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来土之争  

2017-03-22 02:23:4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天国金田起义,与来土之争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所谓“来”,指的是分布于广西的客家人,其中桂中一带,以清代康乾期间从广东嘉应州等地迁来的客家族为主。而“土”则是原籍广西的汉、壮等民族。由于清代地方政府的错误处置,两大族群之间的矛盾被扩大成为群体性纠纷,这对太平天国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来人的农耕技术远比土人先进,但他们毕竟是后来者,广西又是平地少、山地多的贫瘠地区,肥沃宜耕的平地基本上已被土人占据殆尽,来人只能跑进人烟罕至的深山。来人充分发挥了他们能吃苦、善耕种、男女都能下地干活的传统,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一片片荒山变成了良田,同时他们还兼营商贸、烧炭、养殖等副业,其中一部分来人成了有钱人。这些有钱的来人便下山购买土人的田宅家产。
  在土人看来,来人不在老家呆着,跑来广西寻食,属于不安分守己;既然来了,就应该死心塌地蹲在山沟沟里,如今却仗着有几个臭钱,跑来跟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争农地、争宅子、争圩镇,甚至争坟山,实在可恶,可恶极了。
  事实上,“粤东客家”进入桂中之初,两大族群之间并没有多少激烈冲突,后来的冲突之所以愈演愈烈,一是因为人丁滋生,人多地少,在贫瘠的桂中很快造成直接利害冲突;二是鸦片战争之后,大量广东失业游民、散兵游勇进入广西谋生,而战争赔款造成银价上升、赋税沉重,加剧了当地民众的生存压力。
  来土之争的爆发地,在广西贵县。道光三十年(1850),贵县东北一个叫大墟的客家村子里有个来人富户温亚玉,看中了邻村土人家的姑娘,要娶来做妾。这户土人家境贫寒,便顾不得什么来与士,笑纳了彩礼。可姑娘自己早已许给了另一户土人。那个土人便纠集宗族上门讲理,最终引发了席卷数百村寨、波及数万户村民的大械斗。
  一般来说,械斗爆发前总有个见官的过渡期,双方都会找官府评理,事情未必没有缓和的余地。偏偏贵县也好,上级浔州府也罢,对来土之间的纠纷不闻不问,装聋作哑。地方官一来不愿多事,二来他们虽然都是外省人,却稍稍偏向土人。这是因为土人容易管束,而来人和外省联系密切,当时横行桂中和桂东南的天地会“会匪”、水陆反清武装“艇匪”,大都来自广东,和当地客家沾亲带故。在地方官看来,虽然来人和土人都有参加天地会的,但来人要危险得多,如今双方对峙,土人数倍于来人,如果放任械斗,胜负一望而知,他们想借机省出一点“清除匪患”的金钱和气力。
  械斗中,土人将一座座被攻陷的客家村圩烧成白地,好让对方永远也回不来。战败的来人则成群结队投奔了正在招兵买马的桂平紫荆山“拜上帝会”。
  广东向来是天地会活动的中心地带,而广西在康雍乾三朝几乎没有大宗天地会活动的记载。直到嘉庆年间,许多广东天地会骨干分从水、陆两路进入广西。由于客家的“一家人”传统,他们很快找到了“窝主”,便聚众呼啸,成了广西官府口中的“会匪”和“艇匪”。
  1848年,徐广缙接任两广总督。在他看来,虽然两广都是自己的辖区,但广东交通便利,朝廷耳目众多,治安如果不好后果严重,相对而言,广西山遥水远,即便乱一些也关系不大。于是他下令在广东江面添募巡船,并在各府大兴团练,加派官兵,将天地会会众驱入广西。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让广东暂时平静下来,却把广西搅得天翻地覆。
  广东入桂的“会匪”“艇匪”,活动基地仍设在广东。如今老家回不去,他们中一些人开始在广西抢地盘。在这种情况下,忙于械斗的广西来人的召唤,对他们而言就有充分吸引力。
  最终,在械斗中和来人一起战败的天地会会众,既回不了广东,在广西也无立锥之地,他们几乎全部加入了太平军。
  离来土之争爆发地大墟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子叫赐谷村。这个村子是洪秀全、冯云山到达广西后第一个落脚点。在大墟的西边,有个地方叫龙山,是拜上帝会的重要活动区域,石达开、秦日纲等会中骨干人物,都是龙山一带的富户或矿工首领。
  拜上帝会原本是半公开活动,“人人知有洪先生”。1849年夏天,洪秀全为神化自己,曾散布“人将瘟疫,信者得救”的预言,第二年果然应验。而在瘟疫大爆发的紫荆山区,死人最少的田心、花雷二处,偏偏是拜上帝会信徒最多的地方。这仅仅是巧合加机遇的结果。预言本来意在鼓动群众放弃家产投身起义,而拜上帝会会众在瘟疫中死人少,和洪秀全本人通晓医术,会里又有李俊昌、何潮元等原本为起义招募的军医有关。但在非常时期,无疑让拜上帝会的名头和神秘性又大了不少。
  来人喜欢抱团,械斗时会遍拉同族参战,近在咫尺的赐谷村不可能不去。拜上帝会的核心会众和首脑绝大多数都是来人,照理说,拜上帝会不应该袖手旁观,也不会袖手旁观。但大多数记载表明,在械斗早期,拜上帝会并没有积极出面帮助“自己人”。萧朝贵说过,“待等妖对妖相杀尽惫”。这句话被人们认为是拜上帝会坐山观虎斗的主要证据。其实萧朝贵的这句话并不是针对来土之争所说,他一直把清军称为“妖”,且这番话讲于大墟械斗开始前,应是针对清军和当时活跃的“会匪”交战而言。
  械斗开始后,萧朝贵反复强调拜上帝会的会众要“忍耐”、要“让人三尺”。他不赞成会众去帮助来人。当时,金田起义业已酝酿,而杨秀清的病还没好,萧朝贵不愿意节外生枝,影响大事。
  但这种谨慎和保守很快就放松了。从当时文件的记载中,可以明显看出拜上帝会会众参与来土争斗的痕迹。很显然,来人居多的会众不可能置身械斗之外,占据上风的土人洗劫来人村寨的同时,不会放过同为客家、又持械聚众的拜上帝会会众。
  战败的来人加入了拜上帝会,这对金田起义而言实在是一场及时雨。据《浔州府志》记载,拜上帝会原本只有几百人,来人中的无家可归者“悉往投之”,有三千多人,令其声势大振。如果没有来人的加入,金田起义将很难实现。
  来人的家园已毁,无家可归,来人与拜上帝会的会众又属于同一族群,而且他们富有战斗经验,一经消化,马上就成了太平天国的骨干力量,这极大地增强了金田起义后太平军的战斗力。
  评论这张
 
阅读(25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