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聂士成战死沙场  

2017-04-13 10:44:31|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00年6月17日下午,大沽口失陷的消息传到天津城。直隶总督裕禄立即决定,攻打紫竹林租界。为尽快拿下租界,裕禄邀请义和团参与围攻。纵观当时的局势,洋人在华兵力,分为四块:一是在北京的使馆卫队,500人不到;二是被夹在京津线上的西摩尔联军,兵力2000余人;三是在天津紫竹林租界的军队,大约有2500人;最后是刚刚夺下大沽炮台的各国援军,人数接近2万。随着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各国还在源源不断地派军舰向天津增兵。
  中国方面,聂士成的武卫前军只有周鼎臣、胡殿甲两路5000人,以及三个营的天津练军约1500人驻防天津。大沽炮台失守,2万联军陆续登陆,天津守军处于绝对劣势。因此,当务之急应该是一面外交斡旋,一面调集军队增援天津,待形成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后再求军事解决。
  虽然紫竹林租界内,联军数量仅有2500人,但联军训练有素,又能依托坚固的西洋建筑进行防守,相比之下,清军并无优势。裕禄围攻紫竹林的唯一筹码就只能是三万多人的义和团了。在聂士成看来,义和团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正是义和团引来了外国军队。倘若朝廷一开始就按自己的建议彻底清剿,这场战争恐怕也不会发生。
  1900年5月,义和团在京津地区大举破坏铁路和电线。这种毁路断电的行为,严重影响了京津两地的交通和通讯。清政府决定弹压义和团,并派出军队保护铁路。执行者就是武卫前军的统帅聂士成。然而,清政府对义和团的态度在悄然变化。6月3日,慈禧太后叮嘱荣禄,对义和团“不可孟浪从事,率行派伍剿办,激成变端,是为至要”。但义和团的破坏行为日盛一日,荣禄不得不于6月6日电催聂士成火速北上,保护铁路。其时,落垡附近正有大批义和团团民在拆铁路、烧枕木。聂士成并没有当即镇压,而是先派部下前往晓谕疏解,团民却毫不理会。聂士成再三派人前往宣导,众团民佯作退状,当分两路退近聂军时,突然杀声四起,向聂军“四面包袭”而来。聂士成见状当即“饬军校作团阵排枪外向,俟子弹能及而后击之”。此次冲突,义和团团民被击毙四五百人。落垡一战,使聂士成成了义和团的死敌。而清政府也对聂士成大开杀戒甚为不满,斥责他“浪战邀功”。
  尽管聂士成对义和团有着种种不满,当八国联军向中国军队开战时,聂士成仍然必须与义和团团结抗敌。然而,大敌当前,义和团没有忘记旧日的仇恨。义和团在城中见聂军即杀,并再三向直隶总督裕禄施加压力,要求查办聂士成。当清廷为了对抗洋人而宣布义和团为“义民”时,义和团向清廷提出的惟一条件就是必须将聂士成处死。
  聂士成的隐忍,勉强维持着清军与义和团的联盟。但这种互不信任的状况终究会影响到战局的发展。聂军猛攻租界,义和团一开始还能出阵御敌,几度受创后,便作壁上观,甚至四处焚掠,只剩下官兵孤军奋战。6月27日,联军直扑城南海光寺机器局。聂军赶忙上前迎敌,义和团拳民担心联军切断他们的归路,便争相撤出,逆向人流挡住了聂军前进的道路。拳民甚至喝叱官军,为他们让路。适逢战争胜负、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官兵劝拳民留下来协力阻击联军,但义和团误以为官兵有意让他们速亡,又与官兵哄吵,欲夺路而回。此时,联军已尾随而至,拳民急于逃命,结果导致城南海光寺机器局阵地丢失。义和团的行为令聂士成愤慨异常。
  义和团也在抱怨,说他们打紫竹林时,聂士成让他们打前阵,洋人一开枪,他们死了很多人,他们想向后退,聂军便开枪督战,又打死了他们好多人;还说他们义和团大举进攻紫竹林,正在唾手可得之际,裕禄却命令他们退却,他们不得不撤出租界,裕禄企图利用他们与侵略军讲条件,以便“各守境地,两不相侵”;甚至还说联军袭击他们义和团防守的纪庄子时,聂士成不肯支援,任其失败。
  尽管双方的指责都有夸大其辞的成分,但毫无疑问,其根源在于彼此猜忌。
  6月28日前,除义和团外,清军只有聂士成的6000多人。围攻租界、阻截西摩尔军等任务,都得从聂士成的军队中抽调。由于战线过长,兵力分散,聂士成总是疲于奔命,亲临前线指挥杀敌。
  在随后的几天里,双方都稍作休整,而联军这边每天都有新的援兵、武器等运到天津,形势对清军越来越不利。
  7月5日,聂士成指挥部下在海光寺南路修筑炮台,用重炮三面猛攻租界,日、英、法军亦用重炮还击,但是他们压不住聂军的炮火,不得不进入跑马场内躲避。聂士成又选敢死队一百多人,乘船渡河突袭跑马场,迫使小营门敌军后撤。7月7日,联军援军13000人进入租界,在小营门架炮向河北轰击,聂士成再次亲率士兵夜袭小营门。行前他对裕禄说,“士成在一日,天津有一日,天津如失守,士成不见大帅”。最终聂士成攻占了小营门。
  就在聂士成浴血奋战之际,义和团与聂军的矛盾再度激化。义和团乘聂士成与联军血战之时,把他的家人全部挟持而去,扣为人质,其中还包括他八十多岁重病在身的老母。当聂士成退下阵,闻此信,急忙带亲兵前去追赶。这时义和团大声讹传“聂军反矣”,不明就里的练军便与团民一起开枪阻击聂士成的部队,聂士成只好败回。
  就在聂士成血战八里台时,军机处的一封直寄上谕彻底将他击溃,“旬日以来,该提督并无战绩”“聂士成着即革职留任,仍着严督所部各营”。那一刻,聂士成坚强的心彻底地崩塌了。
  7月9日5时,租界内的侵略军分数路出击津西南,围攻聂军。仅剩5500余人的聂军,正面是6000多人的联军;背后是步步逼近的500名日军。在敌军合围之前,聂士成有充足的机会撤回城内。但是,他没有离开的打算。这一天,聂士成穿得很特别,一身朝服,外披九年前朝廷御赐的黄马褂,威风凛凛地骑马立在桥头。炮声响起,部下请求增援,聂士成淡定地回答,无援可增,我们只能血战到底。
  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联军的炮火将八里台阵地炸了个遍。聂士成身上多处重伤,却仍旧驱马向前指挥战斗。此时,管带宋占标突然意识到聂士成鲜艳的衣服成了敌人的靶子。他冲上前拼死拉住聂士成的马。聂士成大喊一声:“此吾致命之所也,逾此一步,非丈夫矣!”挥刀向宋占标的手腕砍去。宋占标只能含泪放手,随即跃马向前,跟随聂士成一起冲向敌阵。
  敌人认出了聂士成,炮弹和子弹便瞄住了他。一匹战马倒下,聂士成再换一匹,一连换了四匹战马。他的两条腿都已经被打断,骑在马上摇摇晃晃的。接着,一块弹片划开了他的腹部,肠子从那里流了出来。但聂士成依然没有倒下。随后,联军占领了小桥,聂士成忍痛带领官兵向小桥冲击。突然,一发子弹从聂士成的嘴里打进去,从后脑穿了出来,又一发子弹射穿了他的前胸,最后一发子弹击中了聂士成的太阳穴。聂士成死后,他的部队士气低落,五日后,天津陷落。
  聂士成死后,裕禄一再请求恩恤,清廷才给了个“误国丧身,实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的评价,到死聂士成也还是个罪人。义和团见聂士成战死沙场,倒也没再为难他的家属。但是,拳民和一般百姓并不同情聂士成,仍然骂他是“聂等死”“聂找死”。
  1905年,在袁世凯的努力下,清廷允许立碑纪念聂士成,并赐谥号“忠节”。
  评论这张
 
阅读(40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