇。康熙帝三次东巡,乾隆帝四次东巡,嘉庆帝两次东巡,道光帝只行了一次东巡,此后清朝气势急转直下,便不再有东巡盛典。
  当时间已过渡到近代社会的前夜,单凭禁令已经无法阻止他人对这块黑土地的渴求了。首先闯进东北大地的是汉人流民。随着清中期天下太平,生齿日繁,人口压力巨大的关内省份自发地向人口稀少的关外挤出膨胀的人口,关内的农民冲破禁令,自行闯进了这片广袤的黑土地。康熙五十一年,山东流民入关者已超过十万。半个世纪后的乾隆四十一年,华北人闯关东定居的,已有180万人。
  渴望这片空阔的土地的,不只是急于垦荒的中国农民。清廷把长白山和黑龙江封禁起来,原来是为了南边防汉人,两边防蒙人。想不到在东部和北方,日本人和俄国人对中国的东北早已垂涎三尺。从1858年到1881年,来自北方的沙俄,陆续通过多个条约割走了女真人的发祥地,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以及中国西北共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到了1900年6月,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下令进军中国东北,8月东北几乎全境沦陷。1904年,日俄开战,俄国失败,俄国在中国东北享有的利益,转手让给了日本。
  除了外部势力的侵夺,内部开发东北的冲动也一次次地冲击着这块土地。早在1840年,中国经历鸦片战争的巨创深痛时,洋务派就已经把眼光投到兴办矿业冶金上。但“龙脉”周围仍然绝对禁采。拖到二十世纪初,庚子赔款已经签字,为了筹集四亿五千万款项,龙脉所在之地抚顺终于也开采上了煤田。抚顺煤矿开采四年,俄国人就抢走了采矿权,名曰“合办”。1905年后,抚顺煤矿又被日本人占领。
  “龙脉”还是断了。大清王朝在抚顺矿开采十年后退出历史,他的最后一任皇帝宣统在日伪时期,潜回祖先三百多年来一直留有五部的陪都盛京,在日本人的指使下撑起了“满洲国”。伪满“康德皇帝” 溥仪没有料到,他的下一站是苏联集中营。而龙脉之地抚顺则成了他人生中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溥仪以战犯的身份回到龙脉重地,他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思想大约十年。
  此时的永陵除了朝廷委任的德大人,还有班布理的后人和其他守陵人的后代。班布理死在任上,其子达喀穆接班守陵。班布理家族守陵时没有官职,顺治五年开始设置有关机构,康熙九年总管衙门才设了一个守陵总管和两个副总管。明确地往永陵派遣有职誉衔的大臣始于康熙九年。而永陵的班布理后人,也不停地被派往沈阳的东陵和福陵。班布理和首位被派往永陵的大臣萨穆哈以及永陵其他守陵人的后代,今天还生活在那片土地上。
  1900年,北京正在招架八个国家的联合进攻时,沙俄武装占领东北地区。永陵禁地被俄国人洗劫一空,凡能移动的,金银器物全被掠光。比老城侥幸的永陵,到了德裕守陵的1914年,一切都不按规矩来了。毕竟已是民国,一群人闯入永陵三百多年从未砍伐过的古老森林,遮天蔽日的古木被运往未知的地方充当铁路枕木。从那时起,林子没有了,俸禄也没了,民国断绝了永陵的供给。永陵和它的守护者们开始租地为生。赫图阿拉城帝王的荣耀随着改朝换代失去光彩,当地人在老城上盖房生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共和国要在东北地区成立几个满族自治县。当满族二字用来强调新宾的“个性”时,这个地方的历史立刻被“发掘”出来,到处可见对往昔的记忆,兴京宾馆、兴京饭店、兴京小卖部,补胎打气的摊位也挂着兴京的名头。
  兴京留在新宾居民的记忆中,努尔哈赤活在永陵镇肇姓居民的血液中。在永陵镇,肇姓人士会强调自己是“大尾巴肇”,以区别百家姓排名第一的“赵”姓。永陵人说,大尾巴肇家,都是努尔哈赤的后人,也有人说,大尾巴肇都是班布理的后人,事实并非如此。肇姓中有的是努尔哈赤的后人,有的是班布理的后人,有的是其他姓氏的后代,这里面复杂的宗亲关系,肇姓人自己也搞不清。
  评论这张
 
阅读(3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