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翁李关系  

2017-05-02 21:58:4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晚清政坛上,翁同龢与李鸿章是两位值得注意的重量级人物。翁同龢身为两朝帝师,两度入值军机,任户部尚书十多年,执掌国家财政大权;李鸿章以文华殿大学士任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为时达二十余年,集军事、外交大权于一身。这两位显赫的人物之间的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
  关于甲午战争,翁、李政见确实多有不同。战争爆发之前,翁主张预筹战事,以备不测;李则认为有万国公法在,日本不敢悍然挑起衅端。战争初起时,翁倾向主战,李则寄希望于列国调停以息战讲和。黄海之战后,李仍相信俄使喀西尼必“保朝鲜”的话;翁则表示怀疑,“力言喀事恐不足恃”。不过,这只是翁李关系的一个方面,还有常为人们所忽视的另一方面,那就是翁对李备战抗敌措施的大力支持。如李奏请欲购快船和添募新营,需户部拨银250万两,翁在帑藏不敷的情况下多方设法,迅速予以落实。本来,翁因“息借洋款,多论镑价,折耗实多”,最不愿借外债,而随着战事的继续和实际需要,也打破成规,先后两次向英国汇丰银行借款合银3000万两。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李受到攻击时,翁有时还站出来为其辩解。如江南道监察御史钟德祥奏参李“别具深心”,必有图谋,翁则谓其“多传闻失实”,加以“痛驳”。又如给事中余联沅奏参李“贻误大局”,请朝廷将其撤换,另“简知兵之大臣出统其师”。军机处在讨论余折时,翁不以为然,最后拟旨称,“环顾盈廷,实亦无人可代此任者,所奏毋庸置议”。翁李尽管政见时有不同,但并未影响他们的友谊。翁李本有通家之谊,交往从未因朝局变化而间断。甲午战争后,李被免去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职务,以文体阁大学士的虚衔闲居北京贤良寺,翁仍不时造访,并作长谈。当语及国事日艰时,两人不禁“相与咨嗟,甚至涕浃也”。李七十四岁生日时,翁还专备“如意八合、酒一坛、烧烤四”,为其祝寿。后来,翁李又被派在总署行走,私下来往颇为频繁。最近从翁氏家藏文献中发现李之来书多封。其一称,“昨蒙枉顾,并奉手示,感甚。今窦使来,必议借款。……窃意借半犹可说”。其日期为光绪二十四年正月初九。盖当时清政府为偿付甲午战争赔款,需借外债l亿两,英使窦纳乐与俄使巴布罗福竞相承借,并蛮横相逼,都想从中获得巨大权益。清政府势处两难,谁都不敢得罪,李想出“各借一半,各五千万”之法以与周旋,翁立表赞同。可见,翁李政见有异有同,堪称“和而不同”,并非各怀成见。
  有一种说法,说是翁利用职权以军费掣肘北洋,导致北洋海军覆灭。此说属于想当然。光绪十一年(1885)九月,海军衙门成立,从此海防经费全部归其支配,大致只将北洋每年应拨之款半数支给,确实制约了北洋海军的发展。但翁调任户部是在海军衙门成立之后,北洋常年经费的调拨不归他管,军费不能到位,不能归咎于翁。相反,对于归户部管理的北洋专项请款,如筹防练军、购制船械等,翁“以北洋地居沿海,拱卫京师,图自强即以固根本”,总是“无不竭力筹维”。鉴于北洋地位之重要,甚至当“北洋历次报部销案,多与例章未符,均系照案核销”。因此,所谓翁以军费掣肘北洋之说,乃子虚乌有之事,纯属讹传。真正与翁直接有关的是光绪十七年(1891)的“停购船械”案。是年四月,户部因“部库空虚”,议筹弥补之策。奉旨“是月起,停购外洋船炮二年”。本来,光绪朝中期,清政府财政状况渐趋于稳定。据统计,从光绪十一年(1885)到二十年(1894)的十年间,每年平均岁入8300余万两,岁出7700余万两,还盈余约600万两。而光绪十七年(1891)盈余竟达1000余万两。实际上,以上统计,开列的只是清政府每年经常项目的支出数字,并不包括临时的或特殊的项目支出。所以,户部储银实际上没有那么多。即以光绪十七年而言,户部银库实存仅100万两。原因在于自颐和园工程起,内务府经费岁增数百万,“户部储款数月间立尽”。这就指出了“部库空虚”的根本原因。翁虽执掌户部,却无力制止慈禧太后的挥霍。他不禁慨叹曰,“渐台液池之兴作,神皋跸路之修治,其繁费实无纪极。内府不足,取之外府;外府不足,取之各路。于是行省扫地尽矣”。由此可知,户部奏请暂停购买船械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如果将工程挪用和占用的海防经费用于购置新舰,那么起码可再增两支原有规模的北洋舰队。这样,甲午战争的结局也许会有所改观,北洋海军也不至于落得个折戟沉沙的可悲下场。对此,李也了然于胸,深知为了颐和园工程已将国家银库搜刮干净,面对“海军衙门、户部同一支绌”,只能徒唤奈何。所以,以此责备翁以军费掣肘北洋,显然不当。
  翁同龢与李鸿章政见或有异同,但并未影响私交。所传彼此势同水火、视若仇敌,有悖于历史真实。至于说翁同龢利用职权以军费掣肘北洋,更属莫须有。

  评论这张
 
阅读(32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