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国家的根本在百姓  

2017-04-12 11:36:38|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封建时代的政治充斥着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的尖锐矛盾与对抗,套用一句先哲的话,“官视民为草芥,民视官为寇雠”,是封建时代官民关系的常态。但是问题还有另外一面,作为传统政治文明的重要内容,统治者常常宣扬“重民”思想,提倡关注民生,关心民瘼,强调“为政以爱民为本”。这种观念在清代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如康熙帝在上谕中就多次提到,“朕事事以百姓为念”,并要求各级官吏要“念切民依”“必使家给人足,安生乐业,方可称太平之治”“但操守廉洁,念念从爱百姓起见,便为良吏”。
  这种看似矛盾的历史现象,其实也不难理解。一方面,任何一个略有头脑的统治者,大抵都懂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知道“天下之治乱系乎民”;另一方面,“民本”思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有着巨大的影响,从《尚书》的“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到清初王夫之的“君以民为基”“无民而君不立”等等,这些思想一脉相承,在封建时代一直同“尊君”观念并行不绝。而这不能不在传统政治文明中得到强烈的反映。
  在清代名目繁多的“官箴”类著作中,宣扬“国家根本在百姓”“为官一方,必为民出力”的内容,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并且包含着相当丰富的思想内涵。
  为官者必须把“爱民”当成治国理政的根本出发点,比如徐栋辑在他的《牧令书》中说,“朝廷设官,原以为民。官必爱民,乃为尽职”。只有从爱民出发,才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常怀一点爱民之心,时时刻刻皆此念充满于中,自然事事为百姓算计,有一民不被其泽,便如己溺己饥。有了爱民之心,便能实心任事,勤于政务,不因一己的利弊得失而顾盼彷徨。金庸斋《居官必览》称,“充我恳恻爱民之心,盎然天地之初意,氤氤氲氲,盈满于胸中,发而施之于政事。凡世俗之毁誉利害,休戚得失,一毫毋使芥蒂于心,以杂我正念”。相反,如果为官者缺乏爱民之心,只知谋一己之私,则不但会祸害百姓,残民以逞,而且将会动摇政治统治的基础。金庸斋还说:“乃居官牧民者,逞志作威,严刑聚敛,贱民如粪土,疾民如仇雠。非但我之一身,罪孽山积,独不为国家根本之计乎?”
  为官不但要“存爱民之心”,更重要的是要“行爱民之政”,也就是要在政治实践中为民谋利,造福百姓。“利民”的要义是一切政治举措,要时刻注意为百姓兴利除弊。觉罗乌尔通阿在他的《居官日省录》中说,“膺民社者,不必广求施济,但询其利害所在,害民之事,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之赐;利民之事,早兴一日,则民多一日之安”。金庸斋的《居官必览》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为民牧,一方生灵,皆系于我,庶几夙夜焦劳,靡解厥职。民之所乐,我则遂之;民之所苦,我则除之。纵不能智虑毕周,跻斯民于衽席,然我为官一日,自当尽一日之责”。袁守定在他的《图民录》提出了“官必好恶同民”的主张,认为“几百姓所利,官亦日利”“百姓所苦,官亦日苦”。官员们要以百姓之苦乐为苦乐,以百姓之是非为是非。虽然由于政治立场的不同和利益冲突的客观存在,真正实行起来绝非易事,但能够提出这样的命题,并且作为政治道德与行政良知的追求目标,显然有着十分重要的思想意义。
  在封建政治下,官民之间尊卑悬绝,等级森严。官吏们常常“倚势作威,俨以官府自尊,驱民如羊,纵吏如虎”;而百姓们“见里长则面色青黄,望公门则心胆战惊”。这种情况,往往造成封建时代“上下之情不通”,不利于社会治理。《图民录》强调,“凡上下之情,通则治,不通则不治”“如官有所行,不能达所行之意于民;民有所诉,不能面达所诉之情于官,此上下不通也,不治也”。因为只有官员们“平易近民”,“而后民得以尽其情,上得民情,而后可言治理也”。在这里,居官者能否去上下之隔阂,忘一己之威仪,真正做一个亲民之官,是能否实现政通人和的关键。汪祖辉在《学识臆说》中指出,“治以亲民为要”“亲民之道,全在体恤民隐,惜民之力,节民之财,遇之以诚,示之以信。不觉官之可畏,而觉官之可感,斯有官民一体之象矣。民有求于官,官无不应;官有劳于民,民无不承”。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放下架子,走出衙门,轻车简从,体察民情。《居官必览》批评官场流行的“迎送欲远,称号欲尊,拜跪欲恭,供具欲丽,酒食欲丰,驺从欲都,伺候欲谨”,以至“行部所至,万人负累,千家愁苦”的恶习,勾勒了下面这样一个“亲民之官”的生动形象,“时屏驺从,巡历乡村,与山农野叟,欢然讲论,察访舆情。不烦人迎接,不累人一啜一杯,务期民志常通,欲恶与共”。
  居官者要有“畏民”意识。这里所说的“畏民”,不是指害怕老百姓,更不是说有关民生之事,一味畏葸不前,而是指对老百姓要时刻存有敬畏之心。晚清思想家王韬曾说,“勿以民为弱,民盖至弱而不可犯也:勿以民为贱,民盖至贱而不可虐也;勿以民为愚,民盖至愚而不可欺也”。方大浞在他的《平平言》中说,只有对百姓心存敬畏,居官者才“不敢肆于民上,为所欲为”,也才能真正达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的境地。袁守定在《图民录》中对这个问题说得更透彻,“居官临民,以敬为本”“敬则百姓受无穷之福,不敬则百姓受无穷之祸。凡贪婪暴虐,毒痛百姓,何一不从不敬生来?”他们强调“畏民”的出发点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他们深深懂得,“民悦则久安长治”。有的书中还把“官不畏民”叫做“乱阶”,意思是说,要是官员失去了对百姓的敬畏,就必然无所顾忌,百计搜求,贪得无厌,一旦弄得民不聊生,社会动荡就会随之而来。
  爱民、利民、亲民、畏民,都是属于封建意识形态范围之内的观念,都是对封建统治秩序的认知。封建时代居官者的最高信条,就是“为民作主”,就是《图民录》中所说的,做到“愚者觉之,弱者扶之,屈者申之,危者援之,缺者完之,隐然为一方保障,使一方之人,皆有所恃以无恐”。尽管替老百姓当好主人的说法,与今天的“民主”有着本质的区别,但这些思想仍然有着珍贵的历史价值,有着十分现实的借鉴意义。封建制度是不好的,然而统治阶级中也不是一无好人,尽管统治阶级对老百姓的同情是有局限性的,但那时的老百姓对这些人还是歌颂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