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革命党人的暗杀时代  

2017-03-28 00:34:4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统计过,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鼓吹暗杀的图画文字,占全部图文的20%以上。
  其实暴力革命即便在甲午之战惨败之后也不是主流。戊戌变法时期,举国士气受到新气象的提振,所有的读书人几乎都是改良派。可惜,等待人们的只是六君子的一腔热血。接着义和团之乱,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清廷仓皇西奔,这越发坚定了读书人激进的看法,清王朝的腐败是中国富强的最大障碍。改变现状的第一步,不是立宪,而是改朝换代。革命党人的暗杀时代由此发端,并且逐步升级,愈演愈烈。
  从肉体上消灭几个权臣,确实无法改变晚清的局势。但是,刺客们觉得,比起暗杀来,朝廷和咨议局里关于立宪的清谈,完全没有可能让中国摆脱腐朽的专制政治,变成强大的现代国家。
  对刺客的所作所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评价。但是无论如何,自从司马迁为刺客立传以来,没有人能够否定刺客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中勇敢、无私、果断、隐忍的一面。
  1905年底,在安徽芜湖,陈独秀接到了朋友从北京寄来的一封信,得知以炸弹在火车站谋刺五大臣时炸烂了自己的刺客,正是他的同乡好友、26岁的吴樾。
  事实上,陈独秀和吴樾属于同一个暗杀团体,吴樾的暗杀行动,陈独秀也参与了策划。有人认为,吴樾使用的炸弹,是陈独秀和蔡元培共同制作的。这些炸弹,性能不是十分理想,结果发生了意外。
  尽管陈独秀从来就没有亲自实施过暗杀行动,但是他在暗杀团体中的资历要比吴樾老得多。现在很少有人知道陈独秀还曾有过这样一重身份,他是老资格的刺客预备队员。在陈独秀的那个时代,很多后来非常著名的历史人物,都曾经狂热地拥护过暗杀。蔡元培、章土钊、鲁迅等人,都曾有过一段热衷于试验炸弹、准备暗杀的经历。那时他们代表了一大群对时局感到苦闷而又偏好激烈手段的年轻人。
  吴樾暗杀的目标是清廷的五位重臣,镇国公载泽、户部侍郎戴鸿慈、山东布政使尚其亨、湖南巡抚端方、驻比利时大使李盛铎。他们受慈禧太后的委托,预备出国考察立宪,为大清帝国实施政治改革做准备。五大臣中有满人,也有汉人,大多口碑不差,向来被视作朝中的改革派。他们此次考察,意在表明紫禁城内的改革决心。而吴樾反对任何可能延长清朝统治的措施,不管是新政还是立宪。
  革命党人并不都同意吴樾的激进立场,很多人对立宪抱有期待。当吴樾提出暗杀五大臣的计划时,不少人不以为然,加上此计划危险重重,结果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实施。
  那个年代的暗杀团并不是现在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有着严密的组织和铁的纪律。有人参加暗杀团,并不代表他真地会去亲自动手。暗杀团里的人际关系松散,没人会命令别人去当刺客,即使有这样的命令,别人也未必会绝对服从。相反,决定刺客人选的时侯,大多数人会明确地拒绝参加。拒绝执行任务的原因可能是观念分歧,但也可能是出于害怕。一些拒绝出任务的暗杀团员如鲁迅,则解释说,家有老母需要奉养,因此不能从事这种自杀性的工作。
  革命党人的暗杀时代其实也是改革时代。1905年,侥幸逃过吴樾炸弹袭击的五大臣游历欧美十余国,回国后向清廷提交了一份观察报告。报告的结论是,必须实行君主立宪,进行政治改革。端方告诉慈禧太后,立宪还能保证“皇上可世袭罔替”,天下还是爱新觉罗家的。在端方这样的掌权派、康梁这样的改良派和各地的立宪派士绅看来,保中国和保大清并不矛盾,只有改革才能保国,只有国家保住了,才能保住大清的统治;反过来,大清政权的延续,有利于社会稳定,降低改革的成本。
  但是,孙中山、黄兴这样的革命家并不会这样想。革命党人觉得,中国亡国灭种的最大危险,不是别的,正是清朝的统治。中国的富强和清朝的统治不能两全。革命党人的首要任务,就是将保中国和保大清切割开来。所有有利于清朝统治延续下去的措施,哪怕是进步的、符合时代潮流的改革措施,也都必须无条件地反对。
  孙中山也不是生来就是激进分子。1894年,孙中山怀着满腔报效国家的热情,通过同乡唐绍仪的关系得到了盛宣怀的书信推荐,专门到天津,向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递折子。折子里洋洋洒洒上万言,都是富国强兵的建议。可惜李鸿章当时忙着应付朝鲜危机,无暇顾及这个寂然无名的小人物。孙中山一肚子爱国保国的计划就这样流产了,由此对清廷的办事效率和他个人的上升机会产生了怀疑,他开始有了以暴力改变现状的念头。
  不仅仅是前仆后继的暗杀,与之相呼应的,还有此起彼伏的暴动。就像暗杀一样,历史学家从来不会高估暴动的军事价值,但暗杀和暴动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却不容小觑。经久不息的对抗现行秩序的暴力行动彼此呼应,制造了一种动荡不安的形势。每当起义前景大好,暗杀就不是最优的选择,每当革命陷入低潮,大规模暴动被压制,就会有人选择有轰动效应的暗杀活动。暗杀是革命党人的一种自我激励,也是他们消除内部分裂、团结同志的常用方式。
  汪精卫起初觉得暗杀只是儿戏,如果杀几个官员就能逆转形势,就能推翻清朝统治,实现三民主义,那就太简单了。从瞧不起暗杀到亲自从事暗杀,汪精卫的转变和当时萧条的革命形势有关。1910年之前一连串的起义失败之后,很多同盟会的人都感到推翻清朝无望,灰心沮丧的情绪正在扩散,这加剧了同盟会内部的分歧。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很多人觉得是画饼充饥,大多数人把孙中山看成是革命理论家,再刻薄一点的,就难免要在理论家前加上“空头”二字。
  孙中山的追随者汪精卫受不了这种讥讽。他下定决心要制造一起轰动的大案,用以提振同盟会成员的信心,将他们再次团结在一起。尽管大家都反对他去搞暗杀,孙中山更加着急,打电报要他放弃暗杀计划,但他还是决定于1910年谋刺摄政王载沣,结果事败被擒。
  暗杀有一种道德上的价值。在政治动荡不安的时期,人性的堕落往往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社会景象。每当政权更替的紧要关头,道德的约束似乎总是会先行一步宣告解体,卑怯和自私自利的行为日益普遍。从荆轲时代到汪精卫时代,暗杀者的初衷除了想逆转政治进程之外,还普遍包含有拯救道德和秩序的理想,尽管普通人未必欣赏刺客的作为。
  常常有人假设,如果汪精卫因谋刺摄政王被判死刑,历史对这个人的评价会不会简单得多。汪精卫坐了一年多牢,武昌起义之后光荣出狱,直接参与了南北议和,最传奇的刺客放下炸弹后,突然变成了政客。
  汪精卫出狱后,暗杀时代的余音仍未消散,又发生了两起重大的暗杀事件,一是彭家珍刺死清大臣良弼,一是北方革命党人暗杀袁世凯未遂。这两起暗杀事件对时局都有不小的影响。此后数十年间,暗杀仍不绝于书,但故事的背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12年陶成章遇刺,1913年宋教仁遇刺,这已经是另外的故事了。当革命者成为掌权者,刺客变成政客,暗杀者就会成为暗杀对象。从此,革命党人的暗杀时代也就画上了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2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