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开眼看世界  

2017-03-17 01:32:11|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39年9月初,距“虎门销烟”已经过去三个月。三个月来,由于英方不甘就此停止贩卖鸦片,中英矛盾日益尖锐,武装冲突一触即发。负责禁烟的钦差大臣林则徐身处“第一线”,对此感受更深,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他与两广总督邓廷桢联名给道光皇帝上了一道奏折,提出,“窃思鸦片必要清源而边衅亦不容轻启,是以兼筹并顾,随时密察夷情,乃知边衅之有无,惟视宽严之当否”。
  对有可能发生的“边衅”,林则徐乐观地认为中国肯定能够取胜,他的理由是,“夷兵除枪炮外,击刺俱非所娴,而其腿足裹缠,结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若至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制也”。一年后的1840年的8月初,浙江定海被英军攻陷。一直在广东紧张备战的林则徐忧心如焚,再次上奏朝廷,为收复定海出谋划策。他提出可以利用乡井平民打败英军,收复定海。但他的主要理由仍是英军仅恃船坚炮利,而“一至岸上,则该夷无他技能,且其浑身裹缠,腰腿僵硬,一仆不能复起,不独一兵可手刀数夷,即乡井平民,亦尽足以制其死命”。看来,在相当长时间内,林则徐对英国人“腰腿僵硬”“屈伸皆所不便”因而“一仆不能复起”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
  在同时代人尤其是同时代官员当中,林则徐确实是对“外面的世界”最为了解的人,但他都难免存在各种误解,这足以说明举国上下当时对“世界”的认识是何等的肤浅。在受命负责禁烟之初,林则徐曾拟就给英国女王的照会,“理所当然”地声称,“大黄、茶叶、湖丝等类,皆中国宝贵之产。外国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不过,他毕竟深感对外了解不多,迫切需要了解外情,对“沿海文武大员并不谙诸夷情,震于英吉利之名,而实不知来历”的状况大为焦虑,所以南下广州时,他就带了一位在“理藩院”任事、曾在印度受过教育因此会英文的老者随行。到广州后,他又将几名会英语的华侨、澳门教会学校学生招入幕府,在行辕翻译西方书报,了解“夷情”。今天看来,这是正常之举,但在当时却饱受非议。因为那些人的职业如洋行买办、引水、通事等在当时是为人不齿的卑微行当,社会地位极其低下,这些人甚至被视为“汉奸”。堂堂钦差竟将这些人招入幕中,确实难为世人理解。为了进一步了解敌情,林则徐还直接与“夷人”打交道,1839年6月l7日在虎门接见了美国传教士贝治文,表示想得到地图、地理书和其他外文书,特别提到想得到英国传教士马礼逊所编《华英字典》。这更是突破“夷夏之防”的惊世骇俗之举。
  林则徐与夷人接触越多,越感到对他们了解不够。从招人翻译《澳门新闻纸》《新加坡新闻纸》以探悉夷情,着重了解鸦片生产、销售、西方对中国禁烟的反应起,林则徐对西洋的历史、地理、制造等各方面的兴趣越来越浓。或许他已隐约感到这些东西比鸦片更重要。他让人将1836年英国出版的曾任东印度公司长驻广州的“大班”德庇时所著《中国人》译成中文,名为《华事夷言》。这本书成为了解“夷情”的重要文献。1839年底,他在天后宫接见了一艘遭风遇难的英船上的船员,船医喜尔生动地记述了当时的情景,颇能见出林则徐的思想与作风。据喜尔记载,林则徐为了向他们表明鸦片生意的可耻以及最近几年来鸦片生意的增长情况,便交给他们一些附有部分中译的英文关于对华鸦片贸易的书,上有详细的鸦片销售量。林则徐还详细问了他们一些外国的情况,尤其要他们将生产鸦片的地名一一写下,当提到土耳其也出产鸦片时,林则徐问土耳其是否属于美国。当听说土耳其不属美国,且距中国有一个月的航程时,林则徐十分惊讶。林则徐还交给他们一份致英国女王的照会,照会中仍以天朝上国的姿态说:“我天朝君临万国”,并认为中国的“茶叶、大黄,外国所不可一日无也。中国若靳其利而不恤其害,则夷人何以为生?又外国之呢羽哔叽,非得中国丝斤不能成织,若中国亦靳其利,夷人何利可图?其余食物、自糖料、姜丝、姜桂而外,用物自绸缎、磁器而外,外国所必需者,曷可胜数?”这种中国可以不用外国货但外国一日不能离开中国货的“天朝上国”心态使喜尔读后哑然失笑。然而,不能不使人惊讶万分的是,林则徐对此不但没有丝毫不快,反而虚心地问他们是不是有不合适的地方。喜尔等人知趣地回答说有些语法错误,于是林则徐要他们到里屋去修改信件,还给他们送上茶点。“天朝上国”的“钦差大臣”竟如此厚待外夷,确实“大胆”地违反了当时森严的“礼制”。
  使人更为诧异而且今天更应该重视的是,林则徐竟然注意到了国际法。在1839年7月,他组织了对瑞士法学家滑达尔的国际法著作《各国律例》的翻译。虽然他不可能放弃中国是“天朝上国”的观念,仅仅是从对夷斗争策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角度翻译、利用“国际法”的,但这毕竟是中国注意到“国际规则”、与“国际接轨”、开始放弃“天朝”规则就是“天下规则”,从而进入“国际社会”的开始。此举意义确实重大。1839年底,林则徐又开始组织翻译英国人慕瑞1836年在伦敦出版的《世界地理大全》,译名为《四洲志》。此书介绍了关于世界各大洲的新知,对近代中国走向世界起到了重要的启蒙作用。同时,为了克敌制胜,林则徐还组织编译了有关西方近代船舰、火炮的资料,并试图“师夷”仿造。
  1841年夏秋,已被革职遣戍伊犁的林则徐路过镇江,与好友魏源同宿一室,对榻畅谈。林则徐将《四洲志》等编译的有关外夷资料交给魏源,嘱其编撰成书。魏源不负重托,于《南京条约》订立后不久整理成《海国图志》出版。《海国图志》不仅是当时最为详尽介绍各国之书,使国人眼界大开,更重要的是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重要思想。在今日看来,这是最平常不过的思想,在当时却被认为是“溃夷夏之防”甚至是“以夷变夏”的违禁背俗之作,受到时论的猛烈抨击,成为守旧派的“众矢之的”。
  林则徐率先提倡、实践的“师夷”之说是他精神世界的一次巨大飞跃,也是近代中国精神世界的巨大飞跃,具有石破天惊的启蒙意义,是近代中国逐渐生成的“新文化”的起点。因此,一百多年后,历史学家范文澜称赞林则徐是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