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雍正时期的特务政治  

2017-04-04 00:42:01|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朝野史大观》一书中说,康熙帝死前留下了传位十四阿哥的诏书,但这封诏书落到了四阿哥胤禛的手中,四阿哥把“传位十四阿哥”改成了“传位于四阿哥”。这个说法,在中国民间几乎成为定论。但显然只有这么一个定论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本书中还有其他猛料爆出,说是“窃诏改窜之策,年羹尧实主持之。盖世宗之母,先私于羹尧。入宫八月,而生世宗。至是,乃窃诏改篡,令为天下主。故当雍正时代,羹尧权倾朝右,而卒以罪诛”。据说雍正帝的生母乌雅氏入宫前是年羹尧的女人。乌雅氏怀着身孕进官,随后生下了那个名叫胤禛的男孩。按照这一说法,雍正帝实际上是年羹尧的亲儿子,与爱新觉罗一家没有血缘关系。
  雍正帝登基之事,始终笼罩在历史的迷雾之中,个中蹊跷,难以琢磨。有一点可以肯定,诸阿哥争位,不显山不露水的胤禛异军突起入主皇宫,是因为他控制了一支神秘而可怕的力量。
  《啸亭杂录》里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大臣王云锦晚上和家人玩叶子牌,玩着玩着,突然有一张牌找不到了。第二天上朝,雍正帝问他:“老王啊,昨晚上你干什么啦?”王云锦回答:“没干什么,就是和家里人在一起玩牌”。雍正帝又问:“玩得开心吗?”王云锦说:“挺开心的,只是后来有一张牌找不到了。”雍正帝慢慢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牌来,问:“是不是这张牌?”
  《郎潜纪闻三笔》里,也有个段故事:天津抚部周人骥,是雍正丁未年进士,他被朝中以礼部主事的身份派到四川挂职锻炼,眨眼工夫三年期满,要调回京师了。这天他的仆人来跟他打招呼,说是自己要回京师。周说:“你急什么,再等两天,我回京述职,带你一起走。”那仆人却道:“我也是回京述职。”周大诧,仆人笑道:“我原本是京中的秘密侦探,被派来跟在你身边,幸好你没惹我,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还有一个更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却是载入正史的:曾经有一个御史,态度坚决地反对某项提案。第一次反对,雍正帝没理他;第二次雍正帝装没看见;到了第三次,雍正帝终于批复了,“尔欲沽名,三摺足矣。若再琐渎,必杀尔”。意思是说,你想沽名钓誉、骗取名声,骗三次就差不多了,再这么搞下去,信不信我把你脑袋切下来。那么这个御史,用来沽名钓誉的是什么事情呢?原来,这个御史是个同性恋者,他深深地爱上了一个男演员,然而情天恨海,棒打鸳鸯,男演员竟然被选入官府当差。御史无法承受这种生离的折磨,就愤然上疏,反对将此男演员选入公务员队伍。这事,早已被雍正帝知道得清清楚楚。
  从正史到民间传言,都确凿无疑地证明了一件事,雍正帝使用了一支隐秘的侦探力量,对朝中的大臣们进行跟踪。正是因为雍正帝在登基之前,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掌握了这样一支神秘的力量,才使得他轻易地掌控了宫中的一应要务。
  雍正帝死后,他的儿子乾隆帝继承大宝,将雍正帝亲笔批阅的奏章,刊印了整整六大巨本公开出版发行,以让人们知道他亲爹是多么的操劳。可恰恰是这六大本批奏,暴露出来雍正时代一个隐秘的统治体系。比如雍正帝曾经对一个大臣的奏表,批奏道:汝以朕为可欺乎?汝忘朕即位之时,已年过四十矣,官吏情伪朕尽知之。朕在藩邸时,即知汝名曾列弹章,汝又送朕礼物,冀朕在大行皇帝前转圜。汝此后其小心谨慎,一举一动,不能逃朕之洞鉴也。再比如雍正帝对另一个大臣批奏道:朕未见汝之面,但汝名朕久闻之,汝之治绩,深堪嘉尚。还曾有一个大臣,惨遭雍正帝痛骂,吓得魂飞天外,雍正帝批奏说:汝之惧,朕知之。所云愧悔,朕尚未能遽信,将以汝后所为,观汝真能愧悔否也。
  可以说,无所不在的特务,构成了雍正时期的特务政治。正是因为这些特务的存在,才使得雍正帝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帮助雍正帝管理特务工作的人,名叫科隆多。此人在康熙年代是一等侍卫,步兵统领,掌管着京城的卫戍部队。康熙帝病重的时候,只有他一人侍应在身边,所有皇子王公大臣皆不准入内,为了以防万一,科隆多还关闭了北京城门,禁止在外地的皇子私自回京,等到康熙帝一死,他就召集群臣开会,宣布说,“康熙帝死的时候吩咐过了,就让四阿哥胤禛接班”。
  那么康熙帝是在什么情况下,吩咐胤禛接班的呢?科隆多解释说:“是这个样子的,康熙帝咽气之前,四阿哥胤禛来看望三次,但是老头子当着胤禛的面,坚决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等到胤禛走了才把我和七阿哥叫去,吩咐这件事的”。此言一出,天下大哗,直到今天质疑声没有止息。盖因科隆多的这个解释离奇到了颠覆常理的程度。康熙帝临终前,胤禛来了三次,康熙帝咬紧牙关不吭声,然后单单把这么大的事情告诉了科隆多。总之,这件事情越描越黑。
  人们有理由怀疑这件事情,因为科隆多原本就是胤禛的亲信死党,康熙帝死后,科隆多关闭北京九门,诸王公非传旨不得进入大内。康熙帝已死,没有人有资格传旨。这分明是一场宫廷政变。
  科隆多迅速飞黄腾达,升任总理王务大臣,升任吏部尚书,升任一等公,升任保和殿大学士,兼任理藩院尚书。不过,他很快就被雍正帝干掉了。史书上说,科隆多从把胤禛推上皇位,到雍正帝将他打翻在地,只不过短短的五年时间。而且他的霉运始自于雍正帝即位的第三年,朝廷上热烈讨论如何宰杀年羹尧一家时,科隆多力排众议,建议保留年羹尧的三等公爵位,由此他失去了雍正帝的宠幸。
  雍正帝之所以在科隆多对待年羹尧一案上大发雷霆,并非是他刻薄寡恩,而是他无法容忍科隆多这种暧昧的态度。年羹尧明明是自己的大舅子,却非说是自己的爹。这么严重的政治错误,科隆多却轻描淡写,这是断断不能容忍的。
  雍正帝盛怒之下,突然将科隆多端掉,他不想让其他人接手管理这些特务,也不想让这支特务力量继续存在下去。因为长期以来这些特务报上来的每一份报告都是大同小异,清一色是在说自己的脏话,骂自己的老母。
  在特务王国里,个人遭受到惩罚,往往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没有报告“坏人坏事”。见到坏人要及时报告,这是特务王国的铁律。特务制度带来的后果是,没有哪一个特务敢于隐瞒坏消息。如果哪个特务听到了年羹尧的话却没有报告,那么他就会在另外一份报告中成为同案犯。这就导致了雍正帝的愤怒与挫折感。这时,他不想再继续使用原先的特务队伍了,于是密折制度由此而生。
  密折制度并非是雍正帝的首创。这种制度早在康熙时代就已成形。部分亲信官员被授权,可以用秘密奏报的方式向朝廷传递消息,康熙时代获得这项授权的官员有一百多人。而到了雍正时代,这支力量扩大了十二倍,人数超过了一千二百人,其范围包括了布政使、按察使、学政等。秘密报告所涉及的范围,几乎是无所不包,民生、风俗、天气、个人隐私、小道消息、江湖秘闻、官场秘事,统统都要报告。
  评论这张
 
阅读(26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