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尼布楚谈判  

2017-03-22 03:01:44|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俄尼布楚谈判,俄方派出的是一个由全权大使费多尔·阿列克谢维奇·戈洛文率领的队伍,而中方派出的则是索额图和康熙皇帝的舅舅都统佟国纲率领的使团。不过,在这个中国历史上首次派出的外交谈判使团中,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位高权重的两位谈判代表,而是两个高鼻梁蓝眼睛的西洋人:一个是葡萄牙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徐日升;另外一个是法国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张诚。徐日升和张诚的共同身份,是耶稣会派到中国的传教士。
  在前往尼布楚谈判的使团即将出发时,康熙帝指示,“尔等初议时,仍当以尼布楚为界。彼使者若恳求尼布楚,可即以额尔古纳为界”。与清廷的慷慨大度相反,为了获取最大利益,沙俄当局为谈判代表戈洛文制定了三套中俄边界的划分方案。第一套,也就是最高要求,是以黑龙江为界,即并吞整个黑龙江北岸;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退而求其次的第二方案要求以牛满江或结雅河为界,占领黑龙江中游北岸;纵然是所谓最低要求的第三方案,俄国也坚持占领已经在清军的长期围困下朝不保夕的阿尔巴津,并在结雅河一带保留中俄共同的渔猎场。戈洛文受命“以军事手段达到上述一切”。
  1687年9月,从莫斯科匆匆出发的信使赶上了戈洛文使团,送来了沙皇当局对谈判的第二份训令,指示“为了同清朝皇帝保持最牢固的友谊”,可以拆除雅克萨的俄国堡寨以换取中国开放通商。同第一份训令中的杀气腾腾的口气截然相反,第二份训令向戈洛文强调,除非清朝采取极不友好和蛮横无礼的行动,决不要发动战争和造成流血事件。1688年7月,俄国外务衙门的一名书吏又给戈洛文带来了第三份训令,谕令在退出雅克萨后中方仍不满意的情况下,可以以退出包括尼布楚在内的“达斡尔地方”的最后方案来签约。
  1689年8月22日拂晓,期待了三年之久的中俄谈判终于开始了。在正式谈判前,徐日升和张诚作为中方代表前往俄营拜访戈洛文,虽然有清朝官员陪同前往,这两个传教士仍然肆无忌惮地用清朝官员听不懂的拉丁语与戈洛文打了招呼。徐日升和张诚的正式身份是大清使团的顾问,但在实际谈判中,他们两个还是大表使团的翻译。
  会说拉丁语的戈洛文表示,希望从耶稣教的愿望出发,能够倾心于同属于基督教的俄方。两个传教士则说,他们将“按自己的信仰,有责任在一切力所能及的事务中,对基督教徒给予帮助”。随后,这两个传教士瞒着随行的清朝官员,递给戈洛文一封信,索要价值不菲的“貂皮、银鼠皮、玄狐皮和上等酒”,他们可以提供关于大清使团谈判意图的情报。他们的要求,立即得到戈洛文同意。
  会议伊始,戈洛文就污蔑清方“置两国之间的友谊于不顾,制造流血事件发兵来犯沙皇陛下臣民”;要求清朝军队将“以武力新占领的地方,归还我大君主沙皇陛下方面”,不然的话“由沙皇陛下勇敢的将军率领的军队准备敉平敌人”。如此贼喊捉贼的倒打一耙理所当然地被中方严词驳回。
  索额图以无可争辩的史实回顾了俄国哥萨克侵入黑龙江流域的斑斑劣迹,在“当地居民多次向皇帝控告这些哥萨克”的情况下,清朝才被迫进行自卫;在第一次攻克雅克萨后,清军释放了全部俄国俘虏,但俄军头目托尔布津却又背信弃义挑起第二次雅克萨战争。双方就此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就在戈洛文陷于理屈词穷而狼狈不堪的窘境时,“吃人嘴软”的传教士出来为他解围。徐日升以貌似公正的姿态,建议双方停止“无休止的争论”,立即讨论划界问题。戈洛文马上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立即表示赞成并抛出了第一个划界方案,即沙皇训令中的最高要求:以阿穆尔河歪海为界。这个方案大大超过了康熙帝给清朝使臣们的底线,因此被断然拒绝。而清方提出以勒拿河和贝加尔湖为中俄国界的建议也不被戈洛文所接受。两国使团的第一次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便告散会。第二天,中俄双方开始第二次谈判。由于戈洛文继续漫天要价,谈判同样无果而终。
  清朝使团准备中止谈判回国,这下轮到戈洛文伤脑筋了。于是,当天夜里,戈洛文就急忙派出俄方拉丁语通译与大清使团里的两个教士取得联系,并偷偷地进行密谈,允诺给他们珍贵礼物。8月25日,应戈洛文的要求,两个传教士来到俄国营地,将康熙帝所定的中方底牌和盘托出。
  徐日升说,中国皇帝对收回雅克萨这一点是不能让步的,因为中国人已经用武力收回过雅克萨,而且完全有能力再次收回。这两个中国使团的“顾问”随后又向俄国谈判代表建议“自己应当判断,在尼布楚和雅克萨之间,何处可以满意地划作两个帝国的边界”。传教士所说的这一切令戈洛文大为满意,他立即送给这两个传教士四十张貂皮、一百张银鼠皮和一张玄狐皮。
  8月27日深夜,俄国信使来到清朝使团的营地,带来了俄国决定放弃雅克萨的消息。对于戈洛文来说,放弃雅克萨早已是沙皇训令中已有的内容,并不是什么痛苦的让步,相反通过将边界定在额尔古纳河,使得俄国可以获得“有银矿、盐湖,并且耕地甚多”的额尔古纳河西岸地区。
  对于中俄《尼布楚条约》,以当时俄方在西伯利亚军力之单薄,加以沙皇密令戈洛文要避免重启战端,俄方不得已,未必不有所让步。但在那两个吃里爬外的传教士帮助下,俄国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它想要的一切,在领土方面,只需要退出原本就保不住的雅克萨,就得到了贝加尔湖与额尔古纳河之间的整个外贝加尔边区,而对于俄国最为看重的远东的经济利益也在《尼布楚条约》中轻易获得。
  评论这张
 
阅读(38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