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王士祯  

2017-03-12 00:10:2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历史上,有这样一条铁律。一个被帝王宠信有加的文人,必然会被老百姓鄙弃摒绝;反过来,一个被广大民众接受容纳的文人,必然会被当局视作异类。清代顺康年间的王士祯,既能吃得住统治者,又能吃得住被统治者。王士祯在他的全盛时期,不但没有反对派,连偶尔反对的声音也听不到。一直到康熙的孙子乾隆在位,已经死去多年的王士祯,继续得到恩典,正名赐谥,优渥垂青。不过,钱鐘书在他的《谈艺录》中对王士祯却有另外一种评价,说他“一鳞半爪,不是真龙”。
  无论如何,在清代文学史上,王士祯还是十分重要的一页。他的诗写得还算精彩,他的诗歌理论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这就奠定了他在顺康年间的文学地位。政治第一,意识形态上的洁癖,满清统治者是一点也不含糊的。王士祯的“神韵”说讳言现实,不碰前朝,无关族群,只有空灵,是某种意义上的文学漂白论,对康熙来说,可谓“甚得朕心”。漂白文学的“神韵”说应时出现,为当时那些不忘前明的读书人,提供了一个得以安身立命的精神空间。以文坛盟主钱谦益为代表的明末遗民一代,随着他们的老化和死去,退出了文学舞台。国愁淡化了,家恨稀释了,王士祯成了顺康年间诗界的领袖人物。
  从王世祯的高祖起,新城王氏乃支脉繁衍,络绎不绝的替缨世族,自明代嘉靖以来,一直系官宦人家,且为书香门第。顺治七年,王士祯十六岁,应童子试,然后又经过县、府各级考试,屡战屡捷。顺治十二年,应会试,中式,但他没有接着参加殿试。据说王士祯得知当时的主考官排斥新城王氏,故暂避锋芒。这是一种遁辞。实际上王士祯面临人生道路的大转折,煞费踌躇,一时间做不了决断。这位明日之星,是继续做精神上不忘故国的明朝人,还是服膺新主做实实在在的清朝人?国仇家恨,他未必甘心弃旧迎新。胡服左袄;天下已定,反清复明纯系痴人说梦,永无可能。最后,他决定不再犹豫,去参加顺治十五年的殿试,以求发达。
  王士祯进京应试,榜中二甲第三十六名进士,循例,应该进入中央政府的职能部门。然而,他却被外放为扬州府推官,他未免有点沮丧。尽管他不是很乐意来到扬州当一名“粗官”,但是却对这座人文荟萃的东南重镇所能提供给他的人脉资源感到极大兴趣。王士祯的一生,文名大于官声。幼时就出版了个人诗集《落笺堂初稿》,得到那时文坛盟主钱谦益的首肯。二十三岁时秋游济南,在大明湖畔举办过一次笔会,参加者不少,唱和者更多,因为他作的《秋柳》四首,语惊四座,诗传八方。虽然他的“神韵”说的诗歌创作,漂白得毫无政治,但没有政治的本身,其实也是一种政治。这位标榜不讲政治的文人,却作出极具政治性质的决定。王士祯从到扬州的第一天开始,就想打造经营出一个属于他的文学天下。所以,他在扬州的五年时间内,以扬州为中心,以长江为纽带,辐射苏浙皖三省,凡斯文冠盖,学者宏儒,前朝遗老,当时俊秀,华族贵内,陋巷穷儒,门生子弟,世家故旧,倡优乐工,艺人票友,无不在其高频率的面对面的接触之中。甚至那些北上京师的江南名流,那些京城南下的外放高官,因为都要乘船经大运河,而必在扬州码头暂歇,王士祯也要一一酬应,交通声气,送往迎来,以示礼敬。
  王士祯没有架子,他真的慷慨,学问虽大,但求教之心迫切。他的文学漂白观不具政治色彩,无所罪碍,倒也为他打开各党各派的门,提供了方便。于是,大家无不为他磊落的丰采、风雅的谈吐而倾倒;为他博赡的学问、灵韵的诗篇而折服。一而十,十而百,王士祯的好名气不胫而走,主人雅,客来勤,圈子越来越大。王士祯在扬州五年,打下他一生受用不尽的人脉基础。
  康熙三年(1664),王士祯在扬州的任期已满,他得到总督、巡抚、河督联名保举,入京供职。
  从扬州开始,围绕着王士祯的人气集团,逐渐成形。调回北京后,王士祯任礼部主事、户部郎中起,他的那个鼓吹、哄抬、忽悠,发力的后援团,更为壮观,在制造舆论,拉高行情方面,很起作用。王士祯能够进入康熙的视线当中,这帮啦啦队的大合唱,陛下不可能不耳闻。就看当时,比他大二十岁的宋琬,要请王士祯“定其诗笔”,比他大十五岁的施闰章,求王士祯核定其诗集,还要“登堂再拜”。那些有名的读书人都不是傻子,他们也都是胡子一大把的人了,没在世上白活,当然知道进退。他们正是看到王士祯的如日中天的声势,看到王士祯背后有当今圣上的影子,才不得不对他降贵纡尊,曲意逢迎。而比王士祯大一岁的徐乾学,虽为顾炎武之甥,但却是一个与其舅绝对背道而驰的势利小人,那就更为马屁了。
  康熙那几年里,由于强撤三藩,激使吴三桂反叛。双方战争处于胶着状态,胜负前景不明,因而觉得江山不稳。由于害怕人心败乱,更害怕文人给他捣蛋,这个精明的政治家,需要一个文化战线上的领军人物,为他稳住阵脚,也就不诧异王士祯为什么会鸿运当头了。以漂白文学为创作主旨的王士祯,早就是陛下心目中的不二人选。所以,王士祯进入南书房的第一件事,就是选他漂得再白不过的三百首诗,送呈御览。康熙读后,大喜。从此,康熙恩典不绝。十七年,赐御书“存诚”“格物”二匾,三十九年,赐御书“带经堂”匾额,四十一年,再赐御书“信古斋”匾额。“二十五年中三蒙御笔题赐堂额,荣宠逾涯”。与此同时,他也由少詹事、兵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一路升迁到刑部尚书,达到他人生得意的巅峰。然而,大清王朝的诗运,一路下坡,再无起色,直到晚清龚自珍出现前,无一震撼中国的诗人,也无一感动中国的诗篇,王士祯漂白文学的“神韵”说,当不能辞其咎。


  评论这张
 
阅读(2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