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义和团运动的兴起  

2017-04-27 22:13:18|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99年,蒋楷到鲁西北的平原县任县令。在那个教案频发的时代,他或许会为平原县境内“并无西式教堂,教民不多”而感到欣慰,与鲁西南相比又无那么猖獗的盗匪。而事实也是,他的治下都还是那么的平静。蒋楷上任的前几个月内,民间有过一些小的冲突,也在这位知县宽容的手段下平息了。就在蒋楷庆幸没有造成更大乱子的时候,不安定的因素正在潜滋暗长。
  1898年秋,山东遭受特大洪灾,六七月间,黄河在山东决溢十多处,四十多个县遭受特大洪灾。“大水之后的疾病流行,特别是霍乱的流行,使得以看病行医为其主要活动之一的神拳得到了一展才华的绝好机会”。洪水让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对环境产生了一种绝望和愤怒,不断增长的教会势力以及一些教民的不端行为,则为排遣这种绝望和愤怒提供了一个发泄口,拳民活动更加普遍。到了第二年,大旱开始在华北肆虐,整个夏天,华北地区没有下过一次雨。中秋前后,“抢案四起”。
  在平原县城正南三十里处的地方,有一个并不显眼的村子,叫前杠子李村,它只有四十户人家,却明显地分为三个部分:西李、杨家和东李。李长水是西李人,有七十亩地,家境富裕。据记载,他为人讲义气,广交朋友,原是武术村社的拳首,并做过几年里长,在附近一带算得上头面人物,后来也练起了神拳。在东李有一个天主教徒李金榜,也是家境小康。因为一些土地的纠纷,他跟李长水已经争吵了好几年。在1899年中秋节的前两天,李长水跟其他拳民洗劫了正准备过节的李金榜一家。之所以抢他是因为神拳教内决定的,不是李长水个人的事。
  李金榜告官后,一直以来都在劝导调停的蒋楷,终于想到了派捕役抓捕肇事者的方法。此次事件导致六名拳民被捕。而李长水感觉力量不足以救人,便前往茌平请一个名叫朱红灯的人前来相救。
  九月初五,李长水将朱红灯请到了杠子李村。朱红灯本叫小朱子,因为神拳学得好才被叫了朱红灯,他四处流浪,做过小贩、讨过饭,个子不高大、满脸麻子,但已是鲁西北地区最为有名的神拳首领了。朱红灯到来当天,便以自己的名义传帖聚众二三百人,第二天聚集的拳民便增加到五六百人。
  九月初七,感到奇祸将至的蒋楷,带领几十名兵勇和衙役来到杠子李村。他见到一身红色装扮的朱红灯和数百名以头巾裹头,手持大刀长矛的严阵以待的拳民,在杠子李村高举的红色旗帜上写着“天下义和拳兴清灭洋”的字样。
  交战开始,拳民先都向东南磕头,祈求保佑,然后以一种奇怪的罗圈阵,击退了人数单薄的官兵队伍。经过一些小程度的冲突,义和团取得了胜利,蒋楷仓惶逃走。
  事到如此,一直对山东巡抚掩饰事态严重性的蒋楷,准备向济南请求军事援助。但当地百姓显然不想看到暴力冲突的升级,况且拳民反对的是“为非作歹”的洋教,公众舆论也都站在拳民一边。杠子李村冲突发生的当日,几位村首和小官吏便接连拜访了蒋楷,劝说不要叫军队过来,要求释放六名拳民以求和解。
  然而,蒋楷别无选择。九月初八,蒋楷恳请巡抚派兵,仍“按他平时的拖拉方式”,通过邮差呈送请求。而同一天,邻县恩县县令则以急电求援,他感到朱红灯此次前来的主要打击目标,是他管辖县境内的教堂。
  朱红灯得知恩县的教堂被清兵保护起来后,只得将队伍转移到平原县西南十五里处的森罗殿暂作休整。而就在此时,恩县县令急电所请的军队也很快到了。于是,双方在森罗殿遭遇。为了表明自己与官府所称的乱匪、邪教有所区别,这时朱红灯使用起了“义和团”的名称,自称作“团”,将他们与正统的乡村自卫组织等同起来。尽管如此,战斗还是无法避免,当领兵而来的袁士敦接近森罗殿时,朱红灯派人带了书信去迎接他,但袁士敦将这封写满奇怪符号的信函理解成“战书”,因而向拳民开了火。经过五个小时的激战,朱红灯的队伍改下阵来。随后,他们往西北逃去。
  暴力冲突发生后,山东巡抚毓贤迅速将粉饰太平的蒋楷革职,永不叙用。但这一事件却在民间被理解为是毓贤替拳民撑腰,惩罚蒋楷的暴力镇压。于是,义和团开始打着毓贤的旗帜四处活动,他们迅速扩散起来。即便不久之后朱红灯的被捕杀害,也没能打断这个病菌一般的组织向外扩张的势头。
  干旱是促成义和团运动高涨的又一原因。尽管国外的传教士一直抱怨中国的农民缺乏信仰,但他们对于土地的依恋、对于天象的反应,却具有宗教一般神秘的敬畏情绪。人们经常把自然灾害看做某些超自然力量对人类错误行为的回应,人们认定洋人是造成旱灾的罪魁祸首。当时,一位传教士就说,当地农民所有的求雨活动和祈雨仪式都以失败告终,这使得他们大为恼火。他们认为肯定是洋人的错,应该除掉洋人。
  持续的饥饿让华北大地上一向安分的农民恐慌、焦躁起来。官府的腐败、外族的欺凌,一股脑儿混杂在一起,使得这个民族最原始本能的情绪在他们身上突然爆发出来。许多人显然愿意相信义和团稀奇古怪的宗教性宣传和法术。因为刀枪不入、降神附体的法术,给了这些虚弱的身体和虚弱的灵魂以难得的力量。
  到了1900年的春天,在义和团的故乡山东,老天爷突然下了一场透雨,饥饿的农民们很快变得温顺起来,他们终于可以回到土地上了,他们在湿润的泥土里播下种子。而一百里开外的直隶,雨水一直没有来,那里的义和团运动仍在狂热地继续着。
  由于义和拳自认为来源于八卦教的离卦教,“其色尚红,托南方火色”,所以,义和拳崇尚红色,教内很早便有“红灯”的说法,如山东义和拳早期的领袖朱红灯就以“红灯”为名。
  但是,红灯照作为义和团中的妇女组织,应该在义和拳改称义和团以后,出现较晚。一般认为,红灯照最先出现于天津一带,后传到北京。山西、陕西、山东、东北等地也有记载。参加的人员都是尚未出嫁的女子,小的十二三岁、大的十八九岁。红灯照经常会到街上游行,名之曰“踩城”。她们皆身着红衣、红裤、红鞋,年纪小的女子头挽双丫髻,稍大点的盘高髻。每次游行时,一般都是左手持红灯,右手持红巾,及红色的折叠扇,十百成群,招摇过市。
  据说,参加红灯照的女子跟随老师修炼不久后,便能飞行空中,在空中放火便可烧到洋人房舍。红灯照还可以步行水上,她们称“可以远赴东洋,索还让地并偿二万万之款”。她们的神术也远比义和团大师兄高明,红灯到处,大火立至,而且屹立不动,元魂出窍,便可远取敌人首级,一切军器皆不能伤身。而到各地后,红灯照被传得更为神奇。据迷信传说,义和团虽然刀枪不入,但还怕女子秽物,而红灯照本身就是女子,所以一无所惧。红灯照在义和团运动中起到了“巫”的作用,主要用于鼓舞士气。人们对于法术神咒的信仰信心,是义和团运动在当时得以继续进行下去的一个重要支柱,所以,用法术神咒鼓舞士气,是这场运动的必然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3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