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沈葆桢  

2017-03-20 01:52:41|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封疆大吏沈葆桢曾在福州南后街旁边的宫巷开了一间裱褙字画的小店面,叫做“一笑来”。沈葆桢自定润格:写对联兼装潢,价格四百枚;写团扇、折扇小楷,每柄四百枚;行书二百枚;如此等等。
  “一笑来”小店,是沈葆桢丁忧期间开张的,店面原本就是沈家大院的西花厅。稍加推算就知道,其时,沈葆桢正在江西巡抚任上。堂堂巡抚,竟然需要卖字挣钱,补贴家用。
  大清王朝的历史上,福州出过两个名噪一时的大臣:林则徐,沈葆桢。林则徐是沈葆桢的舅舅,沈葆桢是林则徐的乘龙快婿。沈葆桢十三岁与林则徐次女林普晴定亲。林普晴嫁入清贫的沈家,相夫教子,侍奉公婆,针线女红,勤勉度日。为了凑齐沈葆桢赴京赶考的盘缠,林普晴典当了金镯子,从此改戴一副藤镯。没有她的悉心照料,恐怕也没有沈葆桢日后的发迹。
  林普晴五十二岁辞世,沈葆桢的挽联悲怆唏嘘。“念此生何以酬君,幸死而有知,奉泉下翁姑,依然称意;论全福自应先我,顾事犹未了,看床前儿女,怎不伤心”。
  林普晴是个奇女子,她的性格中有侠气。沈葆桢任江西广信知府的时候,林普晴曾经伴随左右。一日,沈葆桢出城筹粮,太平天国大军突然袭来。城内的兵卒和衙吏纷纷出逃,林普晴率领残部冒死守城。她刺破手指写了一份血书派人送给玉山守将饶廷选,委婉陈辞,朗声疾呼。饶廷选为之动容,率部飞驰解围。“血书求援,广信解围”的故事,让林普晴出了名。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城墙,通常的女流之辈显然望尘莫及。
  沈葆桢幼时聪慧,十六岁考取秀才,二十岁与老师同榜考中举人,不料随后两度赴京赶考皆落第。二十七岁才取进士,与李鸿章同榜。殿试之后入选翰林院任庶吉士;三十六岁那上,任江西九江知府。
  沈葆桢似乎不太爱惜手中的权柄。不知是公事分歧还是私人怨恨,他毫不客气地顶撞上了上司,即当时的江西巡抚耆龄。这次冲突一个月之后,沈葆桢挂冠而去,理由是母亲年迈,必须侍奉左右。到了朝廷再度调任他为“吉南赣宁道”时,沈葆桢仍然“以亲老辞,未出”。
  朝廷干脆任命沈葆桢当江西巡抚。褒扬沈葆桢德才的同时,还情辞恳切地商量,“以其家有老亲,择江西近省授以疆寄,便其迎养”“如此体恤,如此委任,谅不再以养亲渎请”。这些抚慰终于使沈葆桢回心转意,“感泣赴官”。
  从考取进士到任封疆大吏,沈葆桢的人生可以分为如下几个段落:在江西各地任行政官员,多次围剿太平军,大获全胜:返回福州担任船政大臣,创办船政学堂,然后自己造船;率领舰队赴台湾巡视,迫使日本撤兵,继而开发台湾;担任两江总督,整肃吏治,惩盗贼,诛洋人,社会风气为之一变。总之,沈葆桢干练,精明,果决,擅长快刀斩乱麻,雷厉风行。他去世之后,朝廷追赠太子太保衔,入祀贤良祠,谥文肃。
  然而,《清史稿·沈葆桢传》的字里行间,总有一条奇怪的影子。虽然沈葆桢仕途坦荡,可是他动不动就要转身离去,“寻乞归养”,“以亲病请假省视”。即使两江总督这么一个肥缺,他也要推三阻四地拖拉了五个月才到任。仅仅四十五岁那年,他先后三度辞官归养,四年的两江总督曾经六上辞疏。六十岁的时候,沈葆桢病殁于两江总督的任上。此前他曾入朝觐见慈禧太后,祈求告老返乡。然而,慈禧不准。“皇太后温谕勉以共济时艰,毋萌退志”。手里的权柄甩不开,抛不得。于是,沈葆桢“自此遂不言病”。
  沈葆桢留给家人的遗嘱,并不愿意子孙继承自己未竟之业。“我除住屋外无一亩一椽遗产,汝等须各自谋生。究竟笔墨是稳善生涯,勿嫌其淡”。沈氏后人之中,能文善书者远多于朝廷命官,精通书法的名家尤多。
  沈葆桢似乎是一个相当恋家的人。归返故里是沈葆桢四十岁之后的一个不懈的突围方向。这没有什么可耻,顶天立地或者文韬武略并不影响一个人恋家。要么为天下苍生尽力,要么转身回家尽孝,没有必要因为放不下手中一些可怜的权力首鼠两端。举债购买宫巷十一号沈家大院,无疑是沈葆桢提早为自己的归隐找好一个栖身之所。
  雕花木门,四进院落,厅堂和庭院,沈葆桢的宫巷十一号内部并没有多少荣华富贵。酒后挥毫泼墨,围炉吟咏诗文,大约这就是沈葆桢的莫大享受了。据说沈葆桢十分热衷于召集船政局的下属和亲友进行联句游戏,甚至赴台湾巡视的前夕还在广聚诗友,大开吟局。
  四十六岁那年,沈葆桢的母亲去世,他从江西任上回籍丁忧,从显赫的位置上退归故里。这仿佛是他生活之中一个奇怪的间隙。夕阳西下,福州南后街绿阴之间叽叽喳喳的归鸟聒噪成一片,沈葆桢缓步踱入宫巷那一间狭窄而杂乱的“一笑来”小店。长长的书案上已经铺好宣纸。他挽起袖子,研墨,提笔凝神。片刻之后一笔落下,宣纸上墨迹四溅。
  评论这张
 
阅读(44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