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赤地立新  

2017-04-11 12:04:3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国藩不是军人,也从来没有摸过兵器。但是他毕竟从道光二十九年起,兼任过数年的“兵部左侍郎”,加以他以经世致用为志,注意讲求实情,因此对大清帝国的武装情况有较一般人远为深入而全面的了解。太平天国起事后,曾国藩对国家军队的看法与林则徐不谋而合,八旗和绿营的腐败习气已经“深入膏肓,牢不可破”“居今之世,用今之兵,虽诸葛复起,未必能灭此贼”。
  在曾国藩看来,要挽救这个国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赤地立新”,自己动手,练出一支崭新的有战斗力的队伍。所以,曾国藩在回到长沙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二日,就写信给清廷,准备在长沙“立一大团”,参照“前人戚继光、近人傅鼐成法”,训练一支新的军队。这就是湘军的缘起。赤地立新,为的是根除旧式军队的贪财怕死之风。
  曾国藩深知薄俸制是绿营八旗风气败坏的源头。要保证新军有良好的作风,就要对士兵实行厚饷原则。对于军官,曾国藩采用高薪养廉政策。曾国藩奏告朝廷,“臣初定湘军湘营饷项,稍示优裕,原冀月有赢余,以养将领之廉,以作军士之气”。因此湘军军官的收入,较绿营更为优胜。
  湘军规定,陆师营官每月薪水银五十两,办公银一百五十两。实际办公经费开支每月大约在五十两内外。所以营官每个月的纯收入可达一百五十两上下,这种收入在当时的物价水平下是一个很高的数字。
  除了高薪制之外,湘军财政上的一大特点就是没有严格的会计制度和审计制度,实行彻底的包干制。曾国藩设定支出上限,“凡带千人者,每月支银不准过五千八百两;凡统万人者,每月支银不准过五万八千两”。在这个范围之内,听任军官自由支配军饷,如何分配,完全是军官自己的事情,曾国藩并不过问。
  一营之权,全付营官,统领不为遥制;一军之权,全付统领,大帅不为遥制。统领或欲招兵买马、储粮制械、黜陟将弁、防剿进止,大帅有求必应,从不掣肘。
  在湘军建立之初,曾国藩亲自审查各营的支出细账,然而不久后他就发现,除非专门建立强大的审计队伍,否则这种审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湘军的财政制度,主要依靠从主帅到各级军官的相互信任与道德砥砺,而不依靠会计制度和审计制度。在这种情况下,湘军财政上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巨大的灰色空间,比如截旷制度。
  国家统计的军饷,是足员足月的全额。但一年当中,军队常有兵员死亡、退伍或者被淘汰,以新兵补充。新旧兵员不可能当天衔接,这中间会有空缺。空缺时的饷银节省下来,叫作“截旷”。
  湘军因为无严格细致的会计审计制度,有关截旷的规定非常宽松。王闿运在《湘军志·营制篇》中说,湘军军官“故将五百人,则岁入三千金,统万人,岁入六万金,犹廉将也”。在这样高的薪酬水平下,湘军军官不用刻意贪污,即可发家。曾国藩作为湘军最高统帅,如果仅以统一万人计,一年净收入即可达五千四百两,比做侍郎时的六百二十两增长了八倍多。曾国藩带兵十二年,合法工资收入可达六万四千八百两;而且,他还拥有绝对的财政权。但曾国藩却没有因此发财致富。虽然可以支配的金钱如沙似海,他寄回家里的钱,却比以前当京官时还要少。曾国藩从军之后,每年寄回家中的银两,大率在一百两之数,低于他清苦的京官时期。
  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他当初所发的那个“不靠当官发财”的誓言。出山时,曾国藩就已清楚地意识到,军队这个贪污之薮是对自己的考验。在《与湖南各州县公正绅耆书》中,他信誓且旦地说,“国藩奉命以来,日夜悚惕,自度才能浅薄,不足谋事。惟有‘不要钱’‘不怕死’六字时时自矢,以质鬼神,以对君父,即借以号召吾乡之豪杰”。既然对家乡父老发下了“不爱钱”的誓言,曾国藩自然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在从军不久,就大笔寄钱回家,折损清名,贻人口实。曾国藩在家信中也是这样坦承的,“余在外未付银寄家,实因初出之时,默立此誓,又于发州县信中,以不要钱、不怕死六字,明不欲自欺之志”。当然,发誓在军中“不要钱”,并不只是为了保持个人的清名,更重要的原因是曾国藩深知廉洁是战斗力中的关键因素。只有立定“不要钱、不怕死”的志向,才能组织起一支真正的、有战斗力的队伍。因此,在以身作则的同时,他对军中廉政抓得很紧。他反复告诫军官,“欲服军心,必须尚廉介”。他对下属们反复申说,“为将之道,谋勇不可强几,‘廉明’二字则可学而几也。弁勇之于本营将领,他事尚不深求,惟银钱之洁否,保举之当否,则众目眈眈,以此相伺;众口啧啧,以此相讥。惟自处于廉,公私出入款项,使阖营共见共闻,清洁之行,已早有以服弁勇之心”“兵勇心目之中专从银钱上著意,如营官于银钱上不苟,则兵勇畏而且服;若银钱苟且,则兵勇心中不服,口中讥议,不特扣减口粮、截旷而后议之也”。
  湘军建立之初,曾国藩对各营开支细项皆要逐项审查,后期因事务繁杂、军队扩充太快,难以做到,但对发现贪污中饱私囊的行为严惩不贷,从不姑息。副将杨复成、彭得胜因克扣军饷,曾国藩上奏朝廷后“正法”处之。
  曾国藩的湘军风气,因此与众不同。当时全中国的军队当中,主帅穿着破旧衣衫,军官们穿着都如农民,来了客人来不及备饭的,仅曾国藩的湘军一家。因此赵烈文才感动到“可为流涕”的地步。虽然采用厚饷高薪政策,但和低薪制的国家正规军比起来,湘军耗用的军饷数却是很低的。道光三十年至咸丰三年,清廷用绿营兵九万七千七百余,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用饷二千五百一十万余两;而曾国藩的湘军,从咸丰三年起到同治三年止,前后十二年,人数由初起一万七千人增至后来的十二万人,也仅花二千九百万两左右。由此可见,湘军的军事效率甚高。
  在曾国藩的带领下,湘军建立起了廉洁俭朴的军风。湘军的高级将领大都是廉洁者。
  评论这张
 
阅读(2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