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张謇出道  

2017-04-04 00:45:24|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謇(1853-1926),字季直,号啬庵,出生在江苏南通一个地主家庭。家里虽然有钱,但是没有面子。因为张家属于冷籍。所谓“冷籍”,就是祖上几代都是平民,既没人做过官,也没人中过秀才、举人之类。清朝有个奇怪的规定,冷籍不得参加科举考试。
  张謇的爷爷张朝彦是个贫民,年轻时以种地为生,农闲时就卖冰糖葫芦,勤快踏实,被一富户老爷看中了,招他做了女婿。张朝彦在岳父的支持下勤勤恳恳打理家业,等到儿子张彭年当家时,张家已经拥有二十多亩土地,还在镇上开了一家瓷器店,请了十多个伙计做事。张朝彦有了钱,底气也足,等老丈人一去世,他就给子孙都恢复了张姓。
  到了张家第三代,前几个孩子资质一般,排行第四的张謇非常聪颖,四岁时便能背诵《千字文》,五岁入私塾,十五岁修完四书五经。张彭年东奔西走送钱想办法,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将儿子送进考场。地方官收了银子,就帮他出了个主意,“天下姓张的人家很多,你找一个祖上当过官的人家,攀个亲,把儿子假装过继给人家,这就成了”。张彭年言从计听,他还真地找到了那么一个人。那人是邻县如皋的,叫张铨,刚病死,祖上当过官,朝廷有籍在册,子弟可以应试。张彭年带上重礼找到张铨家,说明来意,张铨一家孤儿寡母当然愿意。这样张謇就另外取了一个名字,叫“张育才”,字树人,过继给了张铨。张謇连籍贯都改成了“如皋县”。
  张謇在如皋县一连五场考了下来,同治八年(1869)果真考上了秀才,张彭年在家大摆酒席,宴请街坊邻居。可还没等张謇一家从喜庆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如皋县张铨的哥哥、弟弟、叔叔、伯伯都找上门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敲诈,最后竟然在如皋县告官,跟官府合伙坑害张彭年一家。
  张彭年在贪官手上吃足了苦头,银子如水一般泼出去,都没用。最后还是通州知州孙云锦、江苏学政彭久余爱惜张謇之才,出面为张家周旋,将这“冒籍案”给销了,并特批张謇回原籍,承认他的秀才身份有效。张謇受了极大的刺激,更是勤奋读书,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个状元。不想这一考就是二十七年,大考小考总计二十二次,先后在考场中度过一百六十多天。张謇参加了江宁府江南乡试,没能中举;同治十三年(1874),二十一岁的张謇又去考了一次,还是没中。爱才的知州孙云锦勉励了几句,把张謇带在自己身边当文书。
  两年后,驻扎在浦口的淮军“庆字营”统领吴长庆听说张謇才华出众,特意请张謇出任幕僚。不久袁世凯也托关系投奔吴长庆,吴长庆觉得袁世凯资质不错,可以栽培,就是文化不高,就嘱咐张謇好生教导他,让袁世凯称比他仅大六岁的张謇为老师。袁世凯相当机灵,开口张老师闭口张恩公,捧得张謇晕晕乎乎。跟吴长庆议事的时候,张謇也是极力推荐袁世凯,袁世凯由此也得到吴长庆的重用。日子一长,张謇与袁世凯俨然成了吴长庆的文武两大臂膀。
  光绪八年(1882),朝鲜禁军不满政府亲日,发动“壬午兵变”,烧了日本使馆,日本人派了几艘军舰到仁川,叫嚣着“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其时朝鲜还是大清的属国,清廷命吴长庆督师入朝。吴长庆星夜率军入朝,张謇、袁世凯文武两大幕僚随行。张謇主张对日本持强硬政策。吴长庆决定采用张謇的建议,假装请带头闹事的大院君李昰应喝酒,然后将他绑了用船送往天津,堵住了日本人的嘴。朝鲜反对党群龙无首,很快散伙。后来清廷论功行赏,赐封吴长庆为三等轻车都尉,留镇汉城。
  庆军在朝鲜驻扎了两年,修路筑桥,救灾恤丧,做了不少好事,军幕生活中,许多具体的军务杂事都是由张謇打理。光绪十年(1884),吴长庆受命回国,朝鲜官方想以“宾师”的待遇劝留张謇担任军方高级参谋,张謇婉言谢绝。回国后,李鸿章、张之洞和已经升任浙江提督的吴长庆准备联合推荐张謇做官,张謇谢绝。张謇“南不拜张之洞,北不投李鸿章”,名噪一时。
  不久之后,李鸿章跟吴长庆闹翻了。袁世凯立马反水投靠了李鸿章,让一把年纪的吴长庆气得跳脚,以至于抑郁而终。张謇痛骂袁世凯没良心,甚至跟他绝交。吴长庆病逝后,张謇只得离开庆军,回归故里,继续攻读应试。
  光绪十一年(1885),三十三岁的张謇在考场失败了五次之后,终于时来运转,不仅考中举人,而且是第二名。
  张謇性格耿直,早年在庆军中任幕僚时就猛批日本。“清流派”首领翁同龢、潘祖荫便将张謇视为同党,尽心提携。可惜在第二年礼部会试中,张謇落榜。按照满清的规矩,要等四年后才能再考。可两年后,张謇的机会又来了。那是光绪二十年(1894),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清廷增加了一次开科取士,称为“恩科”,不限年龄,天下举子都可以报名。这一次,张謇考上了,排第六十名。复试时,主考官是翁同龢,他对张謇“期许甚高”,张謇引经据典,论述精辟,看得翁同龢击节赞赏,挥笔批道,“文气甚志,字亦雅”。其他考官看后,一致同意翁同龢的意见,将张謇列为第一名。
  评论这张
 
阅读(2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