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乾隆时期中国与北方邻国的关系  

2017-04-21 23:17:02|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发展进入十八世纪后,各国外交和经贸往来不断扩大,世界正在成为一个整体。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康乾盛世,人口和GDP都占世界的三分之一。而当时的中亚政治上处于分散状态,没有一个强大的政权,俄国和中国都在中亚具有影响力。俄国政府据此认为,如果清政府统一新疆,就相对接近了俄国的腹地,如果中亚各个政权再转为倾向中国,就将对俄国构成严重的威胁。
  俄国在亚洲的扩张,曾长期得益于中国的分裂。十七世纪中后期,清政府和反清势力在中原和南方拉锯,东北边防空虚。俄国趁机侵入黑龙江流域。在1686-1688年的雅克萨之战中,俄军被清军击败,1689年签署《尼布楚条约》,俄国退出了大部分侵占地区,但保留了黑龙江上游部分侵占的土地。
  十七世纪末,准噶尔汗国成为中国境内最后一个和清政府对抗的政权,俄国利用中国的分裂和内战,从其在西伯利亚建立的据点出发,向南逐步蚕食中国领土。
  由于十八世纪中国的整体国力远远超过俄国,俄国希望保持中国的分裂。1755年清政府第一次平定准噶尔部后,曾撤出绝大部分军队,希望在当地建立清政府管辖下的民族自治政权,但曾被乾隆帝封为亲王的阿睦尔萨那发动叛乱,导致新疆北部陷入持续三年的战火。据苏联学者依·雅·兹拉特金的《准噶尔汗国史》记载,阿睦尔萨那在1757年元旦派部下携带信件前往彼得堡,晋见俄国女皇伊丽莎白,表示愿服从俄皇,并“请求俄国政府在额尔齐斯河和斋桑湖之间地区修建要塞,以防满洲人”。俄国外交委员会办公厅答复,同意在俄国境内庇护阿睦尔萨那。1757年8月,阿睦尔萨那逃到俄国,同年9月患天花去世。
  查阅十八世纪中期的俄国档案可见,在当时的俄国情报和“研究”中,极大地夸张了中国在西北边疆的军事实力。1758年,从哈萨克小玉兹返回的俄国翻译雅科夫称,当时的新疆已经驻扎了十八万清军。情报称新疆北部的每一个农民平均要供养三个清军士兵;而乾隆皇帝坚持要求俄国引渡全部逃入俄国境内的准噶尔属民,否则就要在1761年春天派出四十万大军到俄国的额尔齐斯河去打仗。
  1762年,俄国翻译戈尔捷耶夫在访问哈萨克后称,八万清军打算攻打中亚的撒马尔罕等城市,清政府要求哈萨克人提供给养和一万军队随从清军行动。其实,按照当时新疆的经济水平和清军的后勤条件,清政府根本不可能在新疆集结俄国档案所描述的那么大规模的军事力量。在统一新疆后,清政府一直感到兵力不足、边防空虚,至1771年,先后调入八旗官兵一万多人和部分锡伯族官兵,即使这样,新疆驻军总计也只有三万五千人,而且分布在天山南北的广大地域,其中与俄国控制区较近的伊犁、塔城地区驻军仅有两万人。因此,这些情报很有可能是俄方外交和情报人员为了迎合上级而夸大乃至编造的。
  从十八世纪的俄国档案到二十世纪的苏联学者著作,有关十八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军队侵入俄国境内的说法屡见不鲜。但实际上,1727年的《恰克图条约》划分的中俄中段边界,只延伸到唐努乌梁海北面的沙宾达巴哈;因俄国向南蚕食准噶尔部属地,准噶尔部不断抗议,中俄西段国界并未划定过。末代准噶尔汗达瓦齐归顺清朝后,乾隆帝下令,“准噶尔荡平,凡旧有游牧,皆我版图”,即接管准噶尔部统治下的全部地区。如果俄国档案记载属实,清军可能出于平叛的需要,进入了俄国刚侵占不久的一些原准噶尔部属地,但并不能因此称清军攻入了俄国。
  清军在追击新疆南部叛军时,也曾进入今天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地,一度引起中亚甚至西亚一些政权的恐慌。据法国历史学家莫里斯·古郎的《十七和十八世纪的中亚细亚:卡尔梅克帝国还是满洲帝国》和俄国学者瓦里汉诺夫的《阿布赉》等文献,中亚人对清政府“表面上俯首听命,内心则十分恐惧。强大的准噶尔汗国的覆灭以及同教的小布哈拉被征服,使他们惊恐万分”。中亚和西亚曾经广泛流行一个传说,在宇宙毁灭之前,中国人将征服全世界。当时波斯的统治者纳迪拉沙赫及阿富汗的统治者阿赫麦特,曾经打算动员中亚各政权联合组建对抗中国的同盟,但最终没能实现。
  据瓦里汉诺夫的研究,哈萨克中玉兹苏丹阿布赉曾经出于恐惧,把自己的儿子阿济里遣往北京作为人质,但清朝皇帝“让阿济里带着丰厚的礼品和皇帝宽大的证书,回到了父亲身边”。与之相比,从十七世纪起,俄国就强迫周边弱小政权的首领交出自己未成年的儿子,作为人质居住在俄国城市,进行同化、奴化教育。
  乾隆时期,中国与北方各个邻国尤其是中亚各国的关系比较融洽。1771年土尔扈特东归后,乾隆帝下令在承德避暑山庄树立刻有满汉蒙藏四种文字的《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石碑,亲自撰写碑文。碑文中的部分内容阐述了当时中国对整个西北边疆和中亚、西伯利亚地区的政策,“西域既定,兴屯种于伊犁,薄赋税于回部。若哈萨克,若布鲁特,俾为外圆而羁縻之。若安集延,若拔达克山,益称远徽而概置之。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朕意亦如是而已矣。岂其尽天所覆,至于海隅,必欲悉主悉臣,为我仆属哉”。其中,“哈萨克”即今哈萨克斯坦大部,“布鲁特”即今吉尔吉斯斯坦,“安集延”即今乌兹别克斯坦,“拔达克山”即今阿富汗东部。这段话表明,清政府满足于在中国传统疆域内建立有效统治,而对中亚广大地区,则建立藩属关系,保持原有各个政权的独立。这样,中亚各政权彻底地打消了对中国的疑虑和恐惧。
  整个十八世纪,中国没有对俄国拟定过任何一个作战计划。俄国却制订了多个对华作战计划,甚至进行了大规模战备活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俄国科学院米勒院士拟定的三路对华进攻、吞并中国从新疆到东北大片领土的计划。该计划曾得到叶卡捷琳娜女皇的赞许,但由于俄国实力不足未能实施。
  当时中俄两国的实力对比使得俄国无法直接干涉中国的统一战争,俄国就想使用借刀杀人的招数,怂恿其他国家对中国开战,以坐收渔利。1764年底,俄国政府向当时的中亚强国阿富汗统治者阿赫默德·沙赫许诺,一旦阿富汗人同中国人发生冲突,俄国政府将给予阿富汗军事援助。由于中国对中亚各个政权表达了良好的外交姿态,以及中俄之间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俄国的这一损招未能变成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37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