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地缘效应  

2017-04-19 23:44:37|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乡土观念尤为重要,尤其是在官场之上,乡土观念成为人与人之间看不见的联系纽带。以曾国藩为首领的湘系就是靠着浓厚的乡土观念发展起来的,曾国藩的幕府八十余人中湘籍就占去了四分之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湘军。湘军的兵源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湖南本土,其组成人员遍及三湘四水。人们以“湘军”称呼,这里就透露出浓郁的乡土气息。在湘军中,湖南本地人是一支重要的力量。湘军将帅,基本上都是湘人。随着军事力量的发展壮大,湘军将帅遍布天下,他们中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了督抚提镇,由军而政,形成庞大的湘系军事政治集团。
  早在太平天国爆发之前,在湖南、湖北两省的地界上就形成了一个以曾国藩为中心的经世派士人集团。这些人在私底下互通声气、相互勾连。很多时候,他们会通过在朝为官的曾国藩来转达湖南士人对于国家政策的意见和看法,而曾国藩也会适时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乡人的支持和拥护。每当曾国藩在奏陈重要事情时,往往会将奏折誊抄一份,转寄给湖南的那些故交旧友,以此传达他与乡人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的信号。
  湘系势力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他们或是师生、或为亲友。比如说曾国藩与彭玉麟、李鸿章的师生关系,罗泽南与胡林翼的师生关系,胡与罗、罗与曾、曾与郭嵩焘、李续宜、李元度又存在着亲家关系。这样,湘系势力个体之间就结成了以同乡、师生、亲友为纽带的庞而杂的人际关系网络。湘系势力在晚清权力结构中的异军突起,就是“地缘效应”在官场上的真实写照。如果说地方权力集团改写了中国近现代史也并不为过,这其中尤以曾国藩的“湘军”和李鸿章的“淮军”的先后崛起为代表。它促使晚清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根本陛的变动。
  湘军属于晚清权力结构中的军事集团,它是由曾国藩一手打造起来的。可是随着湘系势力的不断扩张,最终形成了以曾国藩为主、多支共存、多头并立的“湘系势力”局面。也就是说,曾国藩只是其中势力较大的一支,他并没有真正得到过综合的统帅权。曾国藩在1872年就病逝了,在他死之后,湘军却没有因为曾国藩的离世而烟消云散。
  以曾国藩为核心的“湘系势力”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政治联盟,更不同于一般官场中人在社会权力结构中的抱团取暖。湘系势力这个圈子的中上层人物没有一个是权力的弱者,这些人都是来自于当地的地主阶层,最起码也是士子出身。这些人不光在知识分子中间具有一定的号召力,而且手里还握有实打实的权力,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都是跻身于军政官僚阶层的社会名流。
  该群体势力总体上是以湖南人为骨干,他们追求的是“地缘”利益。中国人有句古话,“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句话虽然说的是血亲,但也是一种“地缘效应”。不光这些官场大员们讲究“地缘”,就连一般的士卒也以“湘人”自居,这种身份上的认同感往往会在权力结构中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曾国藩在创立湘军初期,选拔的就是湖南的地方人才。
  咸丰年间,晚清中兴名臣胡林翼任湖北巡抚时走的就是“地缘路线”。在湘军集团中,胡林翼绝对是个牛人。他既是湘军大佬,又是湖北省绿营的统帅。他所统领的湘军是最为纯粹的、规模也是最为庞大的一支。在他的湘军队伍里有五六万人都是湖南人,占去了三分之二以上。
  湘军在胡林翼的手上是发展最为迅猛的一个时期。在他担任湖北巡抚以前,湘军不足两万人。而自从他在湖北开始编练部队以后,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湘军部队的总数就发展到了七万多人,远远超过了过去曾国藩所统帅的部队规模。地缘利益使然,胡林翼与曾国藩的关系十分融洽,两个人不仅经常在一起协商军事部署,胡林翼还不断地为曾国藩的湘军提供饷银。
  1857年,曾国藩被朝廷削夺兵权,困守于湖南老家。如果不是胡林翼极力向朝廷争取重新起用,也就不会有曾国藩后来的风云再起。
  1852年,太平军叛乱初起时,曾国藩只是一个吏部侍郎,正在湖南老家为病逝的母亲守孝。由于太平军势力席卷了大半个湖南,于是朝廷任命其为“团练大臣”,要求他留在湖南组建地方军事力量,也就是团练。
  曾国藩组建了一支不同于绿营和团练的新军,这支湘军的建制以地方背景为基础。清朝的旋兵和绿营都是直属中央政府,而湘军因为是由将领组织招募的,所以他们只负责对领军的将领效忠,对中央政权往往并不买账。也就是说,这支军事力量实际上只能算作地方上的“私家军队”,有别于皇家直属部队。
  1860年5月,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这成为一个历史的拐点。这也就意味着南京以东的清朝正规军已经完全被太平军打散了,曾国藩和他的十三万湘军这时候就成为朝廷的救命稻草。6月8日,曾国藩被任命为代理两江总督和钦差大臣,拥有指挥长江下游地区军事的最高权限。不到政权危急存亡之时,清朝的权力核心层是不会将这么一个重要战区的指挥权交给一个汉族大臣的。湘军作为湘系势力崛起的重要支柱,它的发展壮大有着特定的时势条件。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后,早已经腐败不堪的清朝国家经制军已经不能有效地镇压。在这种情况下,清廷不得不发动组织非常规的地方武装作为辅助性力量,布置备省兴办团练,并委派有相当资格的官员在籍或回籍操办此事。
  刚巧曾国藩就被派充在湖南组建地方武装,他建立了有别子绿营的湘军。就是这样一支以乡人为主的地方武装,战斗力非常惊人。他们除了本土作战,更是席卷其他省份。随着湘军的不断壮大,清朝中央政府在对湘军加以利用的同时,不忘给以掣肘。也就是说,这时候的曾国藩手里只有带兵打仗的权力,并无实实在在的地方实权。与此同时,湘系势力的另一重要人物胡林翼,正出任湖北巡抚。这就使得湖北也成为湘系势力的重要根据地,这与曾国藩形成了南北呼应之势,给了曾国藩强有力的支持。等到太平天国运动失败,湘军攻克南京,原来太平天国的占领区就成为湘军的收复地。曾国藩也因此被授予两江总督兼统数省军务,湘系势力由此进入了一个全盛时期,不但湘军的力量得到扩张和加强,很多湘军将领、要员等也都发了一场国难财,他们纷纷跻身于封疆大吏之列。在晚清的权力系统中,湖南籍的汉族官员在总督、巡抚显位要职上占据了很大份额。这样,就不能将湘系势力仅仅是作为单一的军事力量来看待。因为这时候的湘系势力已经实现了军政的有机统一,军政结合成为湘系势力具有完备形态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40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