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马戛尔尼使华  

2017-03-29 01:38:43|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英使马戛尔尼率领访问团来到北京,这是中英首次政府间的正式接触。马戛尔尼此行是以给乾隆帝祝寿为名,谋求扩大中英贸易,建立外交关系,但是他没有达到最终目的。作为中英两国早期影响最大的一次交往,马戛尔尼出使的失败,其中有着值得深思原因。
  觐见礼仪一直是西方使者面见清朝皇帝时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马戛尔尼来华前已对礼仪之事有所了解,他还收集了一些相关情报作为参考。此前,马戛尔尼曾经担任过英国驻俄国全权特使、加勒比群岛总督和印度马德拉斯总督,以往的任职经验让他对觐见礼仪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见解,但一直没有渠道和机会加以表达。与此同时,中国方面负责接待的钦差大臣徵瑞则在汇报中一直称马戛尔尼为“贡使”,夸赞使团成员很是“恭顺”。最终,在使团提交一封关于觐见礼仪的信件之后,“礼仪之争”爆发。马戛尔尼建议两国君主享有同等待遇,由双方级别相同的官员分别向对方君主或其画像行礼。乾隆帝不悦,认为这是“无知”的要求,英使妄自尊大,应予制裁。
  由此,中英双方围绕礼仪问题展开了多轮较量:首先,中方主持接待的大臣和珅假称自己腿部受伤,试图迫使英国使节先去拜访他,以获得礼遇上的优势;马戛尔尼则以旅途疲劳、身体不适为由推脱,派其副手斯当东出面。随后,斯当东出席了和珅主持的接见和晚宴,但并未在觐见礼仪方面做出任何妥协。此后,中方又降低使团的伙食标准,以惩戒英方逼其让步,但马戛尔尼仍然没有妥协。
  就在“礼仪之争”陷入胶着之际,中方鉴于乾隆帝寿辰临近,英使又属首次来华,最终同意马戛尔尼如期觐见。乾隆五十八年八月初十,使团在避暑山庄以“适当的礼仪”完成了觐见,不过双方对行礼的记载完全不同:中方记载马戛尔尼当日行了叩头礼;英国方面则认为特使只是单腿下跪。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作为一项外交活动,关键并不在于马戛尔尼行了什么礼,而在于他终于完成了觐见,中英之间实现了官方的直接接触。而且从中英各自的记载来看,觐见的气氛在双方看来都是友好的。这意味着,“礼仪之争”虽然造成一些波折和不快,但并不是马戛尔尼出使失败的直接原因。
  由于礼仪障碍,马戛尔尼来华的真正使命一直没有机会提及或被中方关注。直到觐见时,乾隆帝看到了马戛尔尼所呈递的英王乔治三世的信,即“英吉利国表文”,使团的真实目的才终于得晓。正是这份“表文”,使乾隆帝对马戛尔尼来华的目的产生了怀疑甚至愤怒,并由此决定了此后对使团的一系列安排:回避关于中英贸易的所有实质性交涉;尽快遣送使团出境;沿途加倍防范等等。
  乔治三世“表文”的中心内容就是要求中国皇帝同意英国向中国派驻大使。他说,“求与中国永远平安和好,必得派一我国的人带我的权柄,住在中国地方,以便弹压我们来的人,有不是的罚他们,有委曲亦可护他们”“我所派的热沃尔日·吗哩格德呢·公哩萨诺吧咙(即马戛尔尼)就是此次派的正贡使,到大皇帝驾前办事”“恳准将所差的人在北京城切近观光,沐浴教化”。为求得乾隆帝的同意,英王还表示,“至所差的人,如大皇帝用他的学问巧思,要他办些事,做些精巧技艺,只管委他”。派驻大使在今天的国际外交中,是很普通的事情,不过在当时却与中国的朝贡制度发生了严重冲突。
  清朝取代明朝确立了在中国的统治地位之后,朝贡制度一如既往地成为其对外交往的主要模式。皇帝是天子,天下之共主,代表“天”统御四方藩属,并且根据藩属与中央朝廷的关系安排其朝贡的周期,即“贡期”。朝贡结束后,贡使即当按期回国,同时带回天子的恩赏和天朝的教化。通过这一过程的反复实践,皇帝主导下的天下秩序得以建立和不断强化。
  朝贡制度与近代西方国际秩序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建立在中国绝对优势基础上的,国与国之间的地位并不平等。首先,在中国与各藩国的关系上,中国是君长,是规则的制定者,可以向藩属国发号施令,藩属国无权讨价还价。其次,各藩属国的地位也不平等。其中,藩属国的贡期就表明了其与中国的亲疏程度,贡期越短越密切。
  在清廷看来,英王的要求是对中国主导地位的严重挑战。“贡使”驻京不还,就无法带回天子的恩赏和天朝的教化,也不能显示藩属国同天朝的关系程度。不仅如此,由于肩负扩大双方贸易的使命,马戛尔尼还一再表示要同中方进行谈判,这无疑是对中国宗主权更进一步,的挑战。
  因此,乾隆帝在赐马戛尔尼的敕书中明确拒绝了英方的请求,“至尔国王表内恳请派一尔国之人住居天朝,照管尔国买卖一节,此则与天朝体制不合,断不可行。向来西洋各国有愿来天朝当差之人,原准其来京,但既来之后,即遵用天朝服色,安置堂内”“况西洋诸国甚多,非止尔一国。若俱似尔国王恳请派人留京,岂能一一听许?是此事断难行”。
  英国方面的请求,现已成为国际外交惯例。乾隆帝当时的决策,或许让后人感到遗憾,但应该努力揭示隐藏在表象下的历史规律。
  如果清廷答应英国的请求,就需要对中国原有制度进行调整,其实质是对既有的朝贡制度进行变革。扩大双方贸易,中国虽然能够得到更多英国商品,但英国当时仍处在工业革命初期,商品优势尚不明显。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将会失去既有的朝贡体制主导权,英国将成为与中国享有同等或近似同等地位的规则制定者。总之,乾隆帝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他所理解范围之内的国家利益和尊严。
  在马戛尔尼来华所进行的外交交涉中,涉及朝贡制度这项清廷的核心利益。这个核心利益,不可能因为一个携带礼物的使团而让渡,因此,马戛尔尼的失败就成为必然。此后,清廷与其他国家间的秩序依然如故,只是从这时起,秩序下隐藏的危机开始渐渐浮上水面。近半个世纪之后,鸦片战争爆发,英国用大炮迫使清廷与其他国家的秩序开始按照西方的意愿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4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