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道光年间的银库盗窃案  

2017-03-21 01:14:18|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帝国的中央财政,除皇帝的个人花销由内务府负责外,其余部分全归户部管辖。为了管理从全国各地征收上来的银钱和实物,户部设立了三个大库,即银库、缎匹库、颜料库,分别存储各省每年解送京师的税银、绸缎布匹,以及铜、铁、铅、锡、颜料、药材等项物品,合称“户部三库”。简而言之,户部是清政府的财政中枢,户部银库则是专门为国家保管银子的机构。
  大清帝国的财政状况,在乾隆朝以前形势尚好,乾隆末年以后,财政日益困难。至嘉庆朝,几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朝廷连年用兵,致使国库空亏,捉襟见肘。到了道光年间,财政愈加败坏,特别是平定张格尔叛乱,黄河数次决口和鸦片战争三大财政耗案之后,又发生了震惊朝野的户部银库盗窃案。
  道光二十三年(1843),由于管理银库的大小官吏分赃不均,吵了起来,而且越吵越厉害,无法掩盖,终于传到了道光帝那里,库丁张诚保偷盗库银案遂被曝光,并由此爆出道光朝乃至有清一代最大的银库盗窃案。道光帝震怒,谕令刑部尚书惟勤等人前往盘查银库,并一度亲自参加审问,最终弄清了全部真相。
  银库汇集了全国历年来的税收银两,守备自然格外森严。银库由郎中负责,三年一任。这些郎中,大都从中渔利。郎中以下,司库、书吏、兵役人等,也无不以此为利薮,其中尤以库兵为甚。库兵全是满族人,也是三年一任。通常一任可以窃得三四万两银子,因此被视为“肥缺”。库兵轮流搬动库银,每月总会进进出出四五次。每逢搬库,无论寒暑,库兵都要裸体,从堂官前鱼贯而入,入库后穿上预先准备好的工作服。搬运完毕,脱下工作服,裸体而出,至大堂前再次接受检查。检查时,库兵要平伸两臂,露出两肋,两腿微蹲,并张嘴学鹅叫。用这样的办法防止他们有所夹带。通过检查后,才能外出。相传,库兵职业乃家世相传,他们从小就练习用肛门夹物,先练习夹鸡蛋,再依次换成鸭蛋、鹅蛋,以至于铁蛋。到最后,一个库兵每次可用肛门夹带大约十枚光滑的银锭,重一百两左右。
  库兵偷盗库银,毕竟是雕虫小技,比起管库的大员,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一方面,库吏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地“移用”;另一方面,户部银库自乾隆时期和珅当国后,就从来没有认真清查过。嘉庆年间,虽然朝廷派过专员盘查,但由于受到库吏的贿嘱,无不模糊复奏,含混了事。随着吏治的腐败,库内侵蚀的情况愈发严重,有人说,“子而孙,孙而子,据为家资六十余年矣”。据清代读书人欧阳昱的《见闻琐录》记载,嘉道时期,银库已经形成一套陋规体制,一旦逢皇上命御史清查银库,库官必献上规银三千两,御史之仆从门包亦可得银三百两。
  然而,其中也有廉洁奉公者。道光帝曾钦点给事中陈鸿前往户部银库稽查。陈妻得知消息后,对陈鸿说:“你就把我送走吧!”陈鸿吃惊地问她缘由。其妻回答道,“银库是个美差,一旦沾染上银库中的恶习,必有许多人逢迎而至,灾祸也就不日降临,我不忍心见到你被皇上杀头”。陈鸿闻言,对天发誓,表示绝不受贿。这时,陈鸿家中摆着几盆花,不慎被陈鸿碰落打碎一盆,露出藏在其中的银元宝。陈鸿见状,知道事有蹊跷,不免心怀惧怕。他到任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淘汰量银出入旧秤,另选精铁重新制秤,多方校验后方准使用;禁止挪压饷银,禁止空白出纳;请户部逐月移送收银总薄,另立放银簿,并加盖印信,以便考核。
  管库人员想把陈鸿拉下水,千方百计引诱他,陈鸿不为所动。但是,像陈鸿这样的廉吏当时可谓凤毛麟角。
  道光二十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刑部尚书惟勤向道光帝详细汇报盘查银库的统计结果。惟勤说,经过查对户部送来的会计账簿,银库应有历年积余的正项银12182116两。而经逐袋查验后发现,仓库中只有存银2929354两,共计短少9252762两。面对这份奏折,道光帝大怒:“朕愧恨忿急之外,又将何谕!”
  同一天,道光帝对内阁发布上谕称:“户部银库设有管库司员,专司出纳,管库大臣总领其事,并多次派出王大臣盘查。近年又添设查库满汉御史,各该员果能认真经理,核实稽查,何至群相蒙混,酿成巨案?”现在银库竟亏空至900余万两之多,“实属从来未有之事,览奏曷胜忿恨”。自嘉庆五年(1800)以后历任管库及历次派出查库大臣,皆系亲信大员,竟毫无察觉,甚负委任,“不知诸王大臣有愧于心否?朕自咎无知人之明,抱愧很深”。
  为了把这一前所未有的特大盗库案查清,道光帝重新组织了清查班子,派宗室载铨、大学士兼军机大臣穆彰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敬徽、兵部尚书裕诚、军机大臣兼工部尚书赛尚阿前往核实查办,对所有自嘉庆五年以后的历任管库司员、查库御史及库丁书役等,逐细查明,开列名单,从严治罪,并对短亏库银如何设法弥补的办法,以及如何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提出了具体意见。当然,他也明白,“惟事阅多年,官非一任,即书吏、丁役等,亦人数众多,倘不确切查明,恐致遗漏,幸逃法纲”。
  当时离鸦片战争结束不远,清政府的财政状况本来就十分困难,现在又发现户部银库只有200多万两的储备,一旦遇有变故,实在无法应付,道光帝自然十分焦急,向内阁连发两道明谕:其一,要求清军官兵于各项需用,一概从俭,甚至要俭而再俭,兵丁军饷如不能按数发给,将来一定照数补发;其二,要求宗人府、户部、工部、内务府、三院、三山、太常寺、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各堂官对所有大小工程及支领款项,可裁即裁,能省就省。
  三月三十日,与库案有关的历任银库司员、查库御史名单开列出来,呈报道光帝。道光帝再命吏部,将这些人中现有官职或因故回旗回籍人员一律先行革职;已故者,继续彻查其子孙有无任职及现任何职,然后开列名单,交载铨、穆彰阿、敬徽、裕诚、赛尚阿从严查办。
  四月七日,道光帝对银库案有关人员实行经济制裁:第一,自嘉庆五年至道光二十三年历任库官、查库御史,各按在任年月,每月罚赔银1200两,已故者照数减半;第二,因此次库案已经革职的荣庆等六人和尚未卸任的萨霖、宋林曙均加倍罚赔;第三,嘉庆以后历任管理银库的王大臣,每月罚赔银500两,历任查库王大臣,每次罚赔银6000两,已故者照数减半。
  道光帝对银库案的处理是比较认真的,态度也是坚决的,就连最受他信任的军机大臣、大学士们,也不能幸免。比如道光朝身任宰辅多年的三朝元老、深受道光倚重的大学士、军机大臣曹振镛,也因库案所涉,被减半罚赔银二万余两,此人虽已去世,由其子照数赔补。其子赔补一万两后,因病身亡,又改由其孙继续补缴。曹振镛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银库盗窃案虽然处罚了许多人,但最终结果却并不理想。道光帝起初打算将所有涉案人员全部革退,但考虑到涉案人数实在太多,如果“一锅端”,诸多职事将无人接手,最终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部从宽处理,将革职改为留任,只是把查库御史全部取消。至于管库制度,则并无任何实质性改进。这起闻所未闻的银库特大盗窃案就此草草了结。
  评论这张
 
阅读(20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