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五大臣出访  

2017-04-08 00:40:11|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百多年前,被西方列强打得一败涂地的大清帝国,曾经派出过一个空前规格的政府代表团,出国考察政治,诚心取经,一路上受到了高规格接待。这在晚清中国的国际形象普遍不好的情况下,成了为数不多的亮点。
  1905年12月19日,清朝钦差大臣戴鸿慈和端方率领的政府出洋考察团,从上海吴淞口出发,乘坐清军的小火轮,直抵美国太平洋邮船公司的巨型邮轮“西伯利亚”号前。他们登上了“西伯利亚”号,下午2时,邮轮拉响汽笛,缓缓起航,驶向日本。1906年1月14日,中国政府出洋考察团的另一路由载泽、尚其亨、李盛铎率领,登上法国轮船公司的“克利刀连”号后,驶向日本。
  此前,清廷也曾派出过官方考察团。第一次是1866年,时任清政府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要回国,清政府派出前山西襄陵县知县斌椿率其儿子和三个同文馆学生一块跟着去,算是开了眼界。第二次是1868年,清廷派出了一个正式的代表团,但团长却是刚刚卸任的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当时,中国与西方列强签下的那些不平等条约需要修订,清廷既担心列强“索要多端”,又担心中外礼仪不知怎么摆平,灵机一动,竟然想到了派外国人当团长。这个使团访问了十一个国家,历时三十二个月,走到俄国时,团长病故,这才由使团中的中国人志刚接任团长。第三次是1896年李鸿章访问欧美,事由是祝贺俄国沙皇的加冕典礼,实际上是李鸿章想搞“联俄拒日”。访俄后,李鸿章就便在欧美游历一番。第四次是1901年7月,因德驻华公使被杀一事,清廷委派醇亲王载沣去德国道歉。
  然而,若论考察团级别之高,五大臣出访属于史无前例。载泽是皇室宗亲,康熙的第六代重孙,出生第二年就被封为镇国公。他也是五大臣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出洋时还不满三十岁。其余四个人,都在五十岁上下,最大的戴鸿慈,已经五十二岁。端方时任湖南巡抚,李盛铎时任驻比利时大使,尚其亨时任山东布政使。
  出动这样一个高规格的政府代表团,目的很明确。1905年7月16日,光绪帝发布谕旨,“考求一切政治,以期择善而从”。1905年时的中国,庚子之乱已经过去,在中国土地上刚刚结束的,是争夺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立宪的日本胜出,专制的俄国落败,这给当时中国朝野上下带来的,又是一种立宪改革的刺激。连袁世凯、张之洞等重臣也联名电奏要求立宪。这就是清廷最终下决心派要员“考求一切政治”的背景。
  五大臣出访之前,清廷在庆王府宴请各国使臣。戴鸿慈在日记中记载说,这次宴会“酒馔并用中西”,席间还以军乐伴奏,风气相当开化。仅仅往前四十年,这一切完全不可想象。那时中国与西方列强还在为外交使节能不能驻北京打得不可开交,直到吞下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苦果,清廷才认可各国使节驻京的权利。又过了若干年,到了1870年,清廷开始派遣驻外使节。
  斌椿随英国人赫德在1866年赴英国,那时他已经63岁,但是当清廷总理衙门准备派人赴欧游历时,大小官员“总苦眩晕,无敢应者”,只有斌椿“慨然愿往”。当时他还慷慨赋诗,说“天公欲试书生胆,万里长波作坑坎”。
  1876年,郭嵩焘出任中国第一任驻英国公使时,北京有人用“集句”形式做了一副嘲骂他的对联:“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见容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骂他去外国“事鬼”。后来郭嵩焘屡不得志,郁郁而终。
  即使进入二十世纪,出洋对中国人来说仍是一桩苦差使。路途遥远,时间漫长。戴鸿慈在《出使九国日记》中写道,“以八月之内,历十五国之地,行十二万里之程”。从中国到日本,坐船要两天,从日本到美国夏威夷,坐船要十天,从夏威夷再到美国本土,坐船又是八天。虽然这些王公大臣都有人侍候,但到了海上,该晕船一样晕船,本来想在船上开会研究考察方法,会都开不成。
  还好,到了第五天,渐渐适应了,当天正是西历1906年元旦。各国乘客都到甲板上庆贺,当天晚上,中国人吃到了船上厨师制作的“新年大饼”,“外为白糖,以大麦、菩提脯实之”,估计是一种烘制蛋糕。船长特意请中国人参与船上乘客们的游戏比赛,戴鸿慈欣然同意,还捐了五十美元的小奖金。
  到了美国,中国考察团所到之处,美国民众无不倾城相告,空巷来观。中国代表团被人围观,在美国在欧洲都是同样。在瑞典,考察团经过的路上,市民们列队欢迎,唱歌,送花,挥帽致礼,在德国,当考察团游览德累斯顿的爱博河时,无数游人都停下来挥手致意。实际上,再往前四十年,斌椿带领的出使团那次去欧洲时,欧洲人围观更是疯狂,一次在德国,中国人为躲避观众,进入一家店铺,围观的人也跟着涌入,中国人再想出店已是寸步难行。后来店铺的人打开后门让中国人先走,洋人们又涌到后门围追堵截,于是使团中有人拿出雨伞四面挥打,最后警察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
  在早期,中国国内有派来钦差大臣时,驻外中国使馆的全体人员得到码头或是车站行问安礼,在站台设香案,跪在那里口唱“奴才某某率全体馆员恭请皇太后及皇上圣安”。在人流密集的交通要道口上,出现这样的场面,可谓丑态百出。后来,渐渐新潮的大臣们也不愿这样当着洋人面这样表演了,礼仪改在使馆内举行。
  这次,五大臣到了英国,戴鸿慈和端方去见英国外交部负责东方事务的副部长。对方问道,最近有消息说中国人的仇外情绪十分严重。戴、端二人答道:那是报纸上的不实之词。我们两国的大臣们真心实意地倡导友好,这种谣言自然会不攻自破。就这样,东西方有了交流,彼此间从陌生、敌视,到渐渐熟稔、接受,慢慢开始了彼此的接近、理解、调整和靠拢。
  根据载泽的《考察政治日记》和戴鸿慈的《出使九国日记》,可以绘制出一张五大臣出洋的路线图。载泽团的路线是,中国上海、日本、美国旧金山、美国纽约、英国、法国、再回英国、比利时、再回法国、经苏伊士运河、吉布提、科伦坡、新加坡、西贡、中国香港、中国上海。戴鸿慈、端方团的路线是,中国上海、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丹麦、瑞典、挪威、回德国、奥地利、匈牙利、俄国、荷兰、瑞士、意大利、经埃及赛得港、亚丁、锡兰、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上海。这十几个国家中,丹麦、挪威、瑞典、荷兰、瑞士五国都是在考察团出发后,听说了此事,临时邀请来访的。中国考察团所到国家,一律都是最高规格接待。在日本,天皇接见,在美国,见到了总统罗斯福,在英国,去白金汉宫会见英国国王,在法国,总统设宴招待。考察团每到一个国家,都由国家元首接见。
  对于各国的接待,载泽有一个总结,“日廷款接尚殷,法商欢迎殊盛,英为少简,比利时为最优”。日本人确实接待得最为认真。除了天皇接见,日本的前首相、明治维新的元老伊藤博文还前来拜会了中国考察团,他们之前有过一场长谈。在载泽的日记中详细记录了这场谈话,在这里,中国人像是小学生,伊藤博文如同诲人不倦的老师。他们还谈到人民的言论自由、立宪国君主与政府的权力等。这场谈话,伊藤博文全部用英语作答,由中国考察团中的随员柏锐口译。此前34年,也就是1871年,日本右大臣岩仓具视率日本的政府使节团赴欧洲十二国考察政治制度,时任工部大辅的伊藤博文年仅三十岁,是副使之一。当年他们的考察极其认真辛苦,每到一地,白天奔波在铁臭煤气之间,天快黑才回到下榻的宾馆,来不及换衣服,晚宴时间已到。当时日本人是恭恭敬敬地当小学生,三十年风水轮转,现在轮到他们当老师了。
  同样,在英国,英国人也是诲人不倦。英国人还担心这次中国考察团会走马观花,考察并无真意。其实,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回国后,戴鸿慈曾有过这样一番议论,“美国是民主之国,但美国的民主选举,也有一定的弊端。而说到自由,大家都说自由就是不受压制为所欲为,而我看来,欧美的人民,也要相待以信,相接以礼,守法律,顾公德,每时每刻都是有约束的。这才是自由的真相”。应该说,戴鸿慈对西方政治制度的观察,已经相当深入。
  1906年7月17日,戴鸿慈、端方这一路考察团抵达香港。此前的7月12日,载泽那一路人马已经回到上海。眼下对手载泽、戴鸿慈等出洋五大臣来说,最要紧的事是说服朝廷,尽快实行立宪变法。回到北京以后,他们接连上折,又亲见慈禧太后和光绪帝,面陈变革之必要。
  1906年9月1日,也就是五大臣出洋归来一个多月之后,清廷正式宣布预备立宪。但革命风暴已属山雨欲来,大清帝国没有从容改革的时间了。五大臣出访的详细情况,以及当时中国人追赶世界潮流的急迫之情和对国家前途的种种设想,都随着激烈动荡的时局,被深深地埋进了历史废墟。
  评论这张
 
阅读(65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