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我的心属于北洋水师  

2017-03-27 00:59:4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吉芬是一个为中国海军而生,为中国海军而死的美国青年,死时年仅37岁。
  1860年12月13日,马吉芬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个背景显赫的军人世家,祖父参加过独立战争,父亲参加过南北战争。马吉芬也跟随父辈从军,17岁就考进了印第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
  188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每年只有12名毕业生可以到海军服役。同年毕业的马吉芬没能考进前12名,只能拿着1000美元的安置费回家当替补。
  这一年,中法战争爆发。在家待业的马吉芬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为了迎战法国,李鸿章在福州开办了水师。不想放弃从军梦的马吉芬十分兴奋,便将目光投向了大洋彼岸的中国。
  1885年4月,航行了四个月的“力士”号海轮抵达天津城外港口,马吉芬来到了中国。可是一上岸,他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中法战争结束了。
  马吉芬很失望,但他仍想在中国海军谋求一职。于是他通过美国副领事之手,把精心撰写的求职信递给了李鸿章。随后,李鸿章给了他一个面试的机会。“我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贵国,就是想为大清海军服务。”“那你准备做什么工作?”“我希望指挥新购的鱼雷艇加入长江的防卫舰队。”这是马吉芬面试时与李鸿章的一段对话。
  面试比较顺利,不过,就在马吉芬以为“马到功成”之际,李鸿章突然关心起他的年龄,马吉芬回答自己已经25岁了。李鸿章马上板起脸来,说男子“三十而立”,他认为马吉芬无法承担重任。在马吉芬的再三恳求下,李鸿章才同意如果马吉芬能通过军械局水师学堂的多学科评估考试,就让他到中国海军服役。
  两天之后,天津水师学堂专门为马吉芬进行了一场“公务员考试”。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学习了七年的马吉芬虽然只答对了所有卷子的60%,但这样的结果已让中国考官十分满意。李鸿章得知消息后,也很满意。但李鸿章仍然无法放心将鱼雷艇交给一个外国人指挥,只让马吉芬担任天津军械局教官。
  顺利进入中国海军之后,马吉芬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让母亲把他以前在海军学院用的书全都寄过来,并附上家人的合照,和一个叫卡罗琳的女孩的照片。马吉芬开始把心交给他所服役的中国海军。
  渐渐地,李鸿章对马吉芬的不信任,被他的“任劳任怨”打动了。在天津军械局任教的日子里,马吉芬培养出后来参加中日甲午海战中的很多中国军官,却只得到130两白银的年薪。李鸿章开始赋予马吉芬重任,委任他带领中国官兵团前往英国验收中国预订的军舰,接受他关于在威海创办一所新型水师学堂的建议,并委以他威海水师学堂总教习的重职。
  就这样,马吉芬在中国一待就是十年。1894年,34岁的马吉芬想回美国探亲休假。但就在他回国的前夕,甲午战争爆发了。“中国和日本马上就要开战了,虽然我可能就此与你们永别,但我必须留在岗位上。在中国服役了十年,中国人始终对我仁慈有加,如果这时遗弃他们,将是多么可耻”。他在战前给父母寄了这样一封信。撤销休假的马吉芬被任命为“镇远”号战列舰的帮带,参加了“黄海中日海战”。
  马吉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1894年9月17日,他由一名教习变成出征的战士。马吉芬经常提议要“先发制人”,不过,他发现中国人在海战中的战略一直是“避敌保船”“持重防守”,这一点让马吉芬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马吉芬在写给他的同窗沃森·吉尔德博士主办的《世纪》杂志中,描写了当年“镇远”舰与日本“吉野”舰对决的浴火过程。“镇远”舰遭到三艘日本战舰合围。很快,中日双方的战舰比例由十二对十二变成了八对十二。与此同时,丁汝昌所指挥的战舰也在日舰合围夹攻之下变得千疮百孔。于是,马吉芬命“镇远”号逼近日本舰队以分散日军火力。日军旗舰“吉野”号被吸引后向“镇远”舰开来,马吉芬命四门克虏伯主炮全线开火,“吉野”因此丧失战斗力,并带领两艘日舰撤退。然而,猛然间,身负重伤、双目几近失明的马吉芬见证了那个震撼人心的场面:弹尽后的邓世昌率“致远”号与正在逃离的“吉野”号日舰同归于尽。
  随后,马吉芬在昏迷中被拾进船舱,留下—张头裹棉纱、满身浴血的照片。
  1895年2月17日,日军攻破了威海卫,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还在思索中国为何迅速溃败的马吉芬,听到一个消息,中国朝廷把战争的失利算到他这位洋顾问头上。作为军人的马吉芬,似乎知道这样的结局对他意味着什么,于是他藏身于一艘美国货轮,偷渡回国。
  回国后,身负重伤的马吉芬被送进了医院,人们知道他曾为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帝国而战,称他为“马吉芬少校”,一时间,成为“焦点访谈”的对象。中日甲午战争是亚洲第一次现代化军舰之间的海战,西方国家关注的只是中日双方的舰艇对于战争结局有什么样的影响。中国海军战败后,西方各国舆论都认定日本海军训练有素、英勇善战,而中国海军则是统帅指挥不力,军人素质低下。
  马吉芬为了给自己并肩作战的中国军人“正名”,他开始四处演讲,他要让世人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让世人知道中国海军到底败在哪里。马吉芬在他的著作《鸭绿江外的海战》中有一段话,“中国海军,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贪生怕死、昏庸无能。可是,没人能理解我亲身看到的中国的现状。我看到了中国这个没落了的帝国,她还是可以有一天,崛起于东方”。他还说,“我们的同胞,总是在侮辱中国海军。可是,逃跑的仅是一艘轻型巡洋舰、一艘炮舰,绝大多数中国海军,都在奋力与日本舰队拼杀。虽然,我们处于技术上的劣势,但不要再侮辱我们,我们和那些阵亡将士,应该得到美利坚同胞的尊重”。
  由于马吉芬的大脑受了重伤,他的同胞认为他精神有些问题,因而他的努力被认为是疯狂之举,他的那些话也被美国人当成了笑谈。因为美国人只看到割地赔款的《马关条约》,只注重那一场战争的结果。
  回国后的马吉芬,又重复了他在中国所受待遇前后截然不同的命运。他对于中日甲午海战的讲述,一开始还是新闻,后来被当作疯人疯语。这也因为马吉芬本人在医院中表现出了一些疯狂迹象:他烦躁不安,还扬言要杀人。他的病历中写着,“右眼视神经损伤,耳鼓膜损伤,肋部、臀部仍有残留弹片”。
  马吉芬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医院里,他想不通他所敬重的丁提督为何会有这样的遭遇:丁汝昌在死前早已被革了官职,朝廷让他继续指挥作战,只因无人能接替他。而丁汝昌死后,光绪帝还下了“籍没家产、不许下葬”的圣旨。马吉芬在临终前回忆起丁提督时写到,“在夜半孤灯之下,左思右想,饮鸩而逝。老英雄当时的感慨可想而知”。至于他本人,在异国耗尽十年青春年华后仓皇出逃,最后还是为自己的祖国所误解。精神错乱的马吉芬,能回忆起的战争场面已经不多,然而,他所指挥的“镇远”舰上的十二吋炮命中日本“浪速”号舰艇时,北洋水兵发出来的欢呼声,还不时回响在他的耳旁。
  1895年2月11日,弹尽粮绝的丁汝昌,拒绝了日方伊东祐亨和瑞乃尔的逼降,服毒自尽,为国捐躯。两年后的同一天,马吉芬开枪自杀。人们看见他的病床上留下了一张纸条,“我的心属于中国,我的心属于北洋水师”。
  按照马吉芬的遗嘱,他下葬之时,遗体着“北洋水师”军服,棺木覆盖的是他从中国带回的、曾在“镇远”舰上悬挂过的中国海军军旗黄龙旗。后来,马吉芬的祖国开始慢慢地认同了他,美国海军军官学校把他视为与美国传说中牛仔或伐木巨人一样的民间英雄。他的事迹还被美国人戴维·普尔写成一本名为《马吉芬归来》的书。
  在马吉芬墓碑的背面,雕刻着中美两国国旗,正面写着,“谨立此碑,纪念一位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却把人生献给了另一面国旗的勇士”。
  评论这张
 
阅读(2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