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陈宝箴的最后岁月  

2017-04-10 11:14:08|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百多年前的戊戌维新以及因慈禧太后发动政变而遭受的失败,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大事变、大悲剧。其事变过程之复杂翻覆、人物关系之扑朔迷离、文本资料之若实若虚,至今尚有未得其真相者。湖南是变法维新的发祥地,巡抚陈宝箴所领导而由其子陈三立襄助赞画的湖南新政,可以说是清季改革的模范域区。正因为如此,政变后湖南新政以及陈宝箴父子所受到的打击格外沉重。
  光绪二十四年(1898)八月初六,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幽禁光绪帝,通缉康有为、梁启超,杀“六君子”于京城菜市口。随后发出惩处陈宝箴、陈三立父子的上谕,“湖南巡抚陈宝箴,以封疆大吏滥保匪人,实属有负委任。陈宝箴着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伊子吏部主事陈三立,招引奸邪,着一并革职”。
  在戊戌披难的“六君子”中,刘光第、杨锐是陈宝箴保荐的;谭嗣同是倡导湖南新政的先进,而梁启超则是湖南时务学堂的中文总教习,谭、梁二人与陈宝箴父子的关系不比寻常。慈禧太后对湖南新政的改革设施也毫不容情,责令湖广总督张之洞,“湖南省城新设南学会、保卫局等名目,迹近植党,应即一并裁撤。会中所有学约、界说、札记、答问等书,一律销毁,以绝根株。着张之洞迅即遵照办理”。就这样,闻名中外的湖南新政被停止了、被裁处了、被毁坏了。
  戊戌政变对陈宝箴—家的打击是沉重的。1898年冬天,被罢免的陈宝箴父子携家眷离开湖南巡抚任所,迁往江西老家。在返乡途中,陈三立大病一场,第二年又病,险些病死。祸不单行,这一年,家人连连去世。然而尤其让人不敢置信的是,陈宝箴父子在南昌西山只住了一年多,光绪二十六年(1900)春夏之间,陈宝箴突然逝世了。而在逝世的前几天,还曾写过《鹤冢诗》二章;前五天还在给陈三立写信。陈三立的记载是,“是年六月二十六日,忽以微疾卒,享年七十”。何以患“微疾”,何以遽尔而逝,使得陈三立大呼“痛哉,天乎!”陈宝箴之死,或有不能告人的冤情。
  近人戴传翁在他的《文录》手稿中披露,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先严千总公(名闳炯)率兵弁从巡抚松寿驰往西山岘庐宣太后密旨,赐陈宝箴自尽。宝箴北面匍匐受诏,即自缢。巡抚令取其喉骨,奏报太后。
  细审《文录》手稿中的记载,可信度极高,因为这样的假是不容易造出来的,也没有造假的必要。如是,则陈宝箴实系那拉氏密旨赐死,且被害场面之惨毒,实有不可言传者。难怪陈三立要呼“痛哉,天乎!”如果参之以陈三立的有关诗作及相关材料,破解陈三立布下的重重迷障,就知道戴氏《文录》之记载不是孤立无助之属,而是完全可以得到证实的历史故实。
  陈三立《岘庐述哀诗五首》,通过用典不仅写明陈宝箴之死不是由于患病,而是被残酷杀害,同时最后一首还直接点出杀害陈宝箴的凶手是狠毒如蛟蛇的慈禧太后。《江行杂感五首》的第一首,对陈宝箴之死写得更具体、更直接,甚至可以说是直接坦露真相之作。这首诗开始写在此一年之末,傍晚出城,乘船行江上,由翻腾的江水想到国忧家难,不禁在辉煌的灯火面前泪下如雨。接着写父亲蒙冤而逝,使得自己愿一生一世都襄助父亲成就事业的抱负,再也无法实现(“胶漆平生心,撼碎那复整”)。这样的个人之仇与国家之耻(“人国所仇耻”),想起来就无法平静(“曾不一訾省”)。而且父亲竟然被(江西千总带来的)不成章法的散乱不堪之辈所捆绑(“猥就羁散俦”),拉着父亲的咽喉脖颈行刑(“啁惆引亢颈”),惨死在低屋瓮盎之中,日月也会永远为之不平(“低屋杂瓮盎,日月留耿耿”)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天地之间,实在是太渺小了(“睨之云水间,吾生固飘梗”)。
  按《文录》所载,陈宝箴接旨后自缢,然后被割去喉骨。然则“啁惆引亢颈”句所写,只能是当时行刑的具体情景,绝无他解。陈三立没有把实情告诉当时的人,他想方设法给后人留下探明历史真相的依据。
  戊戌政变一年后,何以还要对已经给予革职、永不叙用处分的陈宝箴另下密旨赐死?
  中国历史上的1898年是一个极具戏剧性的年份。从天下莫不争言变法维新,到慈禧太后发动政变,把变法维新人士绑赴北京菜市口,砍头正法,天下翻了一个过。湖南是变法维新先进域区,尤为反对变法者所嫉恨,陈宝箴父子八月二十一日获惩,第二天,福建道监察御史黄桂钧就上奏慈禧太后,认为处分太轻,提出,“如陈宝箴之保谭嗣同、杨锐,王锡蕃之保林旭,适以增长逆焰,助成奸谋。此当与发往新疆之李端棻—例重惩,仅予革职,不足蔽辜”。十月十四日,山东道监察御史张荀鹤又奏陈宝箴巡抚湖南时所设之南学会、湘报馆等虽已裁撤,但保卫局还继续存在,并枉词为说,“闻保卫局皆陈宝箴所用邪党劣绅,希图薪水,而后选道左孝同把持尤其,不顾虐民敛怨,酿成乱端,且捏称商民情愿捐资,办有成效”。甚至还捏造证据,指责陈三立贪赃受贿。幸得接替陈宝箴的新任湖南巡抚俞廉三据实一一辨证,诬陷未能得逞。但也可见泼水投石者不乏其人以及对陈氏父子攻击之烈。
  促使慈禧太后动杀机的直接导火线,与文廷式有关。文廷式是珍妃的老师,而慈禧太后最恨珍妃。早在八月政变之前,就已将文廷式驱逐出宫。政变后不久,八月十三日,慈禧太后发下谕旨,“江西巡抚并江苏、湖北督抚密拿文廷式解京”。随后又有拿获就地正法的密旨,此时文廷式潜逃在湘,文廷式的江西同乡彭铭恭为邀功买赏,将文廷式出卖,报告给当时尚未去职的陈宝箴,陈宝箴假意捕人,其实陈三立已先行派人通消息,让文廷式逃匿。后来日本人出面保护文廷式,致使慈禧太后捕杀文廷式的计划一时落空。
  八月政变之后,文廷式成为最敏感的政治人物。已经被革职、永不叙用的陈宝箴,对慈禧太后最痛恨的已通令拘捕的文廷式,居然做出这样重大的保护举动,知情者必不在少数,耳目灵通之慈禧太后,事后不可能不知情。光绪二十六年(1900)正月,文廷式在日本人保护下去日本,三月中旬回到上海。当时沪上就有公开逮捕他的传说。文廷式的胆子也实在够大,处此险境,还参与了唐才常在上海发起的旨在反对清廷的“中国国会”的筹备活动。当时的报章如《天南新报》《中外日报》等,对文廷式的事情也多有报道,并且都是关于洋人如何看重文廷式的流品才干之类的消息。然而此类舆情慈禧太后是决不会放在眼里的。当时她正醉心于利用义和团反对列强,越是外国人夸赞保护的人物,她必欲置之死地的决心越大。当事人抓不到手,相关的人就要倒霉。
  湖南维新人士的动向尤为慈禧太后所关注。光绪二十六年(1900)上半年,中外关系紧张到极点。昏聩的慈禧太后对义和团施以镇压之余,复异想天开利用其排外,同时对维新党人的惩处更趋严厉。二月,下令铲平康有为、梁启超在广东本籍的祖墓;悬赏十万两,缉拿康梁;呈验尸身,也一体给赏;愿得官阶者,予破格之赏;以“沈鹏丧心病狂,自甘悖谬”罪,严拿监禁。六月,义和团在北京杀教民、焚掠教民房舍;各国联军与义和团在京、津间大战。慈禧太后决定宣战。七月,慈禧太后下令将已遣戍新疆的张荫桓就地正法;杀吏部左侍郎许景澄、太常寺卿袁昶;处死率自立军起义的唐才常。八月,杀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内阁学士联元;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抢掠烧杀。两宫出奔;杀珍妃,推入井中。九月,新任湖南巡抚俞廉三得到朱批特旨,“文廷式著严拿务获,即行正法”。
  庚子年的夏天,是一个血腥杀戮的夏天。义和团杀洋人、杀教民;洋人杀中国人;朝廷杀内臣、杀志士仁人。陈宝箴被害于1900年7月22日。下令处死张荫桓的时间是7月3日(农历六月初八),实际处死的日期为8月20日(农历七月二十六)。新疆路途遥远,处死令的到达需较多的时间。江西相对地域较近,谕令传到比新疆要快。也许杀张与杀陈的密旨是同时发出的,路程远近不同,行刑的时间因而没有一致起来。
  陈宝箴是在仇洋的狂潮中被慈禧太后密旨赐死的,为陈宝箴放走而被洋人严加保护的文廷式在此案中所起的导火索的作用,应可想见。1906年文廷式逝世,陈三立挽词中有“祸衅机先伏,烟涛梦自孤”,就是明指因救免文廷式致使乃父遭祸一事。


  评论这张
 
阅读(35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