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天津教案  

2017-03-21 01:36:36|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文化在中国的传播,以洋教士东来为开端。美国史学家费正清等主编的《剑桥中国晚清史》中,曾流露深深的困惑。西方国家那些基督教传教士到中国来,并不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至少在表面上他们是在为中国人效劳。然而,那些传教士反而引起了中国人的恐惧和仇恨。原因在于,那些传教士始终坚信,只有从根本上改组中国文化,才能符合中国人的利益。他们的共同目标是使中国人皈依基督教,而且他们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筹办夷务始末》一书收录了一份1862年在江西出现的《扑灭异端邪教公启》,实际上就是当年的读书人张贴出来的一张匿名大字报。其中洋教士的罪责被归纳为:“采生折割”“奸淫妇女”“锢蔽幼童”“行踪诡秘”,大字报号召民众“齐心拆毁天主教堂,泄我公愤”。
  当时为息事宁人,清廷派人到江西查访,了解民情。官员问老百姓:“我等从上海来,彼处天主堂甚多,都说是劝人为善。譬如育婴一节,岂不是好事?”老百姓回答:“我们本地育婴,都是把人家才养出来的孩子抱来乳哺。他堂内买的全是十几岁男女,你们想是育婴耶?还是借此采生折割耶?”
  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天津教案,就是因育婴堂的风波而起的。
  天津教案的严峻性,清末人已有所认识,一本晚清笔记的作者就曾感叹,如果当时此案处理不当,庚子年中的八国联军侵华就会提前上演。
  1870年四五月间,天津境内屡屡发生用迷药诱拐儿童的案件,不久民团组织拿获了一个叫武兰珍的嫌疑犯,武兰珍供称,迷药来自法国教堂的杂役王三。当时清朝负责北方沿海开放口岸通商、外交事务的是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其衙门就设在天津。崇厚约法国领事丰大业来衙门商谈,要求教堂交出嫌疑犯对质。这时,天津街上已聚集了不少愤怒的群众,各种说法不胫而走。
  丰大业为人骄横傲慢,在中国人面前气焰更加嚣张,一言不合,居然当着崇厚的面拔出枪来,三口通商大臣慌忙躲避。丰大业忿忿然离开衙门,恰好遇上天津知县刘杰,二人为迷拐案争吵了起来,丰大业开枪打死了护卫知县的家丁。此举激怒了本就愤愤不平的围观民众,大家一拥而上,将丰大业及其随从群殴至死,余恨未消,又焚毁了法国教堂,教堂中十名修女、两名牧师在冲突中死亡。事态进一步扩大,四座英美教堂成为池鱼之殃,被天津民众捣毁;三个俄国商人也丢掉了性命。
  教案发生后,外国炮舰迅速开至天津示威,同时七个国家的公使联名向清政府的总理衙门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赔偿损失和惩凶。
  此次恶性事件,是有前兆的。天津教案发生前,民众与洋教的冲突早已此起彼伏。1862年,湖南、江西、贵州等地就相继发生群众焚毁教堂、育婴堂事件。
  关于如何处理天津教案,清政府感到利剑高悬。一方面,经过两次鸦片战争,清王朝已充分领教了坚船利炮的利害。另一方面,民间对教堂乃至洋人的愤怒情绪,又未必不是统治者眼里可以倚重的力量。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的一番话颇具代表性,他认为“津民之哄然群起,事出有因,义愤所形,非乱民可比。正宜养其锋锐,修我戈矛”。
  清政府最终派出时任直隶总督的曾国藩善后。曾国藩看得很清楚,要对外国人和本国民众都有所交待,首要的问题,就是查清真相,拨开笼罩在育婴堂上空的疑云。
  曾国藩到津后,立即对拿获的王三等人进行审讯。但据洋务派官僚黎庶昌说,这几人“皆市井无赖,供词反复狡展,不能定案”。曾国藩又不畏劳苦,亲赴实地查访。其结果,他在奏折中翔实地报告了四点:第一,民间甚嚣尘上的洋教士“杀孩坏尸”“采生配药”,教堂内“有眼盈坛”云云,并无其事;第二,洋教士之育婴系慈善事业,“以收恤穷民为主,每年所费银两甚巨”;第三,民众对洋教士的误解也不为无因,教堂“经年扃闭,过于秘密,莫能窥测底里”;第四,“天津教案”的发生必然中有偶然,适值其时“有拐匪用药迷人之事”,而恰恰育婴堂中又“死人过多”,修女们特别愿意为生病和垂死儿童洗礼,这是育婴堂死亡率较高的重要原因。这些原因凑在一起,酿成了巨变。
  清政府在派大臣赴法国道歉的同时,杀掉了为首人员十五人,军遣二十一人,将天津知府、知县以失职罪发往黑龙江,并赔偿外国人各种损失四十六万两白银结案。
  天津教案虽然结了,但办案的曾国藩却成了众矢之的。首先是天津民众不满。黎庶昌分析了天津老百姓的心态,“怨崇厚公之护教,咸望公至,必力反崇公之所为”,可是曾国藩没有满足天津老百姓的愿望。其次是同僚和知识分子不满,大家异口同声抨击曾国藩对外太软,对本国官员和百姓又太苛。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回忆说,“其时,京城士大夫骂者颇多,臣父亲引咎自责,寄朋友的信,常写‘外惭清议,内疚神明’八字”。
  这八个字,道尽了曾国藩的苦衷。他在向清廷请示善后办法时,剀切陈词,“中国目前之力,实难遽起兵端,惟有委曲求全之甚”“臣以无备之故,办理过柔,寸心抱疚”。说到底,对外强硬,需要遵守国际交往的一般准则,但是更需要实力作为后盾。揆诸当时情势,舍曾国藩所为外,恐怕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