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奇人高士奇  

2017-03-15 00:08:5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士奇,字澹人,号江村,祖居浙江余姚。他能与康熙搭上关系,一说是大学士明珠推荐的。有些书籍记载说,年轻时的高士奇也像如今的打工仔一样,自己挑了一担铺盖,来京城里找机会。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明珠府上一个门卫家里教书。有一次,明珠要写几封要紧的信,并急于发出,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写手。高士奇的东家也就是那个门卫知道后,就把高士奇推荐上去。正是急于用人之际,明珠来不及多问,只简单交代几句,高士奇一挥而就。明珠十分满意,就把高士奇留在自己府里工作,担任秘书。后来,明珠又把高士奇推荐给了康熙。从此,高士奇仕途通达,一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清代读书人汪景祺在他的的《读书堂西征随笔》一书中,对高士奇的发迹史却另有说法。说是有一个叫祖泽深的官员,为人虽然狡恶横暴,却很会看相。有一天他路过报国寺,看到流落京师的高士奇正在寺院大门前摆摊卖字,便驻足观望。他先是看了看高士奇写的字,后来就专注看高士奇这个人了,因为他发现高士奇的相貌很不一般。端详良久之后,祖泽深忍不住对他说:“看你的相貌,应该大富大贵啊,怎么坐在这里卖字糊口?”高士奇听了,不禁伤心哭地起来:“谢谢您的吉言。我穷困潦倒如此,每天担心会不会饿死,哪敢做大富大贵之梦?”祖泽深说:“你可不能这么小看自己。从相法上看,你可以做到宰相。即使没有宰相之位,也有宰相之权。”说完,就把高士奇领回家里好吃好喝养起来。不久祖泽深要去外地当官,大学士索额图有个亲信家奴正想找个能写会算的人料理文字,祖泽深就把高士奇推荐给了他。那家奴不久受贿事发,紧张得到处找人商量对策。大家都劝他一定要挺住,打死也不要承认。高士奇却对他说:“主人一直把你当心腹,做人应该凭良心、讲忠诚,怎么好意思欺骗他?你只要痛哭流涕,说自己一时鬼迷心窍,辜负了主子的栽培,肯定能得到他的宽恕。你如果不承认,恐怕就要死于严刑拷打之下;如果熬不过严刑而承认,最后还是要活埋。”那家奴听了,觉得有道理,就照着办了,果然得到了索额图的宽恕。过了几天,索额图越想此事越觉得蹊跷:人性中最根深蒂固的缺点就是死不认错,可这小子如此爽快就承认了,其中必有原由。一问,是高士奇给他出的主意。索额图就把高士奇叫去,见面谈话后,发现高士奇既善解人意,又写得一手好字,就把他留下来当幕僚。随后,康熙想找个书生当顾问,索额图便把高士奇推荐到康熙身边。不到一年,高士奇就权倾天下。
  南书房最初是康熙本人的书房。康熙十六年(1677)十月,康熙令张英、高士奇到南书房工作。从表面看,康熙增设南书房官员,主要是为他讲解经史,诗赋唱和,抄写文书典籍等,实际南书房官员还秉承皇帝旨意起草诏令,撰述谕旨,实际上是将内阁的部分权力移植到南书房。
  康熙与南书房官员的关系相当密切。他们除工作上的紧密联系外,康熙还常常“与诸文士赏花钓鱼,剖析经义,无异同堂师友”。至于赏赐南书房官员御用瓜果茶酒和其他物品,更是寻常之事。
  高士奇在南书房工作期间,正常情况下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一旦任务在身,或康熙要留他商量事项或讨论问题,深更半夜到家也是常事。有时下班实在太晚,路上早已戒严,康熙就吩咐警卫人员护送他回家。在此期间,康熙外巡时,也总要把高士奇带在身边,他与高士奇似乎须臾不可分离。
  高士奇设法结交在康熙身边工作的太监。凡告诉他一件宫内隐秘之事,他就送给人家金豆一颗。每逢轮到他值班进宫,他都带了一袋金豆进去,下班时口袋已空空如也。这一来,宫里发生过什么事他都知道。有人告诉他皇上正在读哪本书,他马上找来读。这样,一旦康熙问及这本书,他大都能说出个究竟来。康熙由是得出结论,“博学儒雅,能同他谈点古书古事的,没有人赶得上高士奇”。高士奇于是红得发紫,连明珠也得向他摸底了。每天下班,胡同里总是挤满去拜访他的大官的轿子,明珠也在其中。他若无其事地进院里,洗脸、吃饭完毕。然后先请明珠进屋深谈。明珠走后,再接见一两个人,就让人出去宣布“来日再见”了。
  高士奇用金钱收买康熙身迈的太监,套取康熙生活起居和工作信息。于是他对康熙的喜怒好恶无不了解,对康熙的一言一行无不知晓。而他获取信息之后,除了为自己所用,更多的是拿来炫耀自己消息灵通和“门路独真”,有时还公开转手倒卖。
  高士奇如此招摇,自然会遭人嫉妒,更会激怒正直之士,有人于是向康熙反映说,“高士奇这个穷光蛋,自己挑着铺盖来京城找事做,如今只要问问他有多少家产,就知道他收受了多少贿赂”。康熙果然如此问了高士奇一次。高士奇一点不在乎,想也不想就实打实承认,“督抚诸臣,以臣蒙主眷,多有馈遗。其实圣明威福不旁落,臣何能参预一字。在彼诚无益,在臣则寸丝粒粟,皆恩遇中来也”。康熙听了高士奇的花言巧语后,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就只是笑了笑,不再追究。
  就在高士奇的权势发展到最为显赫之时,康熙二十八年冬天,左都御史郭琇上疏将他弹劾回家。郭琇手上掌握了高士奇与原任左都御史王洪绪等人结成死党,内外呼应,招摇撞骗,大肆收受贿赂的大量犯罪事实。这道疏文一上,便容不得高士奇半点狡辩,也撕碎了康熙给他的保护伞。无奈之下,康熙只能令高士奇“休致回籍”。
  评论这张
 
阅读(27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