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内方外圆  

2017-03-15 00:07:3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国藩的一生办过很多大事,而且手段都非常高明、精明。但其实曾国藩的智商并不是特别高,从家庭遗传的角度来看,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从十几岁开始考秀才,一直考到四十三岁,才中了一个秀才。曾国藩自己也是一直到第七次才勉强中了一个秀才。
  关于曾国藩的天资,当时人就有很多议论。他的朋友左宗棠经常在和一些亲友的通信中评论曾国藩,说曾国藩“欠才略”“才太短”“才艺太缺”“兵机每苦钝智”。他的学生李鸿章当他的面说他“儒缓”,说他做事反应太慢。
  曾国藩在三十岁以前,性格方面有很多平常人常有的缺点和毛病。他每天用于社交的时间特别多,到处去喝酒、聊天、听戏、下棋,用于读书的时间特别少,读书也往往坐不住。他为人傲慢、修养不好、脾气比较暴躁,曾经和别人发生过几次比较严重的冲突。其中一次是和同乡的一个京官郑小山,两个人因为吃饭的时候意见不合就打了起来。曾国藩过后感到,非常后悔,说自己这种举动太有辱斯文了。
  后来曾国藩能够脱胎换骨,跟他到北京当官分不开。曾国藩在北京见到了很多大儒、大学者,他很受触动。所以在三十岁的时候,曾国藩觉得三十而立,不能像以前那么混下去。曾国藩学做圣人就是从写日记开始,用工整的蝇头小楷,把自己每天的所作所为,特别是把不符合圣人标准的都摘出来,痛自反省。有了日记这一工具之后,曾国藩工作、学习的效率大为提高。
  在立志自新之后,曾国藩想起曾和郑小山打过一架,他马上到郑小山家登门拜访、赔礼道歉。两人重新和好如初。
  一个人的经济收支是一个人生活中非常隐秘的方面,通过对这一方面的了解,往往可以界定这个人的真伪。道光二十年,曾国藩中了进士,被皇帝授予从七品的翰林院检讨的官职,这相当于今天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副处级以上的研究员,经常要见各部的长官,有时候还要见皇上,经常给国家起草一些文章。但他的经济状况可以用一个字概括:穷。比如道光二十二年,曾国藩的一个仆人叫陈升,跟曾国藩吵了一架,随后卷起铺盖走人,到另外一个官员家里去攀高枝去了,因为曾国藩家生活水平太低了,经常拖延他的工资。曾国藩很受刺激,然后就写了一个傲奴诗,其中有句,“胸中无学手无钱,平生意气自许颇,谁知傲奴乃过我”。他手里没钱,就连仆人都瞧不起他。
  用清代的一两白银能够买多少大米来进行换算,大概一两白银相当于今天的200元人民币,曾国藩一年的工资大概相当于现在24000元人民币。在道光二十一年曾国藩全年花了458两1钱9分白银,财政赤字是333两5钱4分。
  咸丰十年,曾国藩当上了两江总督,此时曾国藩的收入是155两,和他做京官时期差不多。但这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工资。清代总督和巡抚最主要的收入是规费,用通俗的话讲就是灰色收入。总督级的官员,规费的平均年收入是十八万两,相当于3600万元。如果曾国藩的收入真有这么多的话,他可以是全大清帝国数一数二的高收入者。收入能够有如此天翻地覆的提升,曾国藩的生活水平确实和做京官时有关翻地覆的变化,但不是提高了,而是降低了。首先在穿衣方面,曾国藩在总督时期,不仅是穿衣朴素,而且到了不修边幅的程度。洋枪队的首领戈登,在同治二年到安庆和曾国藩有一次见面,戈登的随员写了一本回忆录,提到了这次会面。这些外国人惊讶地发现,堂堂两江总督,衣服陈旧、打皱,还有斑斑油渍。为什么曾国藩当总督的时候穿衣反而不讲究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两江这个地盘上,曾国藩就是最大的官员,他没有上级可以觐见,来见他的都是下属,他可以随便一些。
  曾国藩的资料中有一件有意思的是他给总督府的女眷定了一个功课表,因为曾国藩不允许在总督府内雇佣太多的仆人,人手不够用,曾国藩要求自家的女眷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做家务活。同治七年,曾国藩给女儿、儿媳妇定了一个工作日程表。每天早饭之后要做小菜、做点心、做酒浆,叫食事。上午纺花或织麻,叫衣事。中饭之后做刺绣之类的细工。晚上还要做鞋,这是粗工。所以总督府的女眷从早上睁开眼到晚上休息,几乎歇不了。
  与此同时,他身上也有“浊”的一面。曾国藩在官场上最大的一笔应酬发生在同治七年,因为这一年他从两江总督调任到直隶总督。他到北京去觐见慈禧太后和皇帝,出京的时候,按照当时官场的惯例,要给在京的官员送笔别敬,也就是分手礼。花了14000两白银,他觉得还不是很丰厚,和别人相比,钱数还不是很多。
  总结曾国藩一生的经济收入和支出,曾国藩是一个非典型的清官。一方面,他确实是清得问心无愧,并没有把一分钱纳入自己的私囊。但另一方面,他的“清”和中国传统历史上的清官做法不一样,他不像海瑞这些清官,清可见底,严格遵守国家的规定。这样的清官是门面式的清官,做不了任何实事。如果一个官员清到这种程度,就会成为官场上的公敌,不可能有任何支持他的力量。
  曾国藩有一句话,他说“尤不愿得清官之名”,就是说他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一个清官,他这种和光同尘、遵循官场的明规则和潜规则的做法,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他与同僚的冲突,有利于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各方面的资源,为社会办一些大事。
  曾国藩比较会相面,每次接见生人的时候,先不和人家说话,让人家坐在座位上,从上到下打量他,看上几分钟,然后再开口。这个习惯挺吓人,但曾国藩自己认为这是他鉴别人才的一种方式。曾国藩还会算卦,他带兵打仗时,每次遇到举棋不定的事情,他都要自己算卦。
  曾国藩晚年有一个朋友叫冯树堂,这个人非常善于看风水,给曾国藩找了一个上好的万年吉地,这个地方在湘乡的东台山。冯树堂给曾国藩写信说,东台山的风水实在好,如果曾国藩将来葬在这个地方,可以保证后世代代出举人、出进士。没想到,曾国藩回信说,这块地他不能要。因为这块地太好了,它关系到一个县的文运,如果他埋在那里,湘乡县的文运都被他们曾家占有了,就会妨碍别人家文运的兴盛。所以他让再冯树堂另外给他挑一块地,不用太好,只要能够保佑他的子孙平安就行。
  评论这张
 
阅读(3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