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儆心录  

2017-04-17 01:05:13|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顺治皇帝《御制人臣儆心录》,可以了解封建帝王心目中的好官标准,其中的一些议论,即便是在今天,仍未失去借鉴意义。
  为了整饬吏治,提高行政效率,顺治帝对臣工提出诸多戒律,目的是“教忠奖善,励天下人臣之心”,使各级官吏对那些“有玷官德”的现象能够“慎思之”“明辨之”“深戒之”“力改之”,免得“毒酿一时,秽流万世;势权有尽,唾笑无穷”。
  为政者必须戒贪。贪黩之徒,往往营私而害公,循利而枉法,所以,“古来人臣之败名、丧德、亡身、覆宗,蔑不由此”。贪欲是腐蚀灵魂的毒剂,对个人,它可以使人变得鼠目寸光,寡廉鲜耻。“嗜欲胜,则神智昏。昧久大之图,而计不出乎眉睫。其始也,亦未尝无砥砺之志,而一为利夺,即顿丧其所守,不惜寡廉鲜耻以求之”。对他人,则冷漠无情,锱铢必较,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循利之徒,其处心积虑,昕夕图维者,惟利而已。大则纵其溪壑之欲,而细不遗夫锱铢。念一注于丰腴,而遂不复有及人之惠”。对老百姓,则百计搜刮,巧取豪夺,“或机械巧设,欺世以遂其侵渔;或残虐横加,戕物以行其饕餮”。《儆心录》特别强调高官贪婪的危害性,“大臣不廉,无以率下,则小臣必污。小臣不廉,无以治民,则风俗必坏。层累而下,诛求勿已,害必加于百姓,而患仍中于邦家。欲冀太平之理,不可得矣”。也就是说,高官如果贪黩,一会败坏社会风气,二会破坏社会稳定,后果极为严重。对此,绝不可掉以轻心。
  为政者必须戒伪。这里所说的“伪”,也就是捏饰诓骗,弄虚作假。《儆心录》强调,“不诚则伪,不伪则诚”,诚伪之间,“纤介之差,缪乃千里”。而对于为政者而言,“一诚有余,百伪不足”,因为一有作伪之心,“小则挟术以文奸”“大则藏欺以误国”。顺治帝警告说,“有臣如此,诚国家之大蠹哉”。那些热衷于作伪的人,无非是为了希恩邀宠,沽名钓誉,用不正当的手段达到加官进爵的目的。有的“身居枢要,而中怀欺蔽,欲以智巧,惑主上之聪明”;有的“素承优渥,而心惧衰替,思以迎合,永固其恩宠,遂乃颠倒是非”;也有的“外通请谒,而苞苴是徇;或有内庇知交,而互为掩饰,情殷私室,念薄公家,虽至身蹈欺蒙,而不遑自恤者”。特别是有些人“不崇实效,纯务虚名”,这种人“欺世盗声,匿情干誉”“其行必矫,其意必浮”。顺治帝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务虚名而不图实效,“则国家之实事,又将谁倚?”所以他说,“不崇实效,纯务虚名,上则误君,外则误世,内则误身”。
  从政者还须戒骄。《儆心录》认为,“骄”是为官之大忌,“盖骄则自盈,自盈则惰慢之气存于中,傲肆之形见于色,虽有善焉,莫之能盖矣”。顺治帝归纳了导致骄傲的几种根源,有的是“恃夫勋劳者”,有的是“矜夫才学者”,还有的是“挟夫权势者”。不同的心态,造成不同的危害。居功自傲的人,“苟有侈然自诩之心,则姿意而行,鲜所顾忌。节制之,则觖望之念生;优而容之,则又渐滋其跋扈”。最后,终不免因“德不胜骄”,而落得“功不胜罪”的下场。恃才矜己的人,自认为“天下之莫己若也,于是发论必以为嘉谟,创法必以为成宪。谀之则以为贤,而拂之即以为不肖”。对于别人的聪明才智,“自彼视之,皆无足取”。结果必定是“佞人日新,正士日疏”,才学也就在自傲心理中变得荡然无存。仗势弃权者,自以为位高权重,“习为倨傲”,不免“颐指当世,凌轹百僚”,甚至一手遮天,指鹿为马,擅权枉法,胡作非为。总之,骄的根源在于“自盈”即自满自足,而其流弊,“岂第无益于身,抑将贻误于国”,实在值得为政者时刻警惕。
  从政者更须戒怠。百官之中,勤谨国事、克尽厥职者固然不乏其人,但“縻禄素餐,尸位溺职”,玩忽职守、敷衍塞责者所在甚多。《儆心录》列举了这种庸臣的不同类型:一是“怠弛之人”,他们只知满足于高官厚禄,胸无大志,一味“玩愒岁月”“耽于逸豫”。二是“庸鄙之人”,他们“碌碌取充位,以为莫非王臣,我何独劳为?于是堕国事于因循,而泄泄然,曾无所表见于世”。三是“邪曲之人”,他们“遐弃正业,若不相涉然,乃持智计以徇私,则弗遗力,逮王事埤我,惟苟焉塞责,不恤其他”。四是“恣傲之人”,他们“虽材足有为,而高自矜诩,惬其意则殚力任之而不辞,少拂抑焉,即倦懈心生,而故为不克胜任之状”。这些庸臣表现虽然不一,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以之治事,则多败事;以之图功,则鲜成功”。所以顺治帝认为,这样的庸臣是万万不能用的,“得百庸臣,不如得一能臣;得百能臣,不如得一尽心之臣”。因为只有尽心尽责,才能有所作为。
  顺治帝的《御制人臣儆心录》颁行于清代初年,到了晚清时期,李伯元的一部《官场现形记》,写尽了宦海百态,其中魑魅魍魉的种种鬼蜮伎俩,大都表现为贪伪骄怠。这当然不是说顺治帝有先见之明,而只是说《儆心录》中所提出的种种弊端,确实是封建时代官僚政治的痼疾顽症。
  评论这张
 
阅读(4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