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明代吃与喝  

2017-05-29 13:54:04|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百多年前,我华夏神州遍地哀鸿,饿殍随处可见。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率兵进军河南后,受到广大饥民的热烈欢迎,人们高唱,“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这“吃他娘”三个字,耐人寻味,是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贫民刮起的一场大规模的吃喝风。事实上,民变队伍所到之处,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吃豪绅家的肉、喝官府里的酒。民变队伍攻克洛阳后,将福王朱常洵的血与鹿血掺在酒中,名曰“福禄酒”,开怀畅饮。如此近乎恐怖的吃喝风,不能不说是对上层权贵及富豪穷奢极侈、大刮吃喝风的惩罚。
  上梁不正下梁歪。皇帝富有四海,享尽人间美味,自不待言,而在皇权卵翼下官僚阶层的大吃大喝,同样令人瞠目。明中叶后,随着商业的繁荣,政治越发腐败,官场吃喝风更是愈演愈烈。嘉靖时权相严嵩与其子严世蕃,不仅生活奢豪,日享珍馐百味,而每当贪赃受贿满百万两,就大摆宴席以示庆祝。严嵩垮台后,从他家抄出的金酒杯、金酒盂、金酒缸的重量,不下一万七千余两。
  严嵩被多数史家视为奸相,形象丑恶,而万历初年的名相张居正,被史家公认为是一代政治家、改革家,然而,张居正在大刮吃喝风方面,并不比严嵩之流逊色。其父病逝,他奉旨归葬时,坐着三十二人抬的豪华大轿,“所过州邑,牙盘上食,水陆过百品,居正犹以几无下箸处”。饱食思淫乐,他因姬妾众多,生活荒淫无度,大吃补药、丹药;彼时肉食者将海狗肾奉为至宝,“真者价值六十金”。刚好守海名将戚继光与张居正有谊,送给他不少海狗肾,致使“终以热发”“竟以此病亡”。据说,张居正“死时皮体燥裂,如炙鱼然”。其状惨不忍睹,堪为胡吃豪喝者戒。
  权臣如此讲究吃喝,下属官吏自然竞相效尤。明代本来就官员冗滥,多如牛毛,吃喝风盛行的结果,导致厨师供不应求。成化以前,仅光禄寺即有厨役6348名;成化十年,又添500名,成化二十三年,太监山青又奏添1000名。京师六部十三道等官,长作彻夜之饮。必须指出,有些地方的官宴,是摊派地方承办的,敲诈勒索,危害多端,小民不胜其扰,悲剧迭相发生。
  吃喝风从官场吹向民间,败坏了社会风气。人们不仅越吃越讲究,排场也越来越大。嘉靖年间的读书人何良俊曾说,“余小时见人家请客,只是果五色肴五品而已。唯大宾或新亲过门,则添虾蟹蚬蛤三四物,亦岁中不一二次也。今寻常宴会,动辄必用十肴,且水陆毕陈,或觅远方珍品,求以相胜”“近一士夫请袁泽门,闻肴品计百余样”。而搜求四方佳物,恨不能食尽天下珍馐的情形,明代人谢肇制的记述最为生动,“穷山之珍,竭水之错,南方之蛎房,北方之熊掌,东海之鳆炙,西域之马奶,真昔人所谓富有小四海者,一筵之费,竭中家之产不能办也”。
  屠宰牲畜,“多以惨酷取昧,鹅鸭之属,皆以铁笼罩之,炙之以火,饮以椒浆,毛尽脱落未死,而肉已熟矣。驴羊之类,皆活割取其肉,有肉尽而未死者,冤楚之状,令人不忍见闻”。如此虐待动物,人道、兽道荡然无存。凡宴集,则请专职厨子司其事。北京的筵席“以苏州厨人包办者为尚,余皆绍兴厨人”。对烹调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口味越来越刁。明代末年江南才子张岱,不仅尝遍四方风味,食时也极为考究。如吃蟹,“以肥腊鸭、牛乳酪,醉蚶如琥珀,以鸭汁煮白菜如玉版,果以谢桔,以风栗,以风菱。饮以玉壶水,蔬以兵抗笋,饭以新余杭白,漱以兰雪茶”。明亡后,张岱结庐山中,布衣蔬食,回想当年吃蟹情景,不禁喟然叹,“真如天厨仙供,酒醉饭饱,惭愧惭愧”。
  张岱家产丰厚,吃得起。细民百姓是吃不起的,却同样深受吃喝风的影响。明人小说写普通商人蒋兴哥之妻三巧儿请薛婆子吃便饭,不过是两人共食,各种荤菜、素菜、果子,竟摆下十六碗之多,可见一斑。不少人家连办丧事也“大设筵席,盛张鼓乐,广召亲室,多至十余日,少亦不下五六日。当时,民间有“十贫十富”之说,其中的“九要贫”是“宴贵宾”。细民百姓,经不起权贵们蝗虫一样的大嚼。
  社会风气被败坏另一个方面,是助长了送礼、“走后门”的歪风。万历年间,南京读书人周晖在除夕前一天外出访客,至内桥,见中城兵马司前手捧食品盒的人,挤满了道路,以致交通堵塞。后来,他了解到了原因,“此中城各大家至兵马处送节物也”。当然,对于位居要津的权贵们来说,食品盒又何足道哉,万历年间,某侍郎收到辽东都督李如松送来的人参,竟“重十六斤,形似小山”,如此奇珍,价值连城。
  吃喝风加速了社会崩溃。明代官俸最薄,《明史·食货志》记载,“自古官俸之薄,未有如此者”。洪武二十五年,更定官禄,正一品月俸米八十七石,从一品至正三品递减十三石,从三品二十六石,余递减,正七品至从九品递减五斗,至五石而止,自后虽历朝有些变化,但大体视此制为永制。成化初年,米一石折钞十贯,是一石米仅值二三十钱。显然,如果大吃大喝时让官员们自掏腰包,一桌饭足以使他们倾家荡产。当然,这还只能是指只靠俸金生活的清官而言,有明一代,真正的清官不多。成天琢磨吃喝,醺醺然,昏昏然,不会有多少心思从政。而有的封疆大吏,为了讨好皇帝,在吃喝问题上大作文章,更使政风日颓。如弘治时的丘潜,任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政绩尚佳,却挖空心思地制成一种饼,托宦官献给明孝宗,但制法却秘而不宣,致使明孝宗食后大喜,下令尚膳监仿制,司膳者做不出,俱被责。对此,连当时的宦官都看不惯,说,用好吃的东西讨好皇帝,不像是一个宰相的所作所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明代末年,人祸天灾交织,各种社会矛盾激化,民众连稀粥也喝不上,吃尽了树皮草根,随后形成庞大的四处觅食的队伍,最终揭竿而起。这是历代王朝兴衰更替的老调子,明朝则更为典型。在饥民大军“吃他娘”的喧嚣声中,大明王朝土崩瓦解。
  评论这张
 
阅读(37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